小时吃草粿

草粿.综图

  小时候,在我们潮汕老家,夏天季节,总有一个外乡人挑着担子到我们村里来,巷子里传出“草粿哦——草粿哦——”,听到这声音,我和小伙伴就会走向挑担人面前,卖草粿是一个中年人,他挑的竹箩上面有一个“竹胡(竹篾做的)”,竹胡放着一个铁面盆,掀开布,就是棕黑色的草粿.草粿一小凹公(小瓷碗)1分钱,没有钱的也可用一个番薯换。

  我们买时,中年人拿着一支竹片,在铁面盆大草粿中刮出一小片,放在小凹公上,割成小块块,又拿着小铁匙,从放红糖筒里掏一点点,均匀撒在草粿上面。我们接过小凹公,用筷子先将上面有糖的吃下,吃一半后,将小凹公递给中年人,他又从筒再掏上一小汤匙红糖,撒在上面。

  正常情况下,是吃一小凹公草粿,除给时上面一次糖外,我们中间可要1次糖,如果我们要2次时,就要看中年人的心情了,有时他会给,有时就不高兴地说:没有!不要老是“别人草粿别人糖”(意思是别人的东西就不珍惜,不当回事,想要就要)。

  我们吃完草粿,用舌头将小凹公舔得干干净净再还中年人,他接过后放在一个有水的盆里转了转,又拿上来装草粿,盆里的水很少更换过。

  如今我生活在城市里,有时在路边也看到有人卖草粿,但叫“凉粉”,是用一次性餐盒装的,放在上面不是用小时候那种压碎的红糖,有的用白砂糖,用的用糖水等。每当看到这些,就会想起小时候吃草粿的细节。

标签: 
作者: 
林永炼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