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瓷雪色闲品茶

  中国的文字很讲究,也很注重韵味,比如管“喝茶”为“品茶”,可谓著一“品”字而意境全出。

  “酒乱性,茶怡神”,品茶,自然是一种享受,也便多了些雅趣。晨前午后,傍晚夜分,沏一壶新茶,留一份闲致,优哉游哉,怡然自得。一切都是那样随心所欲、任凭自然,无须“感情深、一口闷”的江湖义气。“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以茶代酒,其情亦真,其情亦醇。

  品茶,其实也是一种相茶,也便多了些讲究。春宜花茶,夏宜绿茶,秋宜果茶,冬宜红茶,一年四季茶不同,也就有了“虎跑泉,龙井茶”的茶道高论,也就有了“扬子江中水,黄山顶上茶”的绝妙好联。我是凡夫俗子,自然无法领悟茶道的精深奥妙,但我饮茶,既不挑剔,又不讲究,却很专一,一年四季只饮绿茶,而且只饮龙井。我对龙井情有独钟。“茶中之美数龙井”,看龙井在杯中舒展身姿,绿袖当舞,沉浮低吟,一旗一枪,历历在目,细细把玩,真有说不尽的妙趣。“素瓷雪色闲品茶”,如是配得一把好壶,添得几只上佳茶杯,那才叫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呢!

  品茶的过程,自然更是一种情感体验、感悟、升华的过程。“从来佳茗似佳人”,我常常久久地、出神地凝视着眼前冲泡的茶,无声而又痴情地看着她在杯中呻吟、颤栗、翻腾。那盘旋升腾、不甘沉沦的佳人,似乎给了我某种默契和遐思。龙井雍容大方似名门闺秀,碧螺春娟气秀丽如小家碧玉,祁门香妩媚多姿如名伶艺优,乌龙茶天生丽质如绝代少妇。“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佳人们各有各的舞姿,各有各的身段,得天独芽似银剑出鞘,茉莉绣球似花团绽放,雪水云绿似春笋林立,恩施玉露似松针挺拔……我曾不止一次地沉湎于她惊人的美丽和非凡的气质,就像面对渴望的恋人和朝思暮想的知己,无需太多的言语表达,只需久久地凝视,就能感受彼此的心灵跳动。

  茶道也好,茶艺也罢,讲究的都是闲情雅致、清心脱俗。品茶,品的是环境,品的是氛围,品的是文化。在古色古香的环境中,在若断若续的丝竹声中,若是明媚春光,最好能邀三五知己、故交旧友,或浅吟,或长谈,或沉默,或天南海北、海阔天空,权作一回“老夫聊发少年狂”;若是霏霏细雨,不妨约一红颜知己、心仪女人,或倾吐,或注视,或默默无语,沉湎于一桩刻骨铭心的回忆,或缅怀一段缠绵缱绻的温馨,让漂泊的心暂时回归粉红的港湾。

  品茶的情趣,在于回味,在于感悟,在于超脱。品茶,品的是心情,品的是情感,品的是情调。再好的茶叶不过是心情的点缀、情感的连接、情调的连续,也就用不着那么多的讲究和繁琐。乌龙茶那繁琐的程序和讲究,我似乎永远都学不会,自然也无法领悟其中“关公巡城”和“韩信点兵”的妙处,只得依然一往情深地厮守我那钟爱的龙井。

标签: 
作者: 
许国华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