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蕾鸡丝粥

  小时候老家附近的香蕉树与香蕉花随处可见,但从没见过将香蕉花入菜,直至来到中山,早上妻子带我去吃蕉蕾鸡丝粥后,才知道原来香蕉花还可以入食,且如此色香味俱全。

  蕉蕾鸡丝粥,取香蕉树之花,去外壳而采其水嫩花蕊,走清水,切薄丝,浸盐水,榨水分,去尽涩味,置边待用。以新鲜鸡肉入生米,熬煮许久,进而将鸡肉撕为鸡丝,其细如银针,柔如发丝。鸡丝重放入粥底,小火慢熬,直到粥绵密,鸡丝滑,置蕉蕾入粥,撒青葱,一碗热气腾腾的蕉蕾鸡丝粥便煮好。白粥、黄蕾、银丝和青葱,呈现在碗里简直是一幅色彩斑斓的艺术作品,令人不忍下勺,生怕打翻这美丽的画面。

  端到嘴边,蕉蕾的甜味、鸡丝的香味、白粥的米香,妖娆地讨好着鼻子,闻起来令人心神荡漾。一勺入口,唇齿留香,满嘴竟也裹不住浓浓的香气,任由它调皮的往喉咙深处散发。不知为何,待咽下去那口粥,五脏六腑反而安静了,像被舒适抚慰着,温暖而满足,且有细汗冒出。眼前这碗蕉蕾鸡丝粥,虽是首次品尝,却油然升起一种熟悉感。在缭绕升腾的香气里,仿佛回到童年时光,夕阳斜下,置身田边,欢乐奔跑,片片蕉林开满花朵,闪烁着金黄色光芒,花香和泥土香扑鼻而来,真是“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此时,妈妈喊着回家吃饭的声音就会回荡在芭蕉林中,多难忘的回忆啊!

  都说美食是有感情的,蕉蕾鸡丝粥虽是珠三角的做法,却一样勾起浓浓的乡愁。在潮汕地区,一碗白糜配咸菜是早餐的标配,也是宿醉后的佳肴。哪怕走遍五湖四海,白糜配咸菜也是潮汕人最顽固的记忆之一,是其辨识乡愁最简单也最直接的美食之一,不知蕉蕾鸡丝粥是否也是海内外中山人的乡愁记忆?也许,真正的美食就是如此,食材不求高贵,做法不算复杂,却总能唤醒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刻。

  徐红在《尘世之美》中写道:“在这苍茫的人间/满天星光/草木青了又黄/生活是多么简单的幸福/尘世之美/像果子包着核/光倾进夜/凡美好的/神都垂爱。”以花入食,不止是美好的想象,更是幸福的洋溢。

标签: 
作者: 
谢锐勤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