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工夫茶”正名

    “工夫茶”与“功夫茶”混称的情况,时下十分流行。其实,“工夫茶”不能称“功夫茶”。故特为之作文正名。 
     (一)“工”、“功”有别 
     工,《说文解字》云:“工,巧饰也,像人有规矩也。”徐锴注曰:“为巧必遵守规矩、法度,然后为工。”段玉裁注曰:“凡善事其事曰工。” 
     功,《说文解字》云:“功,以劳定国也。”《尔雅》云:“绩,勋;功也。” 
     上述引文,说明了“工”,“功”的原始意义,区别一目了然,不可混用。如《孟子》“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句,“工”绝不能代之以“功”。 
     (二)“工夫”、“功夫”有别 
     “工夫”、“功夫”虽不乏通用实例,但其区别仍然存在。混用必致概念不清晰。 
     宋明理学家将“工夫”作为哲学范畴来使用。如《朱子语类·卷六九》云:“谨信存诚是里面工夫,无迹。”朱熹尚有“穷理工夫”、“涵养工夫”说。王明阳《答友人问》云:“知行原是两个字说一个工夫,这一个工夫,须着此两个字,方说得完全无弊病。”黄绾《明道篇·卷一》云:“以致知示工夫,以格物示功效”;钱德洪《论学书》云:“见在工夫……此即行著司察、实地格物之功也”(请注意黄、钱话中“工”、“功”联用的差别)。可见“工夫”范畴是对主体整个现实活动的哲学概括,显示理学家积功累行,涵蓄存养心性之修养工夫。此类“工夫”,绝不能代之以“功夫”。 
     以表现武打为主的故事片称为“功夫片”。此处的“功夫”特指武术,决不可代之以“工夫”。 
     (三)“工夫茶”、“功夫茶”有别
     专指品饮之“工夫茶”的最早文字记载,见于清代俞蛟《梦厂杂著·工夫茶》。其后寄泉《蝶阶外史》、徐珂《清稗类钞》等文献资料,多称“工夫茶”。 
     清中期以后,“工夫茶”作为型种遗存,流行于潮州及其周边地区。而潮州地区的传统叫法是“工夫茶”。按潮州声韵分部,“工”属“江”韵,“功”属“忠”韵。 
     潮州工夫茶、中国工夫茶、中国茶道,实质上是三位一体。因而就潮州工夫茶的“本体”(即存在的原始本质意义、规律、法则)而论,其存在具有普遍的哲学意义。借用王阳明的话说,“合得本体是工夫,做得工夫是本体(《传习录》)。”“工夫”即“本体”。这意味着哲学的玄思离现实生活越近,其生命力也越强。 
     孔子云:名不正则言不顺。有鉴于上述的文字原义追溯,最早的文献记载,流行地区的传统叫法,潮州声韵的分部参照,工夫茶的突出特点,“工夫”即“本体”的哲学思考,我们应该还“工夫茶”以正名,放弃容易发生歧义,缺乏概括能力的“功夫茶”称谓。

标签: 
作者: 
陈香白
来源: 
汕头日报(2003.11.16)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