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城的“鱼饭”

  在榕城,被称为“鱼饭”的仅有一种鱼,是细如“苦腥”的白色“熟鱼”,俗称“公鱼”。

  潮汕美食家张新民在《鱼饭,吃鱼的哲学》一文中说:“所谓鱼饭,是指不经打鳞劏肚去腮,将鱼装于小竹篓里再放入大锅中用盐水煮熟的海产品。鱼饭之名,说法有二:一种认为煮熟后的鱼饭一篓篓摆放着,就像一锅锅干饭一样,而且鱼饭新鲜原味,咸淡适中,吃起来往往没完没了就像吃饭一样,所以就被称为鱼饭;另一种认为鱼饭与疍民的生活习俗有关。”

  笔者是土生土长的榕城人,我印象里的“鱼饭”并非张先生所说的这样。张先生把所有整条煮熟的海产品都称为“鱼饭”,而在榕城,被称为“鱼饭”的仅有一种鱼,一种细如“苦腥”的白色“熟鱼”,因为它小,所以煮熟之后,远看更像干饭一样,把它叫做“鱼饭”就更为形象了。而像巴浪、吊景、阔目、花仙、姑鱼等比“鱼饭”大的煮熟的海鱼,我们统称为“熟鱼”,并不叫“鱼饭”。

  那么,做成“鱼饭”的这种小鱼究竟是什么鱼呢?笔者走访多家卖熟鱼的摊档,大多数摊主不假思索告诉我:“是公鱼!”(公鱼潮汕话读“工鱼”(潮汕话“工”指雄性动物))也有一些人并不认为它是“公鱼”,他们认为“尧鱼”才是“公鱼”。笔者查找资料并比对图片,知道公鱼的学名是Stolephorus,鳀科,也叫大白公、公鱼、尧鱼、弱棱鳀,多产于南海。小公鱼的图片正是“鱼饭”。

  潮汕人耳熟能详的俗语“公鱼细细有个鰾”,说的就是这种小巧玲珑的小鱼。细心观察每一条“鱼饭”,晶莹剔透的鱼肚上果然可以看见一个小小的鱼鳔。这句俗语的意思近似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形容的是不要小看细小、不起眼的物种,它们器官与功能齐全、小而精致。而“公鱼细细有个鰾”,在描述身体器官齐全之外,强调“鳔”的存在,更在于夸人“有肚内”,强调情感因素方面的内涵,比如一个小男孩主动为妈妈洗脚,我们就可以用“公鱼细细有个鰾”来褒赞他小小年纪“明事理,懂孝道”,是一个好孩子。

  上个世纪80年代,我还是一名不谙世事的小学生,每天清早,洗漱完毕,父亲会拿三、四分钱让我去早市买“杂咸”,我通常会先走到“熟鱼” 摊,买2分钱“鱼饭”,摊主一般不用称,凭经验抓一把,大概也有一两多。剩下的2分钱再去买一点咸菜、豆干丝、黑豆等。这样,就构成了一家人的丰盛早餐了。我最喜欢在白米粥里加上“鱼饭”,再加一点酱油,搅成咸香可口的“鱼饭粥”,三下两下,一大碗粥就下肚。母亲会笑着说:“像猫一样!”母亲对“鱼饭”的定义更加独特,她说:“鱼饭因为太小,通常只用来喂猫,也就是猫的饭,所以叫‘鱼饭’。”

  30多年过去了。我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些网友感慨地说,现在很少看见“鱼饭”了。其实,“鱼饭”依然在,只是很多人喜欢晚睡晚起,错过了早市,也就与“鱼饭”难以相遇。上周日,我起大早,走到早市的熟鱼摊,一眼就看到了“鱼饭”,没想到它的“身价”已经提升100倍,现在买2元钱与30年前买2分钱“鱼饭”的量几乎一样。

  回到家,白粥照旧与“鱼饭”搅在一起,熟悉的味道,美好的记忆,让我仿佛在时光路口遇见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

标签: 
作者: 
刘继宁
来源: 
揭阳日报(2018.01.18)
浏览次数: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