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俗共赏工夫茶

  茶如美人,亦如高僧,能解闷消乏,也能参禅悟道;茶如米饭,亦如汤药,能进补身体,也能医疗疾病。对于文人雅士而言,喝茶其实不只局限于品尝味道,而已经上升到一种精神享受。

  茶在潮汕地区,向来都是雅俗共赏的。潮汕工夫茶的雅除了体现在茶艺之上,也能体现在茶具的雅致之上。细论起来,工夫茶的茶具至少有数十件,单据翁辉东《潮州茶经》所记载,有茶壶、盖瓯、茶杯、茶洗、茶盘、茶垫、水瓶、水钵、龙缸、红泥火炉、砂铫、羽扇、铜箸、茶罐锡盒、茶巾、竹箸、茶桌、茶担等等,这还只是民国以前的茶具而已,到了现代又增加不少新的器具,真可谓层出不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冲茶也是如此,工具不齐全,怎么能泡出一杯令人心旷神怡的好茶呢?好茶需要配好茶具,正如好马需要配好鞍一样,不可敷衍了事。《红楼梦》中喝什么茶要配什么杯子,这是有讲究的。潮州工夫茶对杯子的要求也十分严苛,甚至四时用的杯子都要有所不同,“春宜牛目杯,夏宜栗子杯,秋宜荷叶杯,冬宜仰钟杯。”(翁辉东语)

  潮人饮茶不喜用大碗大杯泡茶,而喜用小杯配小壶,因为这才是工夫茶的灵魂所在。杯亦宜小宜浅,小则一啜而尽,浅则水不留底。莫说复杂,有了这些复杂的茶具,工夫茶才有了独特的味道。小杯喝茶,味道浓郁,且能点到为止,吊住胃口,让人总觉得喝不够,若用大碗大杯,则如饮牛饮驴,谈何优雅?

  陆羽在《茶经》云:“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在南方,茶的种类繁多,而各有特色,而若论及冲泡技巧的复杂优雅,则当以潮汕工夫茶为首。无论是阳春白雪式的复杂冲茶法,还是下里巴人式的简单冲茶法,都各有特色,雅俗共赏。

  在潮汕地区,雅有“好看”之意,潮汕工夫茶的冲泡过程本身就像是一场艺术表演,优雅好看,耐人寻味。潮人给工夫茶冲泡的每一个步骤都起了个雅致的名字,比如关公巡城、韩信点兵、春风拂面、游山玩水等等。冲工夫茶整个过程一招一式都有板有眼,绝不含糊。名字起得雅,动作也优雅,看上去自然觉得美不胜收,但觉文化气息迎面而至,扑鼻而来。最妙的是这种冲茶的仪式不需要过多的训练,学几次便可上手,潮人几乎人人都会。三五好友围坐一圈,摆开茶盘茶杯开始冲茶,不经意间便是一场极具民俗色彩的表演。

  观看潮汕工夫茶的冲泡过程本身也是一种享受,不只好看,还好听。冲茶的人举手投足,流畅而轻柔,敏捷而有条理,一气呵成,仪态万千,令人痴迷,似乎在观看一场精彩的手上芭蕾一样;此时水开的声音低回婉转,洗杯的声音铿锵清脆,又如同在聆听一场悦耳的交响乐一般。茶未入口,就已经深深感受到工夫茶的魅力。

  茶的雅俗其实不是从茶的品级高低决定的,而是由喝茶人和冲茶人决定的。好茶可能变俗,普通茶也可以变雅,关键看茶人对待茶的态度和方式。心怀敬意,以严谨而轻松的态度对待茶艺,那么自然能变得高雅动人,而若态度轻慢,马虎随便,再好的茶冲出来也顿时变得庸俗不堪。

  喝茶方式、工具、氛围的不同,都会对喝茶人的心境产生微妙的影响,因为喝茶本身就不只是喝茶味而已,更多喝的是一种心境。雅也好,俗也罢,其实都是喝茶,只要能喝出愉悦的心境,便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苏轼曾说“从来佳茗似佳人”,真是茶的知音。与茶为伴,恰如与善解人意的美人为伴,悠闲而惬意,愉悦而轻松。冲泡时,且看云烟从茶杯上慢慢升腾而起,带着香气而逐渐蔓延在斗室之内,此时嗅闻茶香,饮啜茶水,感受香气耸入鼻孔,感受苦涩与甘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回旋流动,心境顿时变得澄明通透,平淡如水,恍惚间如神游太虚之外,飘飘欲仙。试问世间风雅之事,孰能过之?

  茶虽一体,而兼备雅俗之妙。不同地点饮茶,享受的感觉也有所不同。或独坐于斗室之内,或闲坐于闹市之中,或聚会于云山之巅,皆各有韵味。茶味一出,顿时有超凡脱俗之感。眼前一笑皆知己,座上全无碍目人,人生至乐,莫过于此。

  在亭台楼阁之内,与三五知心好友论道谈禅,固然高雅,而在渡头巷口,与街坊邻居喝茶聊天,也未必就低俗。茶无雅俗之气,人也不应有区分之心。

  茶之雅俗兼备,还能从茶叶品种的命名看出来。凤凰单丛茶有许多种类,其中有不少种类都是一茶兼两名,一雅一俗,各有妙趣。有的则只有俗名,不用雅名,取大俗即大雅之意。比如鸭屎香,也叫银花香;香番薯,又叫蜜兰香;此外还有因为树皮类似于蛤蟆的皮,叫老蛤蟆,蛤蛄捞的,因为叶子类似锯齿的叫锯朵仔的,还有因茶树树冠像雨伞而叫娘仔伞等等。以俗为雅,雅俗结合,别有奇趣。

  凤凰茶种类数十种,香型不同,适合于所有人群。老人味觉退化,喜欢喝香气浓烈、味道浓郁的茶,而年轻人味觉敏感,喜欢喝味道清淡但回甘明显的茶。不同阶层的人口味虽不同,但是都能在凤凰茶里各取所好。无论是达官贵人、文人雅士,或者市井小民、贩夫走卒,都能欣赏品尝到潮汕工夫茶的美妙之处。

  试想在春雨霏霏的屋檐下,或者在骄阳似火的树荫下,或者在秋高气爽的江水边,或者在凛冽寒风的暖屋内,一口热茶,便有不同的滋味。或甘香,或浓烈,或苦涩,或醇厚。茶味可以因环境之变而变,因心境之变而变。

  百忙之中,抽空喝几杯工夫茶,便是人生雅事。茶叶对众生一视同仁,无贵无贱,无长无少,茶之所至,乐之所至。潮人称茶为“茶米”,以茶为米,足见茶的入俗程度。苏轼云“不可居无竹”,而对潮人而言,不可居无茶。茶可以算是潮人的液体米饭,不可一日或缺。

  茶的雅渗透在茶具、仪式以及心境环境之上,而茶的俗则渗透在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待客祭祖,都要用茶,解渴提神,也要用茶。而且别的地方茶都喝不惯,非得凤凰茶才能使身心的每一个细胞得到妥帖的照顾,才能使灵魂的每一根毫毛都得到细腻的梳理。

  可以说,潮汕工夫茶早已经混入潮人的血脉之中,变成一种精神营养,乃至一种文化品质。茶香四溢之时,便是潮人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归宿之时。茶味与世味、人情味融为一体,打破了雅俗的疆界,更滋润了潮汕的文化之源。

标签: 
作者: 
郭伟波
来源: 
潮州日报(2017.11.27)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