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籽粿

  周日下午,在人民广场闲逛。接到侄女电话,说她从潮安东凤老家回潮州城,带来一袋她母亲刚蒸好的朴籽粿,放在我住宅小区的门房,嘱我记得去拿。

  “祖母说,阿伯你喜欢吃朴籽粿。”侄女说的“祖母”,是我84岁的嬸母。

  做朴籽粿,离不开朴籽叶。清明前后,朴籽树叶子正旺,采下嫩绿的树叶,洗净晾干,掺在浸泡过的大米里,拿到石臼里同大米一起舂成细粉。用细密的筛子筛下淡绿色的朴籽米粉,加入糖水和发酵粉搅匀,倒进一个个梅花状或桃子状的陶制粿模,再放入蒸笼蒸熟。

  蒸熟了的朴籽粿,上面会自然匀称地开裂,如笑口常开,颜色又是春天里的青嫩,很具喜气。温热的朴籽粿,柔软甘甜,带着朴籽叶特有的清香,十分爽口诱人。八十四岁的嬸母知道,我从小就爱吃朴籽粿;我已去世的老母亲也知道,我从小就爱吃朴籽粿。 

  小时候,清明节前夕,村子里家家户户争着采摘朴籽叶。村外“草寮池”边有个小土堆,小土堆上长着一棵高大的朴籽树,我常和小伙伴在朴籽树下的绿草地放鹅。朴籽树的北边,是几座有石墓碑和贝灰墓坪的祖坟,村里人称为“老妈坟”。我们几个牧鹅小伙伴,常在坟坪上摆草阵、粿泥巴。朴籽树会开花结籽,“朴籽”色、状如绿豆。会爬树的小伙伴,上树采下“朴籽”当“朴籽枪”的“子弹”。“ 朴籽枪”用在竹丛里直接砍下竹枝制成:截一小段中空的竹管,塞上一粒“朴籽”,用小棍子把它捅到小竹管末端,再在小竹管前端塞上一粒“朴籽”,用小棍子使劲一顶,“朴籽枪”便“啪”地响了。那时候,在朴籽树旁“老妈坟” 墓坪上,“朴籽枪”就是牧鹅伙伴们互相炫耀的“气枪”。

  不过儿时最让人渴盼的,还是清明节前采朴籽叶。那时节,望着青翠的朴籽叶,我似乎看到一个个热气腾腾的朴籽粿绽开了笑脸,闻到了朴籽粿那平和甘甜的诱人香气。随着年岁渐长,我又在那股带着草木气息的香气中,品出清明时节特有的情思。

  转眼又清明,侄女送来老家的朴籽粿。故乡的亲人们,记得我从小爱吃朴籽粿。

标签: 
作者: 
阿滋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4.07)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