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茶事甲天下

郑毓祥在煮茶 郑奕鸿 摄

  郑毓祥先生诚邀我到无事庐吃茶,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知堂老人的那句“请到寒斋吃苦茶”的诗句,有点今夕何夕的恍惚。

  吃茶,在茶事很盛的潮汕,当然不是稀罕事,这里到处茶香袅袅,几乎遍于每个角落。我每天到公园锻炼,经常看到的就是三五成群围坐着闲话的处处茶摊,或老人或中年,男与女,高冲低斟、韩信点兵,颇是悠闲、写意;而商店前的工夫茶局,就更是汕头街头一景,是异地所无的最具地域性的风情。民风如此。岭海诗社诗人林友有诗曰:“好饮不论夏与冬,小瓯细盏工夫冲。单丛白叶故园产,三杯遣得闲愁空。”诗人李达亦云:“热情款客工夫茶,暖暖心头香嘴巴。谈笑风生茶道里,你三我四话桑麻。” 潮汕人把“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中茶的意蕴,发挥到了极致。是阳春白雪的雅致,更是下里巴人的习俗。其实,习俗有雅韵,可以细细领会。记得赵州和尚谈禅,不故作高深,一句“吃茶去”,就点出了其间奥妙。可惜,更多的人未免着相,比如强分雅俗之类,就与吃茶的本旨越发地远了。

  砚峰山人,新年有茶约,并说,吃茶无非拿起放下。这是一种吃茶的境界,更是对人生的深切体会。而自称侍茗人的郑毓祥先生,他的感悟却是“凡人茶事”,凡人者,即普通人也,其中就有让人玩味的意蕴了。

  “凡人茶事”,说得好啊!是对“柴米油盐酱醋茶”里的茶有更深刻的诠释。我尤其欣赏这一种看似寻常,却不寻常的意境,故引以为同道。或者是我个人的领会,潮汕茶事,有人也说潮汕茶道,其实,潮汕茶事更准确些。它就是我们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已融进了潮汕人日常生活之中。

  然而,对于潮汕茶事里那处处存在的“请”吃茶的声音,到底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的居多,能够领略出此中道理的就更少了。毓祥先生正是这少数人之一。

  到无事庐吃茶,就是感受郑先生对茶事的体会,这是一个由俗入雅的过程,这种雅不是刻意的矫揉造作,而是一种文化与艺术的自然气氛,是生活的诗意栖居,却也正是潮汕茶事清洁、和睦、有序的精神象征。为何如此说?毓祥先生说,潮汕茶事精神的表达就是借助一种仪轨,或说是规范来实现。凡物皆有轨道、法则,我们必须遵循,这也是传统文化里最引人瞩目的东西。仪轨,即是长幼有序,尊老敬贤,更是一种礼让的美德,谦逊的风度。儒家思想寓于寻常的茶事,而宣教化于潜移默化之中,对一代代人的教育意义很大。

  毓祥先生摆出茶席,花费了更多的时间,亲力亲为,注意着每一个细节的无懈可击。他收藏着各类精美茶器,根据不同的参与者,不同的主题配上相应的茶具、鲜花。我觉得,就是倡导一种对传统文化敬畏的姿态,是让这种敬畏融于日常的茶事之中,更是诗意生活的生动表现。如果每个人都能如此,则社会焉得不和谐?世界可以和平共处,臻于大同。

  庐外修篁细细,庐内琴声悠悠,有书香墨韵,茶席上摆放一把书法家佳华兄写着“无事”两字的白纸扇,一瓶时令插花,几枝素雅,幽香淡淡,必得是似有若无的清淡方好,因只是一种背景意义的点缀。于是,大家各安其位。我们观赏着郑先生煮茶。由赏茶、入茶、煮茶、筛茶,到倾茶,看宛如蒲桃美酒似的清澄茶色,在建瓯、哥窑、龙泉之类的美器里轻漾,真是一份美妙的触动。在这里,他的视野超越明清时期,上溯唐宋,以一种煮茶的古典形式向传统致敬。是不是非如此不能表现潮汕茶事渊深的历史内涵?我不知道。只是觉得,这种肃然起敬的态度,令人感动。

  无事庐,这名字很好。唯无事而有闲,方能深切品味吃茶之妙。至于茶之况味,或如知堂翁之“吃苦茶”者,乃已在其次了。

  但无事是无所事事吗?显然不是。无事却有情,闲情、诗情、弘扬文化之情。郑先生就常常摆茶席以会四方宾客,目的是传播潮汕文化,彰显潮汕茶事精神,传递友爱的善意。上回来汕头的以色列国友人,就深为潮汕茶文化的博大魅力所感动。因此,无事庐中的“无事”云云,或也不能只从表面去理解,应该是弦有别解的。

作者: 
林伟光
来源: 
汕头日报(2016.11.13)
浏览次数: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