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归化为文

菜脯

萝卜糕

  叶辛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第六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等。1977年发表处女作《高高的苗岭》。先后著有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家教》、《孽债》等,由其本人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均在国内引起轰动,成为家喻户晓的作家。电视剧文学本《风云际会宋耀如》荣获‘‘金狮荣誉奖”。1985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并荣获全国首届五一劳动奖章。

  20来年前的九十年代中期,我第一本书的责任编辑老周,约我看过一次潮剧。走进剧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潮汕文化氛围,相互打招呼的,亲热地议论即将淡出的折子戏的,全是浓郁的广东潮汕话,交谈间我得知,光是上海的潮汕同乡会统计,上海的潮汕籍人士就有80万人。演出开始,台上台下,那一出又一出折子戏,不少都是传统剧目,如有名的《三岔口》。其他的剧种我也欣赏过,潮剧的表演形式,有其独特的韵味和美感,看过一次,经久难忘。当时心头就想,汕头这地方,其风韵和人文景观,定和他处不一样,有机会一定要去走走看看。

  哪晓得心中有此想法,广东各地也去过多次,始终没有机会踏上潮汕的土地。

  这一次总算去住了多日,沾了一点公务,城市乡村,开发区古城镇,海风潮韵,名人贤士与民风民俗,还有麦秆画和潮州木雕,装了满满一脑袋的新鲜印象,回来之后静下心来一想,潮汕地方留给我最强烈最难忘的感觉是什么?

  四个字浮上心头:根的意识。

  就从每天上午的早餐来说,天天都是小吃。每日供客人可挑选的不下二三十种,一天最多只能吃六七种,住在潮汕的几天里,每天早晨的小吃,从来不曾重复过。每一道小吃端上来,主人总要隆重地介绍一番,其神态之庄重,仿佛宴会上宣布又一道美味佳肴上来了。这哪里是吃早点,简直是在品尝。小吃的名称太多,又都是潮汕地方上的叫法,只觉得好吃,很多名称吃过就忘记了。千万别以为这是专为贵宾准备的,我特别注意了,吃早餐的大堂,男女老幼一大家人围桌而坐的,旅游团队来的,三三两两的散客,上的都是和我们相同的点心,有的桌面上,年轻人多,上的小吃比我们还要丰富多样。难能可贵的是,所有这些小吃,都还十分生态、很便宜。比如有两道小吃,一道叫鸡笼饺,一道叫鸭母捻。其实和鸡鸭都没有关系,鸡笼饺不过是外形似鸡笼,鸭母捻其实就是汤圆,煮熟时漂浮在水上游荡的形状,像鸭子而已。但包在饺子和汤圆里面的馅料,相当讲究,鸡笼饺的馅是笋丁、香菇、虾米、菜脯、火腿拌成;鸭母捻的馅微甜,由红豆、绿豆、芋泥制作。最为突出的例子是萝卜糕,喝过早茶的人都晓得,这是最为大众化的广东小吃,在潮汕地方称为菜头糕,吃来就是和其他地方的萝卜糕不一样,我特意问了一下,这才知道它的拌料讲究,有芹菜、蒜花、花生仁、胡椒粉一起拌入米浆中,且在刨萝卜丝剁碎时流出的汁,也得倒入米浆之中,这么制作出来的外皮酥脆、内里柔软香甜的萝卜糕,自然和他处吃到的浑然不同,滋味难忘。

  潮汕人为他们的小吃自傲,更为他们的海鲜和潮州大菜自豪。在这次赴潮汕之前,我遇到一位新闻界的总编辑,他对我说:哎呀太遗憾了,你去的时间我正好要到新疆出差,否则我真愿意陪着你去我的故乡尝尝潮菜,品尝海鲜,特别是一种菜脯,喝白粥时最佳了,你这个上海人一定喜欢。到了潮汕,我点来菜脯一尝,果然妙极。原来就是萝卜干啊!潮汕人把它加工成那么美的滋味,真可谓一绝了!带回上海一盒,姐姐、妹妹、外甥女一家得一瓶,每个尝过的人都叫好!可见不是我个人所好了。

  潮汕人不仅对于小吃,有一种根的意识,对于他们的家乡,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都有一种浓浓的乡情,有一种源于根的浓浓的爱。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的广济桥,气势恢宏,巍然壮观,桥上高低错落、巧夺天工的12座楼阁,全是海内外的潮州儿女捐建的。潮汕民谚道:“到广不到潮,枉费走一遭;到潮不到桥,白白走一场。”

  海内外的潮汕人发了财,愿意回归故里,愿意为家乡作一点贡献。对于他们来说,潮汕大地是血脉的源头,是他们的根,自然也是漂泊的归宿。汕头市潮阳区委书记告诉我,这些年里,光是潮阳区收到的捐款就有31亿,他们用这笔钱当中的14亿投到了教育和文化事业上。潮阳区近年来竣工的耀明书院,是又一个例子。这一文化设施内,除了书画碑廊,还陈列着潮汕大地上很多工艺美术品,诸如金漆木雕、嵌瓷、砖雕石雕、潮式红木,成为当地老百姓和海内外旅游者都愿来欣赏和休闲的一处景观。

  潮山苍苍,韩水泱泱,有着悠久历史的潮汕人,秉承着根的意识,让如醇浓的好酒般的乡情,寄寓着他们难以割舍的情怀,归化为文化,深植在他们的土地上。

标签: 
作者: 
叶辛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8.10)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