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刺心 最原始的山野气息

苦刺心煮猪肝赤肉

苦刺心肉丸汤

  数年前的母亲节当天,肥二曾参加过一个规格颇高的活动,一水的文艺老中青,也就肥二一个俗不可耐的二货混迹其中。当天中午,主办方举办了草地上的自助餐,露天的啊!那一年,5月初的气温出奇地高,那阳光活生生地把怕热的肥二晒成了“成吉思汗”。那些文艺的老中青们,优雅地拿着餐具优雅地挑选各种美食再优雅地小口进食。混迹于一大群人中浑身不自在地装逼,但喉咙干得喷火的肥二可顾不得什么优雅,拿着碗直奔那一大锅的汤而去……

  哇哈哈,苦刺心汤!甘醇清爽的苦刺心汤!就是主办方提供的碗小得像茶杯一样,一点都不爽,害得肥二连干好几碗,引来周遭文艺人士的鄙视。

  那时候,肥二觉得自助餐上的所有美食,都比不上这一碗由“野草”苦刺心煮成的清汤来得更为美味,更为实在。人们往往喜欢吃甜而不喜欢吃苦,像肥二一样喜欢吃苦刺心的人肯定不是单纯奔着苦味去的,除了苦,那里面实在是有着不同的清香和回甘。

  这叫苦刺的野菜,跟“肥二肥二,又肥又二”一样,“苦刺苦刺,味苦有刺”,所以才叫苦刺。根据《潮汕植物志要》和《汕头市植物志》记载,苦刺心学名白簕,别名三加皮、三叶五加、苦刺和三叶苦刺。

  苦刺心常生长在荒野之地,远远看去,丛生茂密,和寻常的野草没什么两样。这样不起眼的野草,却让潮汕的先辈们挖掘出了它丰富的价值。苦刺的全身长满锋利的尖刺,在以前,可用来围做篱笆。一些菜园的四周只要栽种下了苦刺围篱,无须打理,它便会疯长,成为天然的田园屏障。

  美食家张新民兄说,清明前后,正是苦刺这种野菜盛出的季节。民国初年出版的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共记录了潮州七种奇异食俗,其中对于苦刺是这样说的:“苦菜一名苦刺,系野草之一种,丛生茂盛。清明时妇女儿童持小竿竹篮,随打随拾,归来洗洁,与豆芽同煮。俗传食之可以清血解毒。”之所以要用小竿竹篮去打拾苦刺,一是因为苦刺是一种长着锐刺的攀援灌木,直接用手采摘很容易就被扎伤;二是采撷的不是苦刺枝头的嫩叶,而是从地面上冒出的新芽。这种笋芽一般有尺来长,俗称“苦刺心”或“苦刺箸”。打时要蹲至茂密的树丛下,发现刺心就用带钩的竹竿将它们钩搭出来,随手拾进篮子里。

  张新民兄经过考证后认为,在旧潮州府范围内,还流传着不同的苦刺食俗。第一,在河婆等半山客区,苦刺心是客家擂茶的重要成分,常常与茶叶、花生、芝麻、芫荽、芹菜、金不换等一起被放进牙钵里擂碎了食用;第二,海丰有一种具有保健疗效的苦刺心茶,相传是明代莲花山鸡鸣寺的印真和尚所创,因此又称“印真茶”,实际是用苦刺嫩叶晒干制成的。

  就是啊,不识苦刺的人称它为杂草,懂它的人视它为宝贝。苦刺心说是在清明前后食用最好,但算是初夏的现在,市场上依然一大堆鲜嫩的苦刺心等食客光顾呢。

  肥二在查阅苦刺的资料时,发现有很多人认为苦刺是潮汕独有的野菜,其实不然。

  肥二把苦刺心的照片发在一个微信群里时,来自云南《春城晚报》的摄影记者江洋即说,这苦刺在云南可谓是遍地都是,而且云南不单以苦刺嫩叶为食,同时以苦刺花为食。

  江洋说,苦刺花含苞待放的时候,白里泛青,花开的时候花蕊带一点点淡黄,极其雅致。然而就是这名不见经传的苦刺花,成为了云南地区的一道特色野菜。无论清炒还是凉拌,那稍稍带点苦味的苦刺花吃起来都别有一番风味。因此,苦刺花不仅仅是云南大部分人喜欢吃的家常菜,也是宴席上的一道常用菜。

  江洋向肥二介绍说,云南人把它采来,在沸水里煮上分把钟,之后用冷水浸泡,每天换3次水,浸泡一两天便可炒食。炒法有几种,可配以鸡蛋炒,可配以豆豉炒,可配以韭菜炒。最好吃的是配以蚕豆泥炒。当然也可配以鸡蛋清炖。

  哈哈,虽然云南与潮汕相隔千里,可在对待苦刺上,却惊人地相似。在潮汕地区,苦刺心最常见食用方法莫过于煮汤或炒蛋,早晨时分出门摘下新鲜的苦刺心,加入肉末、调料后煮熟即可,食用起来清淡不腻,甘味回荡,爽口开胃。

  有人说野菜不能吃,因为植物有苦味就是不愿意让人吃掉。恐怕植物本身也不认同。肥二反而觉得,这种苦的存在,未尝不是一种生活经验的储存,它在时刻提醒人们要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苦尽甘来,在苦瓜、春菜、芥菜这些带苦味的蔬菜里面,苦刺心的独特鲜香实在是肥二的最爱,就像野草的腥,绿茶的鲜,那都是一种最最原始的山野气息。

作者: 
肥二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5.20)
浏览次数: 
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