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汤钱” 的乡愁

  央视在播《记住乡愁》纪录片,勾起我对故乡落汤钱甜甜的乡愁。

  冬至春欲来,京城冷飕飕,雾霾讨人嫌,可老家还暖乎乎,空气挺新鲜。潮汕公路旁,家乡金石的花园个个竞翠赛绿,盆景造型奇葩斗妍:或苍劲挺拔,气魄雄浑;或蜷曲如龙,横卧如虬;或蜿蜒逶迤,清秀如画。

  一片绿海中闪出家食店,妹妹一家为我和妻子接风洗尘,还请来小学同窗作伴,共叙乡情,同温旧谊。大家一一落座。远离霾都,身在绿海,连肺都舒畅了,精气神特好。

  外甥打前站先点菜。菜上齐一看,满满一桌潮州美食,满满一桌潮州文化,发出阵阵诱人香气。到底是离家久了,看到家乡美味,胃里都起了乡愁。金石闻名的菜头粿和牛肉丸是少不了的,还有黄灿灿香脆脆的蚝仔烙什么的。妹妹知道我爱甜食,除了“戈烧”番薯芋外,还特意叫了盘落汤钱。

  大铜钱般圆圆的落汤钱一个叠着一个,薄薄的,软软的,黏黏的,上面撒满地豆粉芝麻粉白砂糖。我用筷子夹上一个送到嘴里,慢慢细嚼,软粘香甜,直甜到心里。

  啊,落汤钱,久违了。没错,就是这味道!儿时我母亲做的落汤钱正是这味道。尝到几十年难得一见的童年小吃,思绪飞回了孩提时光。

  小时候,每逢农历十月十五“五谷母”节或年尾送神,母亲总要亲手做落汤钱供神拜老爷,好让我们兄弟和妹妹分享分享。我的童年遇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困难时期。那时,物资匮乏,食品稀少,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落汤钱便成了稀罕物。不过,到了五谷母节或年尾岁末,再穷再苦,母亲也会想着法子弄点糯米做落汤钱让我们解解馋。

  落汤钱好吃,但做起来不容易。

  那时糯米很珍贵。每年秋收后,每个人口只能从生产队领到可怜的几斤糯谷。要做落汤钱,得先把糯谷加工成糯米,再把糯米浸泡后加工成糯米粉。当时农村还落后,农家都是用碓(音对)来舂粿的。

  说起碓来印象可深了。做法是,脚踩碓臂末端,使碓头一起一落对臼舂米,将米粒捣碎,一遍遍过筛成米粉。碓是木质的,木碓头是圆的,上粗下细,碓头下端安上钢或铁碓齿。碓头下面有个凹石臼,放入要舂的糯米。碓头上面的长木臂用一根横杆安在两边石头架上。碓很重,踩碓很费劲。那时我还小,没劲,一个人踩不动,只能两人并肩各用左右脚踩。臼边还得有人专门过筛子,直到都筛出细细的糯米粉来。

  糯米粉舂好只是头一步,做落汤钱的工序还多着呢。母亲通常的做法是,把糯米粉加水揉成面团,再把面团揪成一小块一小块,捏成圆形的,往中间一按,有时按出个圆孔来,状如旧时铜钱,这样好煮些。这道工序完成后,便可下锅放开水里煮了。煮到一个个熟透了争先恐后地浮出水面,再捞出来放在粿钵中,用一根类似北方擀面杖的粿锤在钵里顺时针反复擂搅,搅到纯滑纯滑的。工夫就在这儿,纯不纯滑就看擂搅的工夫到不到家。看着母亲擂得额头满是汗珠,我们也争着帮她擂。母亲总是擂得落汤钱吃起来爽滑爽滑的。擂好后,揪成小块,捏成一个个薄薄的圆圆的,码在盘里,等着蘸料。

  蘸料也很讲究,也挺费工夫。不费工夫哪叫潮州名小吃呢。蘸料是由地豆粉、芝麻粉和白砂糖伴成的。地豆仁要先炒熟,再用小石臼捣成粉。芝麻也要炒熟,捣成芝麻粉。旧时乡下一般只有黑芝麻,没有白芝麻,所以,落汤钱给我的印象是黑面白心。将地豆粉和芝麻粉混入白砂糖中伴匀,撒到盘里的落汤钱上就OK了。

  桌上觥筹交错的碰杯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久别重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亲情,叙乡谊,讲不尽桩桩儿时事,道不完悠悠故乡情。我有意把话题引到落汤钱上。我说,这盘落汤钱触动了我的乡愁,让我想起了母亲做落汤钱的温馨。妹妹深有同感,她说,小时候太穷,落汤钱很诱人,母亲还没做好,我们几个孩子就迫不及待地伸手要抢着吃。母亲说,要拜完老爷才能吃。她刚一拜完,落满香灰的一盘落汤钱瞬时被我们一抢而光。母亲一点也没尝到,可她还是乐呵呵地说我们一个个跟馋猫似的。落汤钱里面的“甜”嚼出的正是满满的母爱。

  说到落汤钱的来历,桌上有个老同学说,相传,稷神是位乳丰臀肥的裸妇,因主管五谷且是女性而称五谷母。五谷母大度开怀,常咧嘴笑,喜见人间五谷丰登。所以,在农历十月十五“五谷母生(日)”,潮州乡下都特意做落汤钱和五谷母粿祭拜她,以供奉自己的劳动成果。不过,乡间村与村的说法都不一样,但落汤钱从字面上看倒是好理解,不就是落在汤里的钱吗,因为它要在开水里煮熟,且做得圆圆的状如旧时铜钱。

  自从上了大学漂向他乡,几十年间国内国外,走南闯北,再也没见到落汤钱的身影。只是近年在京城潮州乡亲的一次聚会上,偶然在“一道香”潮菜馆遇到了久别的落汤钱,只是跟我母亲做的大不一样。它叫铁板落汤钱。据厨师说,就是把煮熟擂好的糯米团放到铁板上,用油煎到两面微脆,外酥里软,撒上白芝麻地豆粉白砂糖蘸料。铁板落汤钱虽说高端大气,赏心悦目,好看好吃,可我却吃不出儿时的味道,吃不出乡情。最近回潮州,也在金龙大酒店三楼餐厅吃到落汤钱。一个个圆滚滚的,好看倒是蛮好看,但也跟我印象中的落汤钱相去甚远,不可同日而语。

  近日,在京城潮州乡亲2015新春联欢会上,在“金喜来”酒店又见落汤钱身影。它堆在一个浅瓷碗里,吃起来又凉又硬又塞牙。这那叫落汤钱!虽然点菜的人用心良苦,想让在外游子尝到家乡美食,可惜却吃出了文化之隔。

  在“记得住乡愁”堂而皇之地上了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的公报后,近日,央视又播出百集纪录片《记住乡愁》。一时间,乡愁一词炙手可热,洛阳纸贵。乡愁是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可又是实实在在的,伸手可触的。

  我们这些他乡游子、京都“浮萍”,谁人没有故国之思、家园眷念呢?难怪小小的落汤钱,会引发我那样浓浓的乡愁,会牵出我对已故母亲的怀念和往事的无限追思。

  落汤钱是潮州美食,绿色食品,也是潮州文化。家乡的落汤钱,味道是那么的唯一、那么的专注,以至于离家多年,那种特别的味道仍然是清晰的、闭眼可见的。怀念落汤钱的味道,其实就是对潮州文化的怀念,就是对家乡文化的热爱。这是每一个漂泊他乡的潮州人隐藏在心里许久许久的、挥之不去的思乡之情。

  想起落汤钱,乡愁都是甜甜的。

作者: 
陈树培
来源: 
潮州日报(2015.02.15)
浏览次数: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