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湖红脚芥蓝

  那些来自家乡的美味食品能使人神魂颠倒!

  有时真的弄不懂,家乡棉湖镇的菜陇地,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却为什么能生长出这种令人着迷的特色蔬菜?深绿的颜色、长形的菜叶、苗条的菜形、紫红色的菜梗,似乎是汲取了天地的日月精华,当它在灼热的炒锅里溜几遍,紫红色的菜梗眨眼间变成青翠容颜。它是一位魔术师,还是因为身怀奇妙的魔法?

  在潮汕地区,芥蓝菜的品种不少,但我对棉湖红脚芥蓝偏偏情有独钟——不仅仅因为它来自我的家乡,更重要的是它爆炒装盘时清香扑鼻,诱人味蕾,并且入口脆嫩,百吃不厌!

  小镇棉湖,镌刻着我童年和学生时期的成长时光,那时的红脚芥蓝,仅仅是日常蔬菜,可也正是因为经常吃,那种醇香的味道已经与我的味蕾深深融为一体。这种熟悉的滋味,在我离开小镇、离开它之后,便如酒坛的封口开启,醇香飘溢而出,弥漫四方。

  最初刚搬到榕城居住时,有一次在榕华市场遇到有个农民卖红脚芥蓝,他自称这是正宗的棉湖红脚芥蓝,我买一斤回家吃——虽然其形是“红脚芥蓝”,但总觉得味道缺点什么,感觉它的“出身有问题”,产地应该不是在棉湖镇,疑似山寨版。

  第二天,我仍到榕华市场,见到该农民仍在卖红脚芥蓝,我向他质疑,他笑着说,你的嘴巴太厉害了,居然能吃出这菜不是棉湖出产的——实话对你说,我是渔湖人,这菜是在棉湖买了红脚芥蓝的菜籽,然后在渔湖种的。

  果然如我所料!朋友听我说起这事,问我的嘴巴是不是有“超能量”?这算吗?这或许是味觉的自然反应吧……

  几年前,老婆的大哥回棉湖探亲,要返回时,亲戚问他想带走家乡哪些特产,大哥说:只买十几斤红脚芥蓝吧。

  棉湖特产众多,大哥独爱红脚芥蓝,可见此菜在他心中,属于其他特产不可代替的地位!

  对于红脚芥蓝的偏爱,不独于我、大哥,移居外地的棉湖人,也是对它“爱不完”。有一个故事为证。

  棉湖人甲君在武汉工作,有一年他从棉湖返回武汉,用环保袋装着几斤红脚芥蓝带走。当他到达武汉家里,从小区拎着环保袋要上楼,发现身后跟着一男子乙君,盯着袋子里的红脚芥蓝,小心翼翼地用潮汕话问:者个是不是棉湖红脚芥蓝?甲君一愣,说:是的。你也是棉湖人?乙君说:是啊!好孬卖滴仔客给我?甲君一听,故意逗乐说:一斤(卖)20元……乙君忙说:没问题!甲君哈哈大笑说:两个胶地人,勿客气,就头拿块去食吧。乙君一听,连声说“谢谢”,眼里闪着泪花。

  老乡跟我讲起这个真实的故事之后,无不感叹地说:没想到一袋普通的红脚芥蓝,居然会联结着一段如此奇妙的情感。

  是啊,套用一句时髦的话:哥吃的不是菜,而是思乡情!

  今年三月,我回棉湖探亲。家人知道我对红脚芥蓝爱之入骨髓,那几天经常买给我吃。我好似中了思乡魔法,唯有红脚芥蓝才能算是解药。

  朋友阿宇刚当上爸爸没多久,恰好我这次回家,便去看看小宝贝。当我要走时,亲爱的读者们,你们也许能猜到阿宇送了什么礼物给我——红脚芥蓝。没错,满满一袋,估计有五斤重。我说这些天吃多了,你们留着自己吃吧。阿宇说,这是我妈自己种的,这特产,哪个棉湖人不喜欢?而且你一定要带回中山给嫂子吃,这是我的心意。

  路途遥远,带着一袋蔬菜——棉湖红脚芥蓝踏上归家路,也算是超凡脱俗的礼物。诚然,物轻心意重;何况,这具有魔法似的蔬菜,还能让舌尖解慰思乡情。

  拎着这袋菜回到中山,累吗?累。值得吗?当然!

作者: 
林毓宾
来源: 
揭阳日报(2014.04.20)
浏览次数: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