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学建设刍议(“国际潮州学研讨会”论文)

    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如何建设潮州学这样一门学科,来提高潮汕历史文化研究的水平和档次。这是一件令人鼓舞的大事,也是一个创举。我有幸恭逢盛会,想围绕这个主题谈几点不成熟的看法,向各位请教。
     一、潮汕文化与潮州学
  1989年,汕头大学酝酿成立潮汕文化研究中心时,曾引起一些异议。我们说,潮汕文化内容丰富,是中华文化的一个很有特色的分支,值得认真研究。有人表示怀疑,认为中华文化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怎么又冒出个什么潮汕文化?潮汕地区有特色,全国哪个地区没有那么一些特色,北京,上海就更有特色,怎么未见有北京文化,上海文化之说?有些学者虽然认为潮汕文化这个提法可以成立,但又觉得一隅之地,没有多少油水,做不出什么大学问,因而反应冷淡。几年来,虽然随着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相继成立,并召开了两次国际学术会议,出版了一批研究成果,情况逐渐有所变化。但是,潮汕文化到底有哪些特色,有多少研究价值,人们的看法仍然不尽一致。我们要建设潮州学,必须认真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潮汕文化究竟有哪些特色?我考虑,是否可以大体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广大潮人所创造的一系列风格独特并在海内外有一定影响的文化成果。它们是:
     以轻柔婉约见长的潮剧;
     以弦诗和大锣鼓为代表的潮州音乐;
     以潮瓷、抽纱和金漆木雕为代表的潮汕工艺;
     以柑桔、水稻栽培和狮头鹅培殖为代表的潮汕农艺;
     以“工夫茶”和“潮州菜”为代表的潮汕饮食;
     作为闺中文化特殊载体的潮州歌册。
     (二)创造这些文化成果的广大潮人所特有的文化心态,即他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这突出表现在:
     兼收并蓄,带有明显实用色彩的民间多神崇拜;
     以善于经营,精于计算而知名于世的潮商;
     为许多外地人所望尘莫及高度凝聚力;
     人数众多、影响巨大的海外潮人。
     (三)涌现了一大批在海内外都有一定知名度的文化名人。文化名人是一个地区文化是否发达乃至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潮汕地区虽然在宋代已获得“海滨邹鲁”的美称,文化教育一直比较发达,但这里的教育思想带有明显的功利色彩,读书人所追求的主要是科举功名,而不是要在学术上有所建树,因而直到近代以前,少有全国知名的学者。潮人津津乐道的“前八贤”、“后七贤”,其取舍标准主要是宦绩而非学术贡献,以致一些知名学者如明代的薛侃、唐伯元均未能入选。但近代以来,随着潮人进一步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潮籍学者在海内外许多地方的众多文化学术领域都显露头角,涌现出一大批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有一定知名度的文化名人。除已故的杜国庠、张竞生、许涤新、蔡楚生、秦牧诸前辈外,依然健在的犹如灿烂的群星。在座的著名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古典文学家、书画家饶宗颐先生更是国际汉学界公认的权威学者,值得海内外广大潮人引为骄傲。
     (四)音调、结构及内涵自成一体,覆盖面又特别广阔的潮汕方言。
 潮汕文化是一个丰富的宝藏,学者们在这里可以大有作为。但据我所知,除了潮汕方言,潮州音乐和潮剧等少数领域已引起海内外学者的关注并取得不少引人注目的成果外,其他各个领域尚未能开展系统深人的研究。其中,“潮商’与“潮帮”都是具有全国意义的研究课题,都有许多文章可做.而海外潮人更是带有世界意义的大课题,投身这个领域的学者,有可能做出在国际学术界引人瞩目的成就。
     不仅如此,要真正把握潮汕文化的特色,还必须考察它们产生的历史条件、地理环境与社会基础。这就涉及到百越史、畲族史与中原移民史的研究,韩江三角洲社会经济史的研究,粤东港口与海交史的研究,人口研究,宗族研究,宗教研究,会党研究乃至历代在这里发生的政治斗争、军事角逐的研究,等等。与此同时,还必须开展与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广府文化的比较研究,探讨彼此的异同及其原因,以增加对潮汕文化总体特征的理解。还需要把握秦汉以后与中原主体文化的联系,以及近代以来中西文化的碰撞在这里所发生的影响,等等。
 以上所举,不过是荦荦大端。但已经可以断言,潮汕文化确实是中华文化的一个具有鲜明特色的分支,值得认真研究。我们提倡研究潮汕文化,创建潮州学、无论从文化学还是从历史学的角度,都具有充分的依据。
     二、潮汕文化研究与潮州学
     潮州学.顾名思义.是研究潮州即广义的潮汕文化的学问。学问源于研究,研究过程也就是学问形成的过程。对潮汕文化的研究,前贤已经做了许多工作,取得不少成绩,奠定了一定基础。我们今后的任务,就是要通过全面规划,抓住重点,分工协作,争取早日写出一批有分量的学术成果,形成几支有一定规模的学术群体和相应的理论方法论体系,使潮州学成为一门世所公认的学问。
     建设潮州学的任务光荣而又艰巨,需要一代乃是几代学人的辛勤劳动。这里我想结合两个研究中心的实际工作,提出几点建议和希望。 
     一是资料建设
     资料是研究工作的基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一定的资料,研究工作也就无从谈起。一些学者所以视潮讪文化研究为畏途,不敢问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感到资料实在太少,令人无从着手。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个认识问题。因为,资料多少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太少当然无从着笔,多到浩如烟海,也是难题。并且,要取得丰富的资料必须付出相应的劳动,不能坐享其成。大约十年前,一家很有影响的刊物发表一批青年学者的新春笔谈,其中有一位建议:老专家熟悉史料,我们长于理论,是否可以来个合理分工,请他们把史料搜集整理好,交给我们来研究,以期高质量的学术成果得以早日问世,云云。此类“你装药,我放炮”的奇谈,在学术界已成笑柄。虽然,由于历代水、火、兵、虫等因素的破坏,加上缺乏系统的整理搜集,潮汕地区的历史文物和文献资料完整保存下来的确实为数不多。但从总体上看,也不是少到令人无从着笔的地步。况且。埋藏在地下的文物正在陆续出土,散布在民间和海外的文物、资料和古籍也有一定的数量,地方上熟悉掌故的老人们的口碑也相当丰富,有待认真搜集、整理。为此,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已建立了三个库,即书库。资料库和名人档案库,开始有计划地搜集、保存有关资料,并与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合作,陆续出版了一批文献资料。我们的目标是,争取在三、五年内,通过购置,复印和征集等方式,使三个库的收藏达到相当的规模,成为对海内外有关学者有一定吸引力的资料中心。 
     二是队伍建设
     汕头大学潮汕文化研究中心编制有限,人数很少,汕头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虽然只是民间组织,但由于得到海内外各方热心人士的大力支持.经费比较充裕,可以提供出版资助,在目前学术著作出版难的情况下,对学者们有一定的吸引力。为了在更大范围内争取有关专家学者的支持,我们的做法是:一、研究中心设立学术委员会和《潮汕文库》编辑委员会,委员们都是各个领域的专家,通过他们与更多的学者建立联系,形成一定的网络;二、与散居在海内外热心潮汕文化研究的潮籍与非潮籍的知名学者建立经常性的联系,争取他们的大力支持;三、通过召开大型国际学术会议,如已经召开的“潮汕历史文献与文化学术讨论会”、“翁万达国际学术研讨会”和即将召开的“海上丝路与潮汕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吸引海内外知名学者对潮汕文化的关注。最近,我们还选定一些专题,成立带有群众性的研究团体,如“潮汕茶文化研究会”、“潮汕美食研究会”,争取通过定期的小型学术活动,发现人才。但是,潮汕文化研究是一项长期的事业,必须抓紧培养接班人。我们希望汕头大学能争取有关大学的支持,在近期内联合招收一批以潮汕历史文化为主攻方向的研究生或在职研究生,使我们的研究工作后继有人。这是一件带有战略意义的大事,希望有关方面能给予足够的重视。
     三是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
     研究工作应该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这本是老生常谈,毋需赘述,但基于实际情况,我认为有必要多说几句。
     先说点学故。大约是1987年,在座的林伦伦教授在汕大学报上发表一篇文章,主旨是分析潮人心态,既有肯定,也有批评,写得很平实。但署名是余潮人,并在文章之末特别声明;本人是潮州人,所提批评,完全是出于善意,幸勿误会,云云。我当时正主持学报编务,对这个声明很不理解,认为有蛇足之嫌。后来与林教授谈及此事,他说;你初来汕头,哪里知道其中奥妙,为这篇文章,我已招来不少责难,骂我给潮人脸上抹黑.这就引起我这个外来户的警惕,因此,1989年,我在《有关潮汕文化的两个问题》一文中,为避免“抹黑”之嫌,基本上报喜不报忧。实在不得不提及时,就来个“限于篇幅,这里不赘”,虚幌一枪,蒙混过去。文章发表后,在汕头反应还不错,但却引起京、津等地一些老友的议论,他们的说法是:“老杜这家伙真会写文章”。这个评价,使我久久不能自安。
     这里涉及到我们研究潮汕文化的目的和态度。我们每每讲“要弘扬潮汕文化的优良传统”,这当然没有错,潮汕文化确实有需要弘扬的问题。长期以来,由于缺乏系统深人的研究,潮汕文化的某些特色,我们自己都讲不清楚,外界所知更少,以致未能在中华文化的大花园里占据应有的一席之地。例如潮瓷,据考证,潮州瓷窑不仅具有干年以上的历史,所产瓷器无论是制作工艺还是烧造水平,均堪称上乘。在其全盛时期,出口批量之大,并不亚于其它各窑,对中华文化在海外的传播起了重要的作用。但由于文献资料,考古资料的缺乏,历代官书和私家著述均少有涉及,导致潮瓷史在中国陶瓷史上的空白状态.海外发现的一些潮瓷精品,往往被人们张冠李戴,说成是石湾或其他地方的产品。又如潮州歌册这一国内罕见的民俗文化珍品,长期以来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尤其受到城乡闺中女子所欢迎。它卷帙浩瀚,初步估计达五六百部,数千万言,而且全部用潮汕方言口语写成,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丰富的社会文化内涵。但至今只有少数潮籍学者有所涉猎,并未引起全国学术界的重视,更有甚者,潮州南澳岛,明清以来曾是活跃于东南沿海的海商与海盗的重要据点。岛上有四个较大的海湾,即深澳、青澳、云澳和隆澳。但由于我们的宣传介绍不 够,国人了解甚少,以致有的专家还把这四个澳说成是四个岛。
     任何一个地区的文化都有它的长处和短处,潮汕文化当然也不例外。汪于嵩先生最近在《请勿难得糊涂》一文中说:“怎样对待自己文化的长外和短处?那就得区别不同的用途和目的:如果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信心,就要多看和多讲自己的长处;如果是为了搞好自己的工作,就要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优势;如果是为了学习,就要承认自己的短处,看到别人的长处。而要做到这一切,首先必须对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能心中有底,不但能定性还要能定量。如果将自己的长处看得和谈得太多,那就不是正当的自信而是盲目的自满;如果将自己的短处也当做长处去加以宣扬和发挥,不是愚昧无知便是自欺欺人.”(《读书》1993年第8期。)因此,要弘扬潮汕文化的优良传统,我们首先要进行全面认真的研究,分清哪些是优良传统,哪些不是;某一文化成果在全国同类成 果中处于哪一个档次;其中又包含有多少负面因素?等等、例如潮瓷能不能与“四大名瓷”比肩,潮绣算不算“四大名绣”?又如,潮人善于经商,世界知名,但外界所谓的“潮州门槛”、“东方犹太人”,其中褒贬,究竟如何;潮商与徽商、晋商相比有哪些异同;潮商对潮人心态的形成有什么影响?再如,潮人心态中勤俭与奢侈、开拓与保守、务实与虚荣所形成的巨大反差,究竟如何解释?等等.都需要我们进行冷静的思考与科学的分析。文化研究不是文化推销,必须十分审慎。
     并且,长短优劣这一类价值判断,大都因、因事、因时、因地而异,没有什么绝对的标准。而科学研究的根本目的是追求真知,探索客观世界的奥秘,尽量揭示事物的真实面目。如果经过艰苦的努力,我们能够出版一批经得起推敲的学术论著,为潮州学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那就完全可以自慰了。至于人们如何评价,如何议论,根本不必放在心上。 
 

作者: 
杜经国
来源: 
《潮学》总第2期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