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地名起源试考

    (一)弃俗从雅类地名
     所谓“弃俗从雅”,此类地名,俯拾皆是,如潮安县“下尾”村,写作“华美”。“华美”两字,在潮汕十分典型,几乎大部分口语叫“下×”或“×下”的地名,潮汕地区不少都写成“华×”或“×华”。“尾”则写成“美”。除“华美”之外,澄海市“下布村”写成“华富村”,“下窖”曾写作“华窖”,“下埔”写作“华埠”,“埔尾”写作“埔美”,“尾埭”写成“美埭”,“埭尾”写作“岱美”,“陇尾”写成“龙美”,“赶尾”写作“冠美”等。
     澄城西南面有“岭亭”,旧名“岭顶”。城东有“山家”村,或称“山坑”,但写作“仙居村”。
     南澳有“霞飞屿”,原名“虾尾屿”,因岛形似虾尾而得名。后用谐音法作“霞飞”。朝霞晚霞,飘然欲飞,何其雅也!
     潮阳市两英镇,初名乌鸦墟。群众视乌鸦为凶鸟,故改称“鹰墟”。因先在溪北设墟,后又在溪南设墟,故合称“两鹰墟”。大概因为鹰字难写,后来又改写为“两英墟”。
     潮阳市和平镇,原名“蚝坪”。因其地在练江下游出海口南岸,盛产牡蛎。潮汕方言叫牡蛎为“蚝”,其地便称“蚝坪”。传说文天祥勤王之师至此,因“蚝”字土俗难懂,建议改为“和平”。群众从之,并沿用至今。
 
     (二)人物事件类地名
     因人物或事件而得名的地名,这里指那些确实有可靠材料可证实的、跟某些人物和历史事件有关系的地名,与下面要谈的第三类历史传说类地名有明显的不同。
     因人得名的最著名的例子当然是“江山从此改姓韩”的“韩江”、“韩山”,还有“昌黎路”、“慕韩里”等等。因韩愈而沾光的还有韩湘子,一座因“廿八梭船廿四洲”而名传古今的桥梁便以他命名叫“湘子桥”。其实韩湘子跟潮汕人没关系,只因他是传说中的八仙之一,也有驱石为羊帮助建桥的民间传说,但我更相信是韩愈被贬潮前写了那首《示侄孙湘》的诗而让韩湘子沾了他的光。
     澄海莲上镇南徽村,今属莲上镇,原有北李、北朱两村。1943年合并,取北李祖宗“南山公”之“南”,北朱祖宗“徽国公”之“徽”合称之为“南徽”。“建阳村”村民多姓陈,旧称“陈厝”,1938年取其始祖建阳公之名而改称“建阳”。
     南澳隆东乡有“红山十六村”。解放初期,东山大队在红山仔建农场,并组织了16位青年妇女到此安营扎寨,称“红山十六姑娘”,后简称此地为“红山十六”。
 
     (三)历史传说类地名
     历史传说类地名指那些与历史传说有关、但又无史志可证实的地名。这些地名的命名起源,不一定很可靠,但通常有方志或口碑记述了传说,故也姑且立为一类考之。
     澄海莲下镇有“槐泽村”,相传宋代已有王姓居住,旧称“上王”。村人都有“王手植之槐于庭,其后代显贵”的传说,故取“槐庭遗泽”之义,于1938年改“上王”为“槐”。
     潮安县凤凰山上有“太子洞”,命名原因跟南澳的“太子楼”一样,因跟南宋末代皇帝有关。不同的是南澳太子楼是真有其事,而凤凰山的“太子洞”只属于传说而已。
     普宁军埠,原名荒埠,相传北宋杨文广平南时曾驻军此地,后遂改名“军埠”。 
 
     (四)土特产类地名
     所谓土特产类地名,即因当地出产的闻名遐迩的土特产(诸如矿产、动物、植物之类)而叫开了名儿。如潮阳棉城、揭西棉湖,都因当地曾遍植木棉树而得名。揭阳榕城,因城中曾有很多老榕树而得名。此外还如:
     潮阳市雷岭镇有茶园村,始建于明泰昌元年(1620),周围遍植油茶树,所以称为“茶园村”。
     潮阳西胪镇,地在棉城西北的榕江岸边,芦苇丛生,故称“西芦”,后改写作“西胪”。
     普宁梅林镇,沿梅林溪南侧呈带状分布,河两岸多植梅树,故河称“梅林河”,地也称“梅林”。
     潮安县有白藤坑村,昔因盛产白藤而得名。
  
     (五)标志性建筑类地名
     所谓标志性建筑,即在当地远近闻名的建筑物,不少地名因这些建筑物而起。最典型的是汕头的“妈屿”,因岛上有“妈宫”(即天后娘娘庙)而得名。此外还如:
     潮阳红场镇,清代名林厝村,1955年为纪念革命苏区,改称苏林村。1986年设镇,称“红场镇”,因境内有红场革命故址而得名。
     潮阳金浦镇有“官路村”。“官路”即“官道”。明清时有官道从村北经过,故名。
     潮阳陈店镇,原名和畅。1911年因普宁桥柱村一陈姓村民在此开小食店,人称“陈店”,地遂店名而改。
     潮阳关埠镇,原名“关前埠”。因“关”而得名。此地明洪武十四年(1381)属直浦都门辟村,村前建门辟关。嘉靖十年(1532),在关前辟地设墟埠,故称“关前埠”,后简称“关埠”。 (节选)

标签: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远东投资信息网
浏览次数: 
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