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庙》带给潮剧的启示

    《葫芦庙》,我前后看了三次创作:第一次是吴峰导演推荐我看的剧本,刚搭起架子,内容芜杂了些,好象老想要把《红楼梦》的本事交代明白,由于想担负的任务太重,愈讲愈讲不明白。等到修改后,搬到舞台上,故事自成体系,不再和《红楼梦》故事绞在一起,利索多了。在表演上又进一步创造,完成了一个以丑角为主的喜剧风格,和以生角为主的正剧风格。由于方展荣和陈学希的不同表演流派,各有所长,给观众带来了不同的艺术享受。剧本也愈来愈精练。无论在城乡演出,都受到了欢迎。《葫芦庙》从创作到演出的成功,给潮剧、以及整个戏曲的发展,带来一些新的启示,值得我们深思。
     第一, 新编戏曲,无论是历史剧,还是现代剧,首先要在立意上下功夫;而立意必须有时代精神。有人认为:这一点现代戏容易做到,历史剧很难做到,这不对。符不符合时代精神,并不是看剧中人物是否说现代话、做现代事,而是要看是否能表现现代进步思想。现代戏也可能宣扬独裁、愚民思想;反之,古装戏也可以表达弘扬正气的意识。我们通常叫做“借古讽今”,几十年来这个词几乎成了贬义词。吴晗的《海瑞罢官》就因此惹祸,引发了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其实,无论历史和文学,研究过去都是为了现在和将来。人民群众认可的古代戏,一定是能符合现代人思想感情的。譬如:《将相和》《宇宙锋》《杨门女将》《柴房会》等等。同是爱情故事,在下层群众中,《天仙配》要比《梁山伯与祝英台》和《陈三五娘》受欢迎,因为它至今还能带给一些穷苦光棍们一个美丽的梦。不了解这一点,老拿那些陈腐的爱情故事,去给现代青年看,戏曲不亡才怪呢。我这里说的是国内市场。海外的潮人看潮剧是为了寻根意识,自然还离不开老剧目。
    那么,现代中国的时代精神是什么呢?我认为最好的概括,就是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思想。核心是想人民大众之所想,急人民大众之所急。就是要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从人民大众的视角看问题,以“三个代表”的标准去判明是非。这话虽然从延安文艺座谈会时就开始讲,但在过去并未能真正实行过。过去多强调戏剧的高台教化作用,总是把党在任何时期的任何政策,都当作是人民大众利益的体现。过去我们许多新编现代剧,甚至就以那个时期的错误政策为基础,“教化”人民大众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人民大众对这样的戏剧反感乃至唾弃,完全是有理由的。
     戏曲的人民性,是它区别于历史上其他文艺形式的最主要特点。在长期黑暗的封建社会里,只有在荒村野台上的戏曲,才能喊出一些人民大众的心声,成为人民愿望的代言人。优秀的传统戏曲剧目,其褒贬扬抑都是以人民大众是非好恶为标准的。在戏曲里,帝王将相往往被放到不忠不义不贤不孝的地位上,被暴露,被谴责,被当作反面教员。冲突起来,人民群众的同情心完全在善良的、弱小的、然而是正义的一方。而且最后一定要表现出邪不压正的情势,最后一定要有痛快的结局。虽然这种结局有时事实上是不可能的,但在道义上一定要胜利。那种执着的复仇心理,实际上是人民群众在封建社会满腔愤懑和仇恨无处发泄的表现。这是传统戏曲留给我们最宝贵的遗产。谁的作品符合这一点,谁就有生命力;反之,就是虚假苍白的。《葫芦庙》的成功,我认为最主要的就是,它始终是以人民大众的视角,去审视、批判贾雨村这个“高干”,升官、腐败、失败的全过程。它不是描写现实的,但观众恐怕没有一个不联想到现实的。这就是“寓教于乐”的效果。
    第二, 演出形式要适应市场的需要。戏曲在城市演出不景气是全国性的(包括台湾的歌仔戏),相比之下,潮剧的演出市场是最好的,它不仅有国内的城乡市场,而且还有海外广阔的潮人市场。潮剧在汕头有富丽堂皇的演出基地,更是令全国的戏曲同行十分羡慕。城市里演出少了,没有过去那种万人空巷看样板戏的景象,本来是正常的。这是文艺市场多样化的结果,也是国家政治生活正常化的表现。文艺本来是一种娱乐活动,过去非要它担负“政治风云晴雨表”的作用不可,文艺工作者也被高高在上地由国家养起来,成为特殊阶层。现在回归到它原有的市场位置上,有人至今还不能适应。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戏曲不是退出了城市剧场,而是由剧场演出转到了电视屏幕上。老戏迷们仍不失时机地在电视上观看演出。面对这种演出形式的变化,它带给我们什么新的要求,不仅电视导演要考虑,我们每个舞台演艺人员都要认真琢磨,才能赶上新的形势。如果仍然与直接面对观众一样演,逐渐会被屏幕所淘汰。
    首先说扮相要符合现代美感。舞台与观众的距离可以掩盖演员自身的年龄和臃肿。在屏幕上却逃不过观众的眼睛。电视可以把任何细节放大。像梅兰芳晚年演《霸王别姬》的形象,现代青年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这就对化装、梳头、贴片子等,提出了改革要求。
    其次是程式的改革。许多古装的电视戏曲放到实景中表演,传统的表演程式一定要与景物统一,但不能伤筋动骨。如果让武将骑上真马,让徐策到真城墙上跑,就是艺术的倒退。戏曲的高明处就在于,要演员没有马能演出马,没有城墙要表现出城墙,这才叫艺术。现代戏所以不招人喜爱,就是缺乏这些优美的程式,打电话要有真电话,骑自行车就真骑上台。在这方面演员的创造空间是无限的。
     舞台上,要落幕换景,电视上要不要保留?
     舞台上,人物要回忆过去,只能是说或唱;电视里却可以闪回画面,那么唱词要不要改? 诸如此类 。
    第三, 要向精品奋斗。戏曲与话剧不同,话剧重叙事,精品往往是全剧,如《雷雨》《茶馆》;戏曲重抒情,精品往往是其中一折,或一个激动人心的唱段。戏曲大戏要流芳百世很难。大多是沉淀出精华所在,所谓的戏核,精练出折子戏,才能经久不衰。潮剧的精品《扫窗会》《柴房会》《桃花搭渡》等,都是大戏中提炼出来的。《苏六娘》与《陈三五娘》式的爱情故事,早已为现代青年所厌倦,但其中的优美唱段仍然广为流传。样板戏《沙家浜》已很少演出,但《智斗》之声,仍时有所闻。《老兵回乡》《葫芦庙》,都应该有这样的成果。
    第四, 潮剧要争夺青少年观众。潮剧的基础是潮州音乐。应该把潮州音乐与潮剧中的基本音乐元素、基本唱段总结出来,持之以恒地予以普及。如同京剧中的西皮、二黄一样,给潮人附上特有的音乐细胞。汕头市教育局周淑曹老师等编写了一套潮汕乡土音乐教材《多采的乡音》,其中就有选自《陈三五娘》的《潮州八景好胜地》、选自《辞郎洲》的《辞郎吟》等。这确实是很好的开端,如果我们潮剧演员能深入到青少年中间,结合这套教材,以优美的歌唱打动他们,将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因为,培养青少年观众,就是开辟潮剧发展的土壤。
    愿潮剧出现更多更好的作品,永葆艺术青春!

作者: 
隗芾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