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以食为美

    美食,是人类生活中一种美的追求。
     美食,是社会生活质量的标志;也是衡量一个国家人民生活水平的标志。
     美食,是人类在与自然斗争中创造性的产物,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世界上的物质财富都是由劳动人民创造的,大概只有美食可以说是劳动者与剥削者共同合作创造的。在阶级不平等的社会里,对食品花样翻新的追求和奢侈的欲望,几乎成了剥削阶级的专利。但是,满足这些欲望,创造新的花样,又只有靠在厨房不断实践的劳动者。他们的劳动本身就是文化的创造。
     文化就是文明,在世界大多数民族语言中是同义,都是指人类的进化程度。人类与动物的最后分野就是用火熟食。熟食也就成了人类美食的转折点。以后的每一点进步,无不与文化的进步相关。
     “民以食为天”,是中国漫长的有阶级历史中的金科玉律。最伟大的统治者也只能以“人人有饭吃”为满足。“美食”二字对广大劳动人民来说只能是一种奢望。就是在成为社会主人翁之后,在我国颇为漫长的“过渡时期”里,人们仍以吃糠咽菜为美德,美食虽然也是人们的普遍追求,但毕竟还是低水平的。“过年能让每一家人都吃上饺子”,曾经是以周恩来为首的政府公仆们的一个奋斗口号。贵为国家元首的毛泽东,曾经嘴里嚼着乡亲们的糠巴巴,流着眼泪拒绝吃肉,表示与民同甘共苦。那个年代,“美食”实在离我们太远了。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美食”逐渐向我们走来了。特别在已经普遍进入“小康”的潮汕大地,我们可以自豪的来探讨美食,追求美食。这本身就是社会前进和文化进步的标志。
     如果把“人”作为一个整体,从哲学的角度来看,“民”不仅“以食为天”,而且还以食“美”。这是整个人类前进的标志。关于人生的意义,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儒家“涯圣”孟子就曾立下格言:“食、色,性也。”直到18世纪以后,新兴的资产阶级才又向前推进了一步,补充了一条:“享受生命的欢乐。”其实,在“生命的欢乐”中,已经包含了“食色”物质的享受,此外还有精神的欢乐。这些本来是适用于一切生物的,惟有人才能主动追求。“饥不择食”这话本身就说明,人是有“择食”倾向的,这就是最原始的美的选择。
     在人类上百万年的进化中,对食物的接受能力几乎没有扩大,仅限于无毒的动植物类,消化能力却迅速在退化。能发展的仅仅是对食物的加工方法和对其作用的开发。所以可以说,美食的追求是绝对的,而美食的标准却是相对的。个人因境遇而异,社会因时代而异。朱元璋在做乞儿时,讨得一碗杂和饭菜而视为美食,当上皇帝后还念念不忘,御膳房以上好的原料仿制了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他却怎么也品不出当年的“美食”味来。北京独爱臭豆腐,云南则以鱼腥草为自豪。你说,这美食到底得以什么为标准?所以,大家得出共识:美食不能以个人之好恶为标准,而要以社会普遍倾向为标准。这个“社会普遍倾向”,又是个无法掌握的东西。如何确定?近年来,许多地方举办“美食节”,就是把专家(社会尊称为“美食家”)与大众的反映结合起来,孰几可得到一个适中的标准来,以期引导社会消费。
     美食节上要评奖,评奖就是引导。在现有经济条件下,美食向哪里引导,不仅是个审美问题,更是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虽然社会普遍认为,美食的主要标准就是色、香、味。但在实际衡量中,专家与大众会各有长处。在色、香、味以外,大众更关心成本,专家则要关注营养。“冒死吃河豚”可能是潇洒的表现,作为专家还是不会轻易向外推介的。人人都知道,过去皇帝吃的“满汉全席”肯定都是美食,但自从向现代市场推出后,至今还少有问津者。老百姓关心的还是“青菜豆腐”的美食。从大众消费出发,逐渐向高档次攀升,应当是当前美食的社会标准。所谓“高档次”,一方面是指原料,一方面是指文化含量。中国传统美食是很注重文化的。

标签: 
作者: 
隗芾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