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隗芾教授

  隗芾教授不是潮汕本地人,却是潮汕文化界公认的研究潮汕文化的有心人,他研究浸淫潮汕文化、海洋文化数十年,对潮汕文化研究涉猎之广、之博,投入感情之深,是很让人感动的。他时常感叹在汕头工作生活几十年,因学校语言环境所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会说潮汕话。但这无妨他对潮汕文化的热爱和真挚情感,他关心汕头发展,以敢于直言出名;他热爱汕头,关心汕头的情感始终令人感动和敬佩。

  隗教授是满族上三旗的正白旗第十代后人,清太祖努尔哈赤后裔。上世纪80年代,因为一次因缘际会,饱含着对潮汕文化的热爱的他,调到汕头大学工作定居。他196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1980年于中山大学戏曲史师训班结业。历任东北文史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吉林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汕头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兼社长,并且兼任多种全国性的学术团体顾问的职务。退休后则任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汕头市城市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市政府政务咨询委员等。

  说起来,我与隗教授相识始于20年前的一次征文活动。当时,刚毕业不久的我正青春年少,在风景区工作,闲来无事喜欢写一些旅游类的小稿件,故与隗教授在不同场合有过数次谋面。有一次,正值农历狗年,风景区举办了一次“狗年看海狗,狗年行大运”的征文活动,而我正好负责此次征文活动的收集工作。让我感到意料不到的是,隗教授不顾高龄和腿脚不方便,多次和助手到风景区踏勘和采风,有时单位派我去陪伴接待,由此与他熟络起来。他说潮汕文化底蕴深厚,是中原文化的“冰箱”。敦促我多写一些潮汕文化、人物、历史类的文章,其后他写了一篇有关保护石海狗石的文章,并不顾跋涉,把誊写工整的文稿送到我手中。隗教授治学严谨的精神,做事认真负责的态度,让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晚辈感动钦佩不已。他十分关心汕头的旅游业发展,对石风景区的建设尤为关注,一有机会就为风景区的建设呼吁和建言献策。多年来,他一直为石风景区未能建设成为汕头的鼓浪屿而遗憾不已,他经常向外地朋友宣传石风景区的丰富旅游资源和名胜古迹,他多次赴英国驻石原领事馆踏勘和拍照,呼吁将领事馆旧址归还风景区管理,开辟为旅游文化景点。隗教授为人豪爽幽默,曾因为多次到石英国领事馆拍照,被门房人员误认为有所企图而赶走,以后每当他说起此事时都会呵呵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从这件小事我们可以看出隗教授对汕头旅游历史文化保护的热爱。记得前年在一次市委主要领导和各界民主人士征求意见座谈会上,隗教授在会上再次为汕头的城市规划和旅游业发展,石风景区的建设出谋献策,提出要加强改善风景区的公共交通条件,并逐步迁出风景区所在的众多单位,实施近中远期规划,甚至超前地提出借助华侨试验区新区规划建设的契机,把有关单位迁移至新区,隗教授的建议虽然有些因实际情况而难以实施,但他对汕头的规划建设和旅游业发展有拳拳热爱之心。

  我到新单位工作后,仍不时向他请教有关潮汕文史知识,每次他都是诚恳无私地为我这后辈指导点拨,让我受益匪浅。去年10月初,我因为抽调到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筹备组,为了解历史上以色列犹太人在汕头的历史情况,我打电话向隗教授请教有关这方面的史料知识。隗教授思索片刻后,在电话里向我认真作了答复。他说,目前在汕头真正研究以色列犹太人历史的学者为数不多,这方面保存的历史资料也很少,他也想准备在这方面做一些研究,并说近期准备自费到福建泉州收集有关史料。他说以色列国科技发达,犹太民族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犹太人特别重视感情和道义,是值得交往的民族。二战时因为得到中国人的庇护,感激至今,对中国是友好的。其后不久,他到泉州等地采集史料,并发表了两篇研究深刻的大作。

  与隗教授最近的一次见面交谈是在去年11月25日。那天下午,市旅游局组织的旅游征文活动在市区花园宾馆举行颁奖座谈会,我因为侥幸荣获二等奖而受邀出席,隗教授则是作为专家学者在会上发言。在会上,隗教授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为我市旅游业的发展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他把随身携带的小公园旧城区的地图展示出来说,小公园旧城区是汕头的灵魂和根,重新规划改造具有重要意义,建议从基础性工作做起,从市档案馆和城建档案馆了解相关房产档案,把小公园片区打造成东方小巴黎和具有自身特色的旅游景点,在会上他再次发出大家共同研究犹太人历史和保护建设石风景区的呼吁。趁着会议间隙,我和隗教授在酒店大厅作了一次短暂的交谈,向他了解一下有关犹太人的知识。其时他侃侃而谈,精神矍铄,想不到相隔不到两个多月,教授竟然骑鹤仙逝,令人悲痛不已。

  隗教授著作等身,多年来著书立说,持续研究潮汕文化和海洋文化。他从一个外地学者的角度研究潮汕的各方面问题,写下了诸如《中国海洋文化与潮汕》、《潮汕诸神崇拜》、《潮人与市场》、《潮汕四十怪》、《潮人与神》、《潮人与海》、《潮汕导游》等潮学论著。晚年因患严重眼疾,经常需要依靠放大镜进行创作,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但他却始终如一地大量创作。他十分重视中国传统文化和家庭好家风的传承发扬,多次参加“潮汕好家风”论坛讲座,发表的《潮人好家风探源》一文,客观地概括了潮人普遍具有的好家风。他说:“家风,是社会风气的基础,是蕴育社会正能量的细胞。一个群体的家风,则是形成群体特色的文化氛围,是自立于社会的鲜明标识。在潮人家风中有许多优秀的传统,正是培植现代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础,应该予以弘扬。”

  隗教授的治学精神和人格魅力,正如他家大门上贴的那幅对联:“伏枥嘶风千里志,巡天揽月一轮心”。谨以此文深切追忆隗教授。

标签: 
作者: 
黄浩瀚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3.06)
浏览次数: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