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80年代初,我还在汕头教育学院院长任上,曾经邀请中山大学黄家教教授来校讲学。交谈之间,他言及他的父亲黄际遇先生的学术与人品。还谈到家中藏有父亲的数十册日记,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准备广泛征集潮人文献,设置“潮汕文化名人档案库”,我们便想到了《黄际遇日记》。

    和许多潮汕人一样,认识林伦伦教授是从《新编潮州音字典》开始的。那本巴掌大的字典从1995年至今一版再版,累计印数已达20多万册,买字典的主要还是潮汕人,在潮汕地区可以说几户人家就拥有这么一本工具书。作为一名语言学家,特别是潮语权威专家,林伦伦的知名度不言而喻。

    饶宗颐学识的广博与专精令许多学者惊叹,按著名学者钱仲联的说法是:“近乎异人”

    泰国是华人移民麇居最多的国家;在这些移民中,尤以潮人占绝大多数。饶宗颐教授作为潮籍最杰出的学者,在其文化实践中,很早就与泰华社会结下了不解之缘。2005年1月饶宗颐教授在一次接见泰国来访乡亲时说道:“我今天能取得这么一点小成就,泰国好友、同乡的支持,占个百分之三十。”姑不论这句话是否为客气话,但对泰国乡亲的感情显然溢于言表。
 

     近日,《天下潮商》记者到韩山师范学院独家专访了林伦伦院长,与他进行了深入的访谈。当话题转到关于潮商文化建设上来时,林院长真诚地对记者说:“潮人中队伍最大,做得最成功的就是商人这个群体。《天下潮商》报道研究的就是潮商这个群体,这对潮汕文化研究提供非常好的素材和参考,你们做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冒着淅淅沥沥的细雨,我们沿着香港大学陡峭的梯级到达饶宗颐学术馆。拾级而上的过程恰好与我们拜访饶宗颐先生的心路合拍:晚生后辈如我们,正是满怀虔敬,去与位于高处的饶宗颐先生对话。在我们看来,饶宗颐先生这位国学大师、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也正是需要攀登方能到达的高山——
 

    薪火相传,是学术传统生生不息的源泉。马来西亚苏庆华教授在海外潮人研究方面,特别是在马来西亚潮人民间宗教研究上的杰出成就,与其先后亲炙三位国际著名学者所受的学术影响密切相关。
 

    对于20世纪50年代之后落地生根的海外华人的国家认同与文化认同的调谐,泰国潮籍侨领郑午楼先生曾形象地比喻为出嫁的女儿,“居留国就像她一生所寄托的夫家,而祖国就是她的娘家”。出生于新加坡、祖籍中国广东澄海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志贤教授,即出于文化寻根与国家认同的理念,处理学术工作与社会生活中的家乡、侨团、居留国的互动关系。 

    林老师曾经在1996年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他的老师、澄海籍的著名语言学家黄家教和李新魁等先生,篇名叫做《乐为家乡著文章》。10多年过去了,如今林老师也成果斐然、桃李芳菲。我们作为学生的,写点介绍他的文章,觉得沿用林老师的旧题不但能概括林老师的主要成就和精神,也有“长江后浪推前浪”,“家乡代有才人出”的意思。

页面

订阅 RSS - 研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