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图:郑鹏

  东西有东西,雨水无雨水,马上上马。

  开篇有点无厘头。赶紧交代个背景:雨水时节,天旱无雨,工地东西两头物资已备好,可抢抓时机开工。

  一个小镇有着怎样的市井民风?想要近距离感知,起个早,踩上单车慢慢骑行,看看早市交易,就能感受到小镇接地气的生活风貌。

  棉湖,养育我长大的家乡,小镇的早市,深深地烙在我的印记中。

  我认识一对兄弟,大哥名“C一”,小弟名“C泽”,用潮州话喊大哥,熟悉的人都叫他“C乙”,不熟悉的常叫他“C泽”,与小弟混为一谈了。混淆的原因是,“一”字有“乙”“泽”两个读音,使用时未加区别、精准选择。

浪青

鸟饼

  潮汕方言中有不少“无字可写”的音节,不是现在才发现的,张世珍先生在编著《潮声十五音》字典时就慨叹:“至有空音,或有音而未识其字,又或有音有字而录之未备者,皆留以待。”这段文字见于该书前言,时间是光绪三十三年(1907),是该书正式出版时间民国二年(1913)的6年前,说明正是他在编著时的苦恼和遗憾。

  近些年,高学历、学位的人多起来。硕士、博士常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种更高端的人才——博士后也经常碰到或听到了。这里想讨论的问题是,“博士后”的“后”字潮州话怎么读?我听到的,鲜有读作“欧6”,前后的“后”。基本上是读作“户”,皇后的“后”。皇后嘛,稀缺、高品位,博士后不读作“户”,似乎太土,太没文化了。

1978年9月在广州演出《辞郎洲》(林舜卿饰陈璧娘)。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