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写到“食酒”、“嗗薰”和其他一些吃、喝的动词。吃吃喝喝一不小心,有时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反应。例如,吃饭时因说话、发笑等被呛到而咳嗽,潮汕话叫做“错喉”。

  水鸡在潮汕方言中特指大青蛙,老水鸡又称老蛤,尤言其老。“老水鸡倒头旋”,喻精明老练而出其不意,正反语义皆可取,聪明机智或老奸巨猾。

  在《先卵面,后卵险》一文中,我们谈及“卵”字指蛋类时读[neng6](郎6),“卵”字在中古音中属于“山”摄合口字,这类字大多数文读韵母是[uang](汪),如“宽端关惯宣传饭”

  清末,随着西医西药的传入,潮汕地区才逐渐有助产士施行新法为孕妇接生,但潮汕大部分城乡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仍然依靠接生婆沿袭着旧法接生。

  “脸皮”,根据《现代汉语小词典》的释义,是指羞耻的心理,容易害羞叫脸皮薄,不容易害羞叫脸皮厚。

  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估计这是主持家务的女同胞编出来的。

  姓氏是人类文化中标志人群血缘系统的“遗传”性符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与生俱来的姓氏。一个人在生姓什么,去世之后仍然是这个姓,丝毫不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在潮汕很多地区都存在生死异姓的奇特现象。

  生张死李

  在传统社会的潮汕人看来,后代不识字尚且能够生存,不会做人则不行,因而家庭教育的重点是德育,是教子女如何做人,而且这种教育是终身的。

  “天上天公,地下母舅王”。闽南一带有这样的风俗,凡有婚丧喜庆摆宴席,要尊舅父为首席,俗话叫“母舅坐大位”。那么 “母舅坐大位”是怎么来的呢?民间众说不一。

  “奴”字,估计很多人都不喜欢,因为这个字代表着奴役,比如封建社会的用词“奴才”,到了现代还演绎出一个新词:房奴。沦为房奴,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感慨,很多人对“奴”字退避三舍。不过,在潮汕口语之中,“奴”,却是一个非常亲切的字眼,他是长辈对孩子慈祥、疼爱的称呼。比如,“阿奴去学校了。”“恁奴还未返来啊?”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