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承认桃花确实有些过分能干,但谁也不会否认她的可爱吧,谁能抵挡这样一个总能给大家解围的伶俐丫头呢?

  但,桃花的“过分”仍是在可接纳范围的。她为什么不像益春那么规矩,因为苏家呀,苏家跟黄家可是很不相同。

  传统潮剧 《告亲夫》,一出难得的好戏,源自旧本《戒自由》,1956年由三正顺潮剧团首演。

  潮汕方言的有些高频率常用词,也是其本字经常写错的高频词,像明明白白、与粤语客家话很接近的“家己人”,就常常被写作“胶己人”或更无厘头的“交己人”。“鼠麯粿”被写作“鼠壳粿”,“莲(艹+骹)”被写作“莲厚”,“菠薐”被写成“飞龙”等等。潮汕人说“老爷保护”中的“保护”,最常见的写法是“保贺”“保号”等。

  “扇头打人意思孬”这句俗语的典故目前笔者收集到两个版本。

  1929年由丘玉麟老师收集、编纂的《潮州歌谣集》中,收有《保贺阿兄年冬好》二阕、其(一)文如下:

  水仙花,茉莉枝,细妹掼饭到田边。

《锦香亭》之锦香亭前重欢聚

惠来县潮剧演艺中心正在排练《南山八女》。通讯员 摄

  从前,有个不孝媳妇,野蛮泼辣,丈夫常年在外工作,便经常虐待婆婆。婆婆吃不饱,穿不暖;而她吃得好,穿得好,成天待在赌场,把丈夫在外辛辛苦苦赚来的生活费输了个精光。眼见丈夫就要回家,媳妇怕婆婆把自己的事儿抖搂出来,暗暗滋生歹意。可是,要明目张胆地将婆婆残害,又怕遭人报官,所以她决定杀人于无形!

  通常,普通话老百姓拜老爷拜神佛“说话”(祈祷)时,或者新年说祝福语时,都会祝愿对方“生理大趁”(生意大赚,就是发财的意思)。这个词说起来容易,要搞清楚其词义、本字却得费一番功夫。

  潮州卤菜是潮州菜代表系列之一,因此,在潮州城乡中,卤菜馆随处可见。我们村有一家卤菜馆,这家卤菜馆不在公路旁,也不在村中心,而是设立在韩江边的东津大堤上,这真是个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地盘。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