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我们写了20几条关于“脚”与“手”构成的词语。但事实上,“脚”不是[ka1]这个读音的本字,其本字是“骹”。潮音以“脚” 读[ka1] ,是张冠李戴的训读音。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普通话用‘手’和‘脚’的构成的词语都是‘手’字在前、‘脚’字在后;而潮汕话则反之,都是‘脚’字在前、‘手’字在后?”

  张铿秀才是清代粤东潮阳县四大富豪之一张勋的孙子。此人才思敏捷,妙语连珠,所作的对联妙趣横生,意味深长,给人以启迪。

箶在潮汕家庭中的用途极为广泛,常被用来盛放红桃粿.  通讯员 摄

古装头

  潮汕地区农村,旧时的露天茅坑叫“东司”,也叫“东司头”。不少人认为 “东司”是个很土很粗俗的词语,不知道怎么写,其实“东司”也是个古语词,宋代已有用例。

  潮州话有一个流行极广、颇具幽默感的熟语——从暹罗诐到猪槽。意谓话题甚广,滔滔不绝。今天就从它切入谈潮州话里的潮州文化。不过,我想换个顺序:从猪槽到暹罗。也许这样更合乎常人的思维习惯:由近及远,自源到流。

  丰子恺先生在《缘缘堂随笔·随感十三则》之第七则中说:“有一回我画一个人牵两只羊,画了两根绳子。有一位先生教我:‘绳子只要画一根。牵了一只羊,后面的都会跟来。’”丰先生后来留心观察,发现果然如此:“前头牵了一只羊走,后面数十只羊都会跟去。无论走向屠场,没有一只羊肯离群而另觅生路的。”再后来,他发现鸭子也如此:

  在潮汕各地乡村,逢年过节“闹热”时,都必须拜祖宗、敬神祇,各种祭品也由此而生。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