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农村演戏,昔年没有戏院,戏场都是广场,地点大多在神庙外广场,或者是在大祠堂外广场,临时搭起戏台,演后拆除。戏台的台板从地面算起有成人肩膀上那么高,台顶用若干大油布盖紧,并延伸遮到台前两丈宽,台下前面是男观众站看的地方,男人拥挤着看戏,最前的人双手要顶住戏台板,后面的人双手按住前面一人的肩膀,成为一排排的人龙,俗称为“托棚头”。如果太拥挤而人流涌动,也像波浪一般起伏。

    潮剧也称潮音戏,新中国成立之前,每班各取一个班名。如老正顺兴班、老源正兴班、老三正顺兴班、老怡梨香班、老玉梨香班等。经营者为豪绅大族,清末普宁方氏一族便缴戏一百多班,风流及于邻邑,故揭阳经营戏班也不少。
    潮剧班社旧时皆为豪绅巨贾所经营,但其组织分工极为细密,大体可分为职员、乐工、演员三部份。其职务分配有条不紊,班规严如律法,名称富有地方色彩。职员分为:

    旧俗于新房建成后,必祀拜土地神,称为谢土。祀毕,请道士(师公)先在堂屋内外张贴印有魁星踢斗图样的灵符。入晚,道士头(主持者)画花脸,戴红巾,着红甲(红背心),穿红裤,扎红绸,一手执钢叉,一手持酒瓶上场。

    南澳的元宵节,凡供有神像的庙宇,供桌上都陈列着猪头、大、五牲、糖狮、糖塔、生柑、香蕉、烟酒等物。借神物者,明年要加贴一些东西或加倍偿还。但为求神庇佑,人们还是乐意。

    浸田和晒田是保证早稻、晚稻丰收的有效措施。
    浸田,指的是早稻收割后,要立刻犁地放水浸沤。这样做有很多好处:一、及时犁地浸田,可使田土在日晒水沤之下,很快腐烂,增强肥力;二、由于日晒水沤,杂草便被沤烂,减少杂草的繁衍;三、保持水份,田水不易干涸;四、增加地土热量;五、减少病虫害。

    清代潮汕只有私塾,儿童入学要拜孔子爷。孔子爷是一幅孔子画像(站像),挂在壁上,下设供桌。儿童入学时要穿红皮木屐,由家长带去私塾,拜见老师,并拜孔子像。供品是一种由白糖制成的多孔糖食,名叫“糖葱”,是象征甜而通的意思。有一首潮歌说明入学拜孔子吃糖葱的风俗:
    “头日糖葱甜,二日竹篦连(挨老师用戒尺打),

    潮汕平原,每个村庄都有池塘。池塘常在村前、村旁,每个几亩宽至十几亩宽不等。这些池塘不仅与村庄风水讲究有关,也是村人妇女洗衣、男人及孩子夏天洗澡所不可少的。这些池塘都是由投标人养鱼,所养的鱼,除野生的之外,购鱼苗养殖的一般都是下面几种:鳙鱼、草鱼、鳞鱼、乌鱼、鲮箭鱼、赤鱼和鲤鱼。村外作田园灌溉用的小池塘及昔年崩堤遗留下来的较大池潭养的鱼也是这几种。

    地理风水,指的是地势山川水陆气流等自然现象与人的吉凶关系。在我国,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官府与民间就有所讲究了,以后逐步形成一门学问。无论创建村庄、庙宇、祠堂、住宅以至坟墓,都要讲究其所处地势的来龙去脉及气流风势,选其美而避其恶,以求安宁吉利。在潮汕民间,也不例外,长期继承这一传统习俗。

    潮汕民间,每逢建设房屋,必先在屋基上用几块灰砖或几块瓦片搭一个简陋神座,用一段青竹夹上三页纸镪竖插其间以奉拜,.谓奉“伯爷”。所奉“伯爷”直至房屋建成举行“谢土”仪式后,才将其撤去。另外,在各乡里的村头路口,也另有一小座“伯爷庙”。

    19世纪,汕头成为商埠之后,商业很快便繁荣起来,成为粤东的货物采购中心。可惜,当年的交通并不方便。各县的货物,有水运的,便通过货轮运载回去,如澄海的东陇和潮州城。有些地方,如澄海城,距汕头埠只有十多公里,却隔着新津河和外砂河。在汕樟公路建成之前,以至建成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汕头与澄海之间的零散货物往来,只能靠挑夫用人力挑。汕头及澄城均有这种托运站。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