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语有"浪裂"一词,听起来似乎有点鄙俗,其实是个古语词的引申,问题是这个词的本字应该怎么写?
    有专家调查,澄海程岗村,古时也是俚人村寨。时俚人有二支,一为山俚,一为浪俚。浪俚以打鱼为生,"性格大方,慷慨重义"。"浪俚"后音转为"浪裂",引申为潮语的"非常""了不得"等义,但没能看到说者的考证。

    按潮汕方言的习惯用法,"做戏"就是演戏,所谓"老老做戏"就是指有丰富经验的老演员,是变换主语的口语化说法。   

    潮汕口语叫指甲为"妆甲"。一般人不加细察,都以为这是指甲在口语的异读或变音,其实不然。   

    普通话的母猪、母鸡、虾苗、棉被……在潮语常调换词序表达,即猪母、鸡母、苗虾、被棉……普通话的"客人"潮语则谓之"人客"。总之,运用换序修辞格表达,是潮语表达的特有形式。 "客"有四义。

    一个字(即一个音节)声音的高低、升降、曲直、长短的变化,就叫做这个字的声调。这古今都一样。如"竹"字,古代汉语语音读为"张六切,入声",现代汉语普通话读为"zhu",是阳平声,潮汕方言读为 "多英(4)",是上入声,这就是声调。可是,古代汉语,普通语和潮汕方言的声调却不同,这是为什么?  

    

    二弦。潮州弦诗乐的领奏乐器,在潮剧伴奏中称为头弦,执掌头弦的人称为头手。潮州二弦的形成约有200多年历史,由古代拉弦乐器奚琴演变,经过大广弦,竹弦,"投"(剑麻根)弦,最终在梆子腔剧种影响下形成。潮州二弦为高音乐器,定弦为F调5 1,常用音域在5----2之间。其结构有弦筒、弦杆和弦轸,均用乌木制成。

    谁都知道,潮州音乐最难表现的是"活五调",林毛根老师却以一曲古筝《柳青娘》尽展"活五调"的神韵,而赢得海内外音乐界的赞誉。今年7月,国际古筝大会六大门派"掌门"在香港与广州汇演时,他的潮州古筝演奏,倾倒了香江及羊城观众,再次让潮州音乐饮誉艺坛。值此音乐盛会之际,记者采访了74岁高龄的林老。

    潮州音乐中管弦乐类传统器乐曲。弦诗乐取名于雅乐。《墨子·公孟》中就有"诵诗三百,弦诗三百"的记载。明清两代尚有《笙诗乐谱》、《筝诗谱》、《锣鼓诗》等乐谱称谓。其演奏形式,以板击节,二弦领奏,伴以椰胡、小三弦、小笛(品仔)、竹弦等。20世纪30年代以后,增加扬琴、二胡、中胡、低胡等。演奏组合可大可小,小者三五人,大者几十人,常见的为近10人。

    在佛教寺院中,做课诵、普度、祭祀和七斋丧事时都要用梵呗唱诵。梵呗唱诵使得诵经时既易记又易懂,又不致单调枯燥。并有能随着节奏和旋律达到心寂人定的功效。佛教梵呗传人潮州后,在长期的发展变化中,逐渐演变为一种特殊的音乐形式--潮州庙堂音乐。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