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潮剧班社的祭祀活动,有“食九皇斋”者。每年旧历九月初一至至初九这九天,戏班必一律斋戒吃素。童伶们除在台上演戏不算,都散发披素衣。若有人误会荤腥或骂人,打破食具器皿,便是违反禁忌,要被罚至神前叩首忏悔,求神宽恕。这九天里,潮州城梨园公所里供设祭坛,祭拜九皇神和斗姥天尊。祭祀仪式很特异:用一个谷斗装满米,中插一根小木柱。

    揭阳风俗,女儿出嫁之后,娘家须择一吉日良辰,或乘乡里游神赛会演戏等时机,备酒席邀请新女婿过府赴宴坐首席,谓之食红桌。以后岳家有丧事,女婿方能前往奔丧,吃“白事桌”。若新女婿未食过红事桌,而遇岳家出了丧事,则当行应急措施,先办“红桌”然后方可参予吊丧。红桌菜式上大多放上一朵用瓜果雕成的红花,且必有全鸡、全鱼、“头甜”、“尾甜”四品菜式,加上各色菜式凑成12或16道菜式。

    抗日战争之前,潮汕的公路很少,三十年代初期才建起从潮安城至汕头的护堤公路,行驶汽车,运载人货。沿途老百姓称汽车为“锣哩”(外来语音译),乘汽车称为“搭锣哩”。当时的汽车以木炭为燃料,在车厢前头的一侧装上一个圆筒形的铁柜装木炭燃烧推动车头机件运行。汽车的来往不仅给沿途老百姓的人货运输起了较方便的作用,对风俗也有所影响。比如作客或婚娶,可乘汽车而省去坐轿,也因而省去坐轿的一些礼俗。

    神偶在庙里是善男信女所尊敬供奉的,不敢随便摸触,但有一些村庄,在游神赛会祭拜之后,就来一次抛或拖神偶的热烈活动,由村里身强力壮的青年,将缚紧在神轿神椅上的木制神偶,从这边抛过那边,那边的人接后又抛来这边,不管接得住或接不住,都要在广场上抛来抛去,或者是抬着急跑,把神轿、神椅弄折断了,神偶的脚手头也弄破了,大家也气喘呼呼。神偶抬回庙后就重新整理,修好全身,再作常年供奉。

    轻便车是一种有轨滑车,用于客运。地十年代至三十的代间,汕头市有两条轻便车路,一条较长,叫汕樟路,从中山路的同益市场门口对面华坞路通往澄海的樟林乡;一条较短,从磊口通往潮阳后溪。这两条轻便车路都于1939年初夏汕头失陷前夕拆除。轻便车路似火车的铁路,有铁轨和枕木,像条小铁路。

    潮汕人素来爱饮工夫茶,工夫茶里面有丰富的茶文休。而拳馆(也称武术馆)里的工夫茶,却有其传统独特的茶规。

    潮俗妇女产育后12天内对产妇及婴儿有严格的保护措施和禁忌。除祷拜天地祖宗神明祈求保佑外,产妇要包扎头巾,穿足衣服,裹紧身躯,不出门露脸、不劳作、不沐浴,有的要吃素,有的则不讲究素食,要饮姜酒、炖母鸡等补养食物和鲜鱼、木瓜等能增奶汁的食物,对婴儿也严加防护。婴儿出生后数天,脐带口未愈合,容易受细菌和病毒感染,故产房戒绝外人和禽畜进入,而且垂帘闭窗,以防风寒“邪煞”。

    俗话说:“树大分杈,子大分家。”由此可见,在以前漫长的时代里,“分家”是常见的现象。  
     潮汕民间兄弟的“分家”风俗,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这主要表现在下面三点:
    一、分家的主持人“中人”(或叫“公亲”)。

    此风俗在潮汕农村广泛流行。潮汕的老百姓历来很赏识戏曲演员的演戏才能,故有“做戏状元才”的民谚。戏班在乡下演出,每当开饭,不时有村妇前来索讨一点“戏饭”,拿回家给在学的儿童吃,其意为让儿童吃了戏饭,就会像演员一样聪慧,把书念好。

    普宁旧俗婚嫁,多论门风相对,嫁娶礼仪贫富有别,繁简殊异。通常程序有:
    合婚 
     凡求婚者一般托媒说合,也有由亲戚朋友介绍的。媒人取女方生辰庚帖送到男方,男方便将议婚男女双方生辰请星家合婚,经推算后认为双方生肖不会“相冲”,即把庚帖陈于“灶神”前,俟三天内家庭各事无损,便可认为吉祥可相合,否则将女方庚帖送回。
    开聘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