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个题目,你可能觉得有点怪,月,尤其是中秋月,不是很美丽很美好么,是教人思亲令人怀远的啊,古来多少诗人对她倾注了无限深情和寄望:“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呀,要说多美有多美,为什么不看,而且是40载不看?

  小时候,家里开饭时用来舀粥的勺子,有的是用木头雕凿的,有的是用铝合金材料做的,潮州话叫做dang7si5。这个读音,在我心中的概念是“重匙”,因而纳闷:这勺子也不重啊,怎么有这个名字?

  潮州方言里有一个很土很俗的词汇,似乎只存在于口语中,勉强转换成文字或可写作“秤採”。

  西哲说过:“戏剧就像衣服,也有个样式。”中国戏剧有正剧、悲剧和喜剧之分。喜剧中,丑角是一个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行当,在笑声和娱乐中,给人以思索和有趣的回味,它比单纯道貌岸然的说教要好得多。

  中国戏剧的丑角有何起源呢?

《柴房会》剧照,李有存饰李老三、林玩贞饰莫二娘

  谚语内涵:

  作为汕头文化艺术学校的学生,传承潮剧、潮州音乐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脾气,潮汕话叫“心性”,谓人急性子,容易动怒为“猴囝心性”。近代汉语文学作品中有用例,多指人的性格、脾气,与潮汕话很接近,《警世通言·蒋淑真刎颈鸳鸯会》:“却这女儿心性有些跷蹊。”《醒世恒言·金海陵纵欲亡身》:“海陵道:”夫人心性何如?‘女待诏道:“夫人端谨严厉,言笑不苟’。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