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澄海人,澄海话里最主要的语音特点是没有闭口韵尾[-m]/[-b](入声),用潮汕话说就是“呾话无合[hab8]嘴”。

  在老一辈潮汕人中,有时可见到一位五大三粗、身材魁梧的大叔,却被人称为“娘仔伯”或“姿娘叔”“妹仔叔”,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因为,自古以来,男人与女人的名字,就在字音与字义的选择上形成了明显的差别。这些差别,当然首要的是由于男女在社会上长期处于显著不同的地位而造成的,也包含了男女个性的特点、生活习性的差异在内。

  “客人”叫“人客”,自古有,唐白居易在《池上即事》中吟:“家酝瓶空人客绝,今宵争奈月明何。”南宋陆游在《幽栖》中唱:“幽栖少人客,积病得衰残。

大洋番薯粉糯、香甜,深受食客喜欢。

  潮州民间,流传着明朝皇姑的故事。这个故事与历史人物黄锦有着密切的联系。传说明崇祯年间,正当黄锦官运亨通,拜相有望之时,家丁来京向黄锦禀报其母已丧。按明制黄锦须回乡奔丧,守孝三年,方能回朝做官。黄锦既想回家守孝,又想候拜相后方上奏皇上,左思右想,难以决断,得了心病,遂称病在家。

  年少时,在农村听老人聊天,几位没文化的长辈时常夹杂些奇怪的词语,如说:只撮薄壳过“参妻”;“格式”物件着落工正有好收成。读了几年书的我,总觉得这些词语太土了,根本无法写成文字。

  爿,是字书部首之一。《说文·木部》:“牀(床),从木,爿声。”《五经文字·爿部》曰:“爿,音墙。”即读为qiáng,指剖木为二,左半为爿,右半为片。这从“鼎”字的构成可得到充分的证明。鼎是古代炊器,多由青铜或陶土制成,但字不从“金”部、“土”部,正如《九经字样》“鼎”字注所言:“下象析木以炊。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