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老百姓,自古以来信奉的神很多,村村都有神庙,尤其是平原较大的村庄和市镇,神庙就更多了。神庙中供奉的神偶,大多是木头雕刻,大的比人体还要大,漆上金彩,小的只有一两尺甚至只有几寸高,脸手和衣着都是油漆的。神庙,潮俗统称为“老爷宫”。大的有厅殿天井,天井两边还有“龙虎”壁塑,檐角一庙脊还有各种图案塑刻或嵌瓷龙凤或鲤鱼、人物、戏出等等装饰。小庙只有小屋宽,中有神龛供桌。

    从前,在普宁、揭西等客家地区,有不少“等郎妹”。这就是有的人家,为尚未出生的男孩找一个童养媳。这样,有的人家,一胎又一胎,一年又一年地等下去,一直等到生下男孩,那生下来的男孩,便算是她等到的丈夫。这就是“等郎妹”名称的来历。“等郎妹”十分凄凉,有民谣为证:  等郎妹唱:
    十八娇娇三岁郎,
    抱郎喂饭又喂汤,

    潮汕平原自唐宋至清代,村庄越来越多。村庄的建立,多由于祖先移民定居,出祖开基形成的。所谓“出祖”,就是兄弟多人,分出一两人到别处另建家园,绵衍子孙,以至创立新的宗族庄寨,所以“出祖”也叫“创祖”。出祖的人,往往是由风水先生所建议,认为祖墓对那一房头有利,那一房头不利,不利者应出外地另建家园才吉利。并提出出发日期与方向。地点无定,常是说遇到某种情况,就可以在那里定居的预测。

    祭公婆神是流行于潮汕地区的一种独特的祀奉民俗。公婆神(潮阳县称床脚婆,揭阳县称公婆母)的由来,澄海民间却有这样的传说:“从前有一妇人,丈夫经常外出谋生,她竟在家与人通奸。一次被她丈夫回家撞见,怒不可遏,把她和奸夫双双杀死,怕被人发觉,便把尸体埋于眠床下土中。那知死者阴魂不散,在家中作祟,把他续娶的妻子所生的几个孩子都弄死了。后来,丈夫只得设立死者的神位,虔诚拜祭以续前愆。

    在粤东山区,可供人们吃的野果主要是桃金娘。它的学名为都稔子,土名很多,称山稔子、当泥、矮脚乳。每到农历七月,满山遍野的桃金娘果子成熟了,累累的紫黑色果实挂满枝头。这时牧童和樵夫一到山上就摘这果子吃。有的农民还专门到山上去摘了整箩果子,然后担到墟镇上去卖。所以有很多城镇居民都能吃到这种野果。这种野果能使人开胃进食、消风散气,但吃多了要发生便秘.(金子)

    婴儿一声“哇哇”坠地时,接生员给剪脐带后,即封上药(脐)包,护住肚脐,到了满月,揭去脐包,裹上肚兜,这是潮人旧俗。

    水布和功夫茶是潮汕的二大土特产。据旅外潮人说,那里有潮汕人,那里就有功夫茶和水布。

    农历三月十九日,各村各户的妇女们,在烈日炎炎之下,摆方桌、供品、面条、青果等,焚香祭拜日头,叫太阳公生。据说明末清初,战乱频繁,天灾人祸迭至,官兵苛政,欺压百姓,奸淫掳掠,民不聊生。百姓为祈家人平安,寄托祖先保佑,期望能扫除孽瘴,逢凶化吉,庇护子孙安居乐业,遂定于农历三月十九日为祭祖日,各户各备办品鱼肉,钱纸供品,在家祭拜祈福。

    潮汕丧事礼俗,其中一项就是报地头。由村中长者持白灯笼,带领死者男性子孙穿孝服到地头神庙报死。死者长子手扶木盘,盘中放着死者的年庚帖,对着神像报告说:“生从地头来,死从地头去,时辰念给老爷知”接着念出死者生卒年月日辰,享寿多少岁。庙祝依所报享寿数敲钟,一岁一响,每敲一响,长子抽出麻丝一条,凑成一束,系于神座,并送香油钱与庙祝。长者将死者年庚贴焚化后,领死者子孙绕道回门。

    潮州歌册又名府城歌、七字歌,是潮汕妇女最普遍最经常的一种曲艺文娱形式。它是潮语音韵,基本句式为七言,每四句为一韵组,内容多为戏剧故事、历史演义或民间传说改编,它与潮剧有密切关系,很多潮剧的传统戏出,多有改编为潮州歌册,易唱易听。潮人妇女常在晚上或白天闲暇时,在房里或厅上,或“妇女间”(亲邻妇女常在一起闲聊、休息的房屋)唱听潮州歌册,由一人提着本子视唱,其他的人聆听。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