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介于潮汕及客家地区之间,俗称“半山客”。尽管海陆主人自称“福佬人”,但由于地缘的关系,不少礼仪习俗与潮汕不大不同。最奇特的是,海陆丰人的婚事办得像丧事一般。
   海陆生女儿出嫁,同寅姐妹都来作伴,唱了三夜哭嫁歌。临嫁前夕,母亲嫂子等女眷也加入哭嫁的行列。上花轿(上车)时,一家人哭哭啼啼,号啕如送丧。而新娘的打扮,却是一身白衣白裙。手持雨伞,俨若孝妇样子。

    在潮阳,农历正月初一为新年。过新年,分为辞年(辞旧岁)、新年(过新年)、年过(年径开)三段。
    (一)辞年——除夕围炉合家团聚

    名誉、名声潮汕方言称为“名色”,如“名声鹊起”、“名誉很好”潮汕方言称为“名色好死”;“身败名裂”、“名声扫地”潮汕方言称为“无名无色”或“名色臭死”。

    潮语“变面”即普通话的“变脸”。“面”与“脸”指的是人体的同一部位。  北大语言学教授岑麟祥、林焘两位先生指出:“‘脸’是后起字,最初指颊……现在‘脸’字的意义在古代用‘面’来表示。”大约唐宋以后“面”、“脸”并用。《战国策·赵策四》:“老妇必唾其面”。《庄子·盗跖》:“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好,喜欢;上述两例“面”即“脸”。),白居易《昭君怨》:“眉销残黛脸销红”。

    潮语"楚略"是表程度的副词。它相当于普通话表程度的副词:略、略微、稍、稍微、较、比较等的词义内涵。按语法定义,程度副词可以修饰形容词,在句子中充当状语。潮语"楚略"也可充当状语,对形容词起修饰或限制的作用。

    潮语有"浪裂"一词,听起来似乎有点鄙俗,其实是个古语词的引申,问题是这个词的本字应该怎么写?
    有专家调查,澄海程岗村,古时也是俚人村寨。时俚人有二支,一为山俚,一为浪俚。浪俚以打鱼为生,"性格大方,慷慨重义"。"浪俚"后音转为"浪裂",引申为潮语的"非常""了不得"等义,但没能看到说者的考证。

    按潮汕方言的习惯用法,"做戏"就是演戏,所谓"老老做戏"就是指有丰富经验的老演员,是变换主语的口语化说法。   

    潮汕口语叫指甲为"妆甲"。一般人不加细察,都以为这是指甲在口语的异读或变音,其实不然。   

    普通话的母猪、母鸡、虾苗、棉被……在潮语常调换词序表达,即猪母、鸡母、苗虾、被棉……普通话的"客人"潮语则谓之"人客"。总之,运用换序修辞格表达,是潮语表达的特有形式。 "客"有四义。

    一个字(即一个音节)声音的高低、升降、曲直、长短的变化,就叫做这个字的声调。这古今都一样。如"竹"字,古代汉语语音读为"张六切,入声",现代汉语普通话读为"zhu",是阳平声,潮汕方言读为 "多英(4)",是上入声,这就是声调。可是,古代汉语,普通语和潮汕方言的声调却不同,这是为什么?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