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农村群众消闲,除了象棋外,还有几种杂棋。这些杂棋不必特制的棋盘棋子,而是随地可以捡些小石子、小瓦片或小树枝作棋子,用瓦片或木炭在地面上画个小棋盘,就可对弈了。这些杂棋有如下几种:

    潮剧旧戏班中除丑、净、婆、老生属雇佣性质,其余生、旦、杂角多属童伶。这些童伶来自贫苦人家,绝少念过书,他们唱戏都必须死记。但班主为了早日牟利,便责令教戏先生施用酷刑,童伶学戏动辄受鞭打叱骂,一曲度成,血泪斑斑。童伶堂责的名目繁多,最严厉的是“抄公堂”。或因学戏成绩低劣,或因演出中出点差错,便将全馆童伶叫到后台“田元帅”神坛前跪着,由教戏先生或打鼓先生逐个责打,一人差错,个个不能幸免。

    潮人自幼年起就很爱唱歌仔——潮州歌谣,无论是母亲或婆婆抱着幼儿催眠或带幼儿玩耍,常要唱些儿歌给幼儿听;姐姐带弟弟或者是儿童们玩耍之间,也常唱传统的儿歌。

    潮汕人喜欢猜谜语。儿童时代,成人们就常念童谜给儿童猜,儿童们也互传互猜。给儿童猜的谜语多为方言的童谜。
    潮州童谜既是潮语童韵,又多生活中事物,儿童容易听,容易理解也便于思考。童谜虽较简单,但能引起儿童兴趣。现举几则如下:
    “一个物圆圆,食饱溜落地。”用物一,谜底:饭碗。

    每逢农历正月十七日,昆头山村的广场上,一排排有序的老式方桌上,摆满了古董奇珍,村民们纷纷把珍藏的古董书画、雅瓷木雕、幽兰盆塑,以及精心栽培的花木《丹凤朝阳》、《观音送子》、盆花金桔;有糖塔糖狮、巨鲤大鸡,各色各样精制的糕点、品、各式美味;还有鞭炮塔、烟花塔、琉璃灯饰、冲天巨香巨烛等等,这就是由来已久的“摆社”。

    解放前潮剧实行童伶制。据清末钱塘人王定镐等的《鳄渚摭谈》中便记有:“潮俗缴戏,名为班主,或曰戏爹,而缴白字 (笔者注:即潮剧昔年名称)最为获利。择民之细童,卖身期限十年八年不等。身价数十金不等,全班数十人随师调督之,数月即可开棚。戏班教戏处罚甚严,轻则伤,重则死。在契期之内,其父母不能告诉。大约七、八岁至十五、六岁,契期满,得自由做戏。戏爹者,即劣绅恶棍,否亦得依文武衙门。

    在潮剧界中,历来流传着“正字母生白字仔”的谚语。意思是说,用潮州方言演唱的白字戏(即潮剧)原本是从正字戏脱胎形成的。清末时潮汕本土的正字戏还存下不少班社,其身价仍比白字班高出一等,戏金一般要比白字戏高一倍。白字戏的艺人往往要拜正字戏师傅学艺,因此白字戏总是把正字戏称为先生。每逢两班人马路上相逢,白字戏艺员必停立路旁,让正字戏艺员通过,口里轻轻地呼着“先生”。

    凤凰山区一带的人民,亘古以来,有端午节、农历六月初六和正月初七不能接客的习俗。
    据说端午节不能接客,是因为这一天是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投江殉国的日子,当地人们在节前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包粽子凭吊,寄托哀思,故不能接客。

    潮汕民间每逢婚姻、丧、喜、庆,常有办筵席宴客。潮汕民间的筵席,与其它地区的民间筵席,与其它地区的民间筵席有所不同,主要是在菜式和上菜方式上。  潮人办筵席要聘请临时厨师,要事先商定每席多少菜式,既有高低档的等级,也有多少样菜的规格。一般有十二菜、十六菜以至十八、廿四菜,最多的有三十六菜,都是偶数,包括汤菜和盘上菜,也包括咸和甜的。上菜时是一件一件慢慢来,吃过一件才接上一件。

    从古代至解放前,潮汕老百姓妇女(除少数后来讲文明剪短发外),在出嫁之后就要打起脑后髻(潮语叫“打鬃”),表明她已是结婚了。脑后髻因时代不同、地域不同,以至来处不同而有几种形式: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