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是广东三大地方剧种之一,也是全国十大剧种之一。它以语言优雅通俗、唱腔优美抒情、行当分工严密、技巧优美丰富见长,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被誉为“南国鲜花”和“艺苑奇葩”。它不仅在本乡本土受到人们的喜爱,而且还传播到大江南北和海外国家,深受不少专家名流的青睐。

    潮阳笛套是一种优美典雅的民间音乐,可它的来源却是宫廷古乐。其发祥地就在潮阳棉城。它的形式和发展,与棉城历史上的“赏仙会”有很密切的关系。据棉城一些熟悉笛套音乐的老艺人和老文化人所说,南宋末年,元兵节节进逼,临安岌岌可危。时有当朝朝散大夫宰左藏吴丙,与当朝大臣赵东斋等人,奉命回潮阳为宋室谋求退守之所。接着临安陷落,文天祥到潮阳后又兵败五坡岭,宋室终于覆亡。原来吴丙与赵东斋都是棉城人。

    穿过历史长河留传下来的戏曲传统剧目,今天,正在经历着变革时代的震撼,面对着观众审美要求不断变易的现实,面对着艺术市场激烈竞争的严峻考验,应当从迷茫和消沉之中振奋起来,摆脱因袭的惰力,强化超越意识,实现自我变革,从而跟上时代前进的脚步。重新审视戏曲传统剧目的实际价值,既不轻率否定它具有的作用,又不自视过高而固步自封,是实现超越的前提。

    脸谱是潮剧舞台人物脸部化妆的一种特殊形式,是潮剧艺术的组成部分。潮剧舞台上勾上脸谱的人物,主要是净行(俗称乌面)和丑行,其他行当除生行的关羽、赵匡胤;武生的孙悟空、姜维等少数人物外,一般都不勾脸谱。 

    8年前,福建诏安县洋边村一位叫沈木钦的民间老艺人,招罗一批业余潮剧演员,组成了当地第一个“电唱潮剧团”———诏安新怡香潮剧团。“新怡香”8年来以“假”乱真,不但在潮汕大地上“唱”响了名字,也为村里带出了20个“电唱潮剧团”。近日,记者有幸采访了这位民间老艺人,聆听了一些鲜为人知趣事。

    2000年10月,广东潮剧院一团新编大型潮剧《葫芦庙》上省展演,并到韶关、珠海、深圳等地巡回演出,引起轰动。在戏曲普遍不景气的今天,《葫芦庙》的成功,值得思考。这里我试从创作视角和创作形式两个方面,探讨《葫芦庙》的成功所在。
    其一,《葫芦庙》题材好。剧作者在忠实原作的基础上,融入了严肃认真的思考,赋予历史题材警世的现实意义,拓展了作品哲理思维的空间。

    在一片"潮剧经典剧目该不该复排"的议论声中,潮剧现代戏《江姐》终于登台亮相了。

    新,是戏剧审美魅力的重要条件。由郑暹发执笔编剧。郭辅导演。广东潮剧院二团排演的潮剧《翁万达主婚),在创作及舞台表演上都有可贵的创新,这种创新,可以说是在“模写物情,体贴人理”(王骥德语)上来实现的。
    老题材新意蕴  

    潮汕方言的熟语典故,是潮汕人民干百年来在劳动和生活实践中创造、流传下来的,是潮汕方言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也是潮汕文化领域中灿烂的艺术结晶,它的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潮汕地区历来是人杰地灵,物华天宝。因此,在熟语典故中有不少是反映潮汕地区的风土人物。如"到广不到潮,白白走一遭;到潮不到桥,白白走一场。"反映了潮汕迷人的风光。

    唐代,佛教在中国开始盛行。即使是地处省尾国角的潮汕地区也受到影响,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即公元728年)在潮州市区中心的甘露坊建起了开元寺。开元寺的建成,标志了佛教在潮汕地区的正式传播。
  佛教文化的传播,对潮汕文化的影响颇大,不仅从思想意识、风俗习惯对人们产生影响,甚至从潮汕方言中,我们不难看到这种影响的痕迹。试举数例。窥斑见豹。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