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历史上的《苏六娘》
    广东潮剧《苏六娘》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成为潮汕地区的名剧了!当今的年轻人大多以为那就是潮剧的老戏,不曾想到这出戏有过几百年的流变,而且经历了再造;当今的行家深知历史上的《苏六娘》,又多从文物考古、剧种源流乃至风俗习惯、方言土语等等方面进行研究,很少从文学的、审美的意义上略加探讨。兴思及此,颇觉遗憾!

    关于潮剧《火焰驹》,固然是一出好戏。可是观赏过后,在兴奋之余,我还是想提出一些意见的。  
   首先,戏名定为《火焰驹》,就含有古剧《红鬃烈马》的味道。但这“红鬃烈马”是贯串全剧的。《火焰驹》一剧,如果没有“火焰驹”的突然出现,则这出戏就不可能顺利收场。  

    观赏了整个夜晚的潮剧《火焰驹》,很觉得广东潮州市潮剧团较之过去两度来新的精彩演出,已经在百尺的竿头,更迈进了一个大步。  
   所以,戏当然是好戏,尤其是文场“表花”一折、武场“奔马”一折。前者阴柔,后者阳刚,两者相互辉映,实在难得一见。  

    由黄光舜、郭楠编剧,广东潮剧院二团演出的《古港传奇》(剧本载《南粤剧作》98年1期),能为城乡广大观众所接受和喜爱,是因它既照顾观众的欣赏习惯和爱好,又不因循守旧,着意创新之故。它的新意,就剧本创作来说至少有如下3个方面。  

    早听说,广东省潮剧院一团将莅新演出,一连十天,有好戏连台。可能,是这几年有参与演出了《火烧临江楼》、《放山劫》和前不久导演了《聂小倩》,逐渐,对潮剧有了新的认识及兴趣的缘故,我和新加坡潮剧爱好者一样的心情,期盼着这支具有权威性的潮剧院一团的到来,期盼着早日观赏到他们精湛的艺术风采。

    喜欢看潮剧的人,有的是看故事,有的是看演员,有的不是看而是听,听音乐,听唱腔,有的是什么都看什么都听。我喜欢看潮剧,我是什么都看什么都听,但我更喜欢看唱词,听唱词,我更喜欢寻找一出戏中有没有一、二段好的唱词。如《井边会》的"野旷云低朔风寒,惟有冰雪封井栏。一滴珠泪一滴水,泪末流尽井已干。"我最佩服张庚老先生说戏曲是剧诗。

    何谓匾额?匾额中的“匾”字古也作“扁”字,《说文解字》对“扁”作了如下解释:“扁,署也,从户册。户册者,署门户之文也。”而“额”字,《说文解字》作“頟”字。即是悬于门屏上的牌匾。也就是说,用以表达经义、感情之类的属于匾,而表达建筑物名称和性质之类的则属于额。因此合起来可以这样理解匾额的含义:悬挂于门屏上作装饰之用,反映建筑物名称和性质,表达人们义理、情感之类的文学艺术形式即为匾额。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