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吉避凶”俗语三则  ———“缶开嘴,大富贵” 大凡在举办喜庆的婚 、寿宴时,或者逢年过节,有不小心而摔破盘碗锅钵的,总被认为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往往使主人家在喜悦中,心里蒙胧上一层阴影,变成一种心理压力,精神负担,而这时候,有长者(大多为老妇女当众高声说了一句:“缶(在潮汕对陶瓷器皿的统称)开嘴,大富贵”,这样,把“不祥之兆”转化为好兆头。主人家即可去掉烦恼,疑虑释然。

    大人——长辈    奴仔——小孩    仔——儿子    走仔——女儿    新妇——媳妇    仔婿——女婿    父二母仔——一家子    之娘——女人    之娘仔——小姑娘    后生仔——小伙子    老公——曾祖父    老妈——曾祖母     阿公——祖父    阿妈——祖母    阿伯——伯父    阿叔——叔父    阿姆——伯母    阿婶——婶婶    阿姑——

    厝——房屋    厝顶——屋顶    厝下——瓦片    房内——房间    灶下——厨房    浴房——浴室    门第——门槛    门扇后——门后面    眠床——床    写字床——书桌    饭床——饭桌    椅头——凳子    手布——手帕    面布——毛巾    灶布——洗碗巾    胶刀——剪刀    面盆——脸盆    齿漱——牙刷    口壶——口杯    饼

    媒人——媒婆    挈定——定亲    落聘——下聘礼    娶牡——娶妻     新人——新娘     新人爹——新郎     欢喜——贺喜     请人——摆酒席请客     有仔——怀孕     生奴仔——生小孩     月里——坐月子    够月——满月    对岁——一周岁    过身——去逝    棺柴——棺材    睇风水——看风水    过纸——扫墓     做忌——

    鸡安——公鸡
 鸡母——母鸡
 鸡仔——小鸡
 粉鸟——鸽子
 毕婆——蝙蝠
 小狗——疯狗
 胡蝇——苍蝇
 狗蚁——蚂蚁
 刺毛风虫——毛毛虫
 虱母——虱子
 蠓——蚊子
 草猴——螳螂
 钱龙——壁虎
 鱼春——鱼卵

    形容词在文学上的重要作用,这是无须多费唇舌阐述的。然而这里所要举述的,则是潮汕老百姓在日常语言交际中所惯用的形容词。 透过它,可以窥见我们潮汕老百姓的语言才华和文学素养。       在形容人体状貌方面:  
   在形容事物情态方面:  
   悬(高)过天柱      
   凶过竹铳  
   乌过铁佛         

    语言和民俗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些奇特的民俗事象,往往可以通过语言这“活化石”来了解。

    日常生活用语中充满着大量的谐音(或近音)字词,无论是全国性的汉语还是我们域性的潮语,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无处不在大量运用着。它有着双关语义,既富有幽默色彩,诙谐奇妙,能增添生活中的情趣,又饱含哲理,闪烁着聪明才智的火花,余味无穷。
   潮汕的先人善于运用谐音字为图吉祥而自圆其说。 

    昔年潮州民俗,孩子(有些地方仅限于男孩)满十五岁时,要举行"出花园"仪式拜别公婆神,表示告别童年已经成人。 
   由于我国幅员广大,寒暖有差别,又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风俗迥异,在视成年的年限上也有所不同。一般是以男子二十岁(戴冠)、女子十五岁(插笄)为成年。在云南省宁菠县的摩梭人则皆在十三岁(穿裤子、穿裙子)时举行成年礼。 

    出花园(之一)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