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县的新塘、坪,潮安县的凤凰、大山等乡镇山区妇女,历来有戴“帕仔”的习俗。戴“帕仔”,就是取一块一尺见方的蓝色粗布,先将一面摺成两寸过缘,再摺成对半,打系于妇女的高髻上。
    这一带山高地瘠,男人多往外地或过洋谋生,历来妇女便担负起又耕又织的双重劳作。白天下田劳动,夜里在家纺织,这已形成了一种习俗。男人下田倒会被人耻笑为没出息。

    揭西县河婆、五云、上砂、下砂等乡镇农村,解放前有丧家请缝衣师傅做孝服,孝子们要拜师傅的习俗。

    在回灵之前,孝子孝妇所穿孝衣是麻衣,回灵之后,全家脱下麻衣,孝子改在右臂挂麻面手圈,孝妇改在头上插白花,称为带孝。带孝期间,男女均穿素色衣服,不能穿红带绿,不宜嫁娶,逢有喜庆也不能办,要等到卸孝之后才补办。卸孝是在升龛点主丧事完结时,卸下身上一切带孝的标志。(金子)

    旧历正月初九日俗谓“天地生”,家家户户清早点灯笼在门前,备办粿品拜天公。传说此事起于清朝初年,满清异族入主中国,杀戮汉人,明崇祯君虽然败亡,但崇祯极恨宦官司专权、王侯贪污奢侈荒淫,,爱民若赤,京城破败之日题字宫壁云:朕为尔留仓库,尔为朕留百姓;朕为尔留宫殿,尔为朕留太庙。自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不杀百姓,杀孤一人可也。

    客家人普遍有吃糍粑的习惯,无论平时或年节。一般是用糯米粉加水煮成糊,然后用手搓成长条,再用刀切或用手摘成一大粒一大粒的糊团,再加白糖(红糖)及花生碎粒混蘸,糍粑即成。但在揭西、五华、陆河、陆丰一带客家山区却另有一种糍粑的制作方法,叫“打糍粑”。它的制作过程是:先把糯米蒸熟后放在石臼里,然后用一根大木棒反复用力往臼里夯,一直要把糯饭捣成糊状为止。这一过程往往要由几个有力气的人轮流操作。

    旧社会,媳妇跟丈夫或翁姑叔嫂因口角而动武,媳妇娘家闻知,一般是来了解原因,讲情理,劝和解,认为这是女儿家的“内政”,不能过多干涉。若是被打伤残,致死或自杀,娘家便兴师问罪。老娘家是大族有钱有势者,将大动干戈,抄家毁舍,索财赔命,叫打冤家。男家若是亏理,这种抄打,也得人家同情;或是各有是非,双方常请公亲调解;若是女方无理,因受伤残致倒人命,也多由公亲调理,务使双方面子好过。

    揭西的客家人,凡是外甥女出嫁,作为外甥郎必须送糖包给外祖母吃,同时还要送一猪臂敬奉外祖母,表示敬老。当外祖母收了糖包、猪臂之后,待外甥女出嫁前,不论贫富都必须筹备淡青色的裙子一件,“裙”与“群”同音,寄意甥女出嫁后子孙成群。(金子)

    潮汕老百姓,自古以来信奉的神很多,村村都有神庙,尤其是平原较大的村庄和市镇,神庙就更多了。神庙中供奉的神偶,大多是木头雕刻,大的比人体还要大,漆上金彩,小的只有一两尺甚至只有几寸高,脸手和衣着都是油漆的。神庙,潮俗统称为“老爷宫”。大的有厅殿天井,天井两边还有“龙虎”壁塑,檐角一庙脊还有各种图案塑刻或嵌瓷龙凤或鲤鱼、人物、戏出等等装饰。小庙只有小屋宽,中有神龛供桌。

    从前,在普宁、揭西等客家地区,有不少“等郎妹”。这就是有的人家,为尚未出生的男孩找一个童养媳。这样,有的人家,一胎又一胎,一年又一年地等下去,一直等到生下男孩,那生下来的男孩,便算是她等到的丈夫。这就是“等郎妹”名称的来历。“等郎妹”十分凄凉,有民谣为证:  等郎妹唱:
    十八娇娇三岁郎,
    抱郎喂饭又喂汤,

    潮汕平原自唐宋至清代,村庄越来越多。村庄的建立,多由于祖先移民定居,出祖开基形成的。所谓“出祖”,就是兄弟多人,分出一两人到别处另建家园,绵衍子孙,以至创立新的宗族庄寨,所以“出祖”也叫“创祖”。出祖的人,往往是由风水先生所建议,认为祖墓对那一房头有利,那一房头不利,不利者应出外地另建家园才吉利。并提出出发日期与方向。地点无定,常是说遇到某种情况,就可以在那里定居的预测。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