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地区农村,旧时的露天茅坑叫“东司”,也叫“东司头”。不少人认为 “东司”是个很土很粗俗的词语,不知道怎么写,其实“东司”也是个古语词,宋代已有用例。

  潮州话有一个流行极广、颇具幽默感的熟语——从暹罗诐到猪槽。意谓话题甚广,滔滔不绝。今天就从它切入谈潮州话里的潮州文化。不过,我想换个顺序:从猪槽到暹罗。也许这样更合乎常人的思维习惯:由近及远,自源到流。

  丰子恺先生在《缘缘堂随笔·随感十三则》之第七则中说:“有一回我画一个人牵两只羊,画了两根绳子。有一位先生教我:‘绳子只要画一根。牵了一只羊,后面的都会跟来。’”丰先生后来留心观察,发现果然如此:“前头牵了一只羊走,后面数十只羊都会跟去。无论走向屠场,没有一只羊肯离群而另觅生路的。”再后来,他发现鸭子也如此:

  在潮汕各地乡村,逢年过节“闹热”时,都必须拜祖宗、敬神祇,各种祭品也由此而生。

  操练龙舟的鼓声,已经在各地的江河咚咚咚地响起,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很快就要在这催人兴奋的鼓声中到来了! 

  戏棚的舞台一丈见方,离地约4尺半,台中挂幕帘,身高1至2尺的木偶踏着锣鼓声在橱窗般的戏台上演绎不同的故事。

  我很喜欢《南风凉哩哩》这首民谣,请看:南风凉哩哩,细妹掼饭到田边。保贺阿兄年冬好,金钗重重插一枝。

  戏剧是一门充满神奇色彩的艺术,不仅创造过许许多多戏里的绚丽故事,而且创造过不少戏外的传奇故事,让戏里戏外人物的命运际遇峰回路转,变得充满戏剧性。

  本文题目是一句潮州口语,意思是“老爷,你还是杀了我吧!”但潮语这样表达,口气更平和,具有幽默感,“老爷,分你(台刂)好。”分是给,好字既是语气助词,也略带点原义:“更好”。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