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文友正准备编写个潮绣艺人生活的剧本,觉得很有意思。潮绣名声显赫,产品畅销五洲。想想那些婚纱,加进了潮绣的元素,品位就提高了几个档次,不禁为潮绣艺人喝彩。

揭西柴港心园。

  在潮汕地区,人们祭拜先人上山扫墓,要么是在清明节,要么是在冬至节。而在汕头市龙湖区龙祥街道的周厝塭村,有些人家扫墓却是在农历十月十五日,这在潮汕地区乃至全国都是比较罕见的。

翁厝村迎春花展上的“功夫茶”壶

潮州大锣鼓

  潮州母语,包括口语、俚语、俗语、歇后语。它本真质朴,属于草根文化,是中华汉语文化的一个矿藏,有待人们的珍爱与开发。如果你有意收集其正反对语,十分有趣,也很神奇。笔者已捡拾了若干,撷取几则供读者品赏和娱乐。

  淤yū,潮音[e3 余3],是常用字之一。原指水中沉淀的泥沙或泥沙冲积成的地带。《汉书·沟洫志》:“春夏干燥,少水时也,故使河流迟,贮淤而稍浅。”(末句意为:淤泥贮积而使河道变浅)汉·司马相如《上林赋》:“出乎椒丘之阙,行乎洲淤之浦。”洲淤者,泥沙壅积而成之沙洲也。沉积的泥沙会影响水流的通畅,故“淤”字的引申义为滞塞、不流通。

  在我们潮汕地区,春节有着很多异于中原地区的民俗活动。

  歇后语“买尾咸鱼去放生,唔知蔫”,讥笑缺乏仁德之心,却又赶潮流做善事的人,弄巧成拙。

  “咸鱼”,渔民把捕得的鱼,择其可以腌制的鱼类腌成咸鱼。居家人常买后佐饭吃。“蔫”指动物或鱼类死后,腐化变质,“唔知蔫”就是不知臭。

页面

订阅 RSS - 民俗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