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三则

    “我还是阿叔”

    从前,潮汕某乡有一对孪生兄弟,长得一模一样。兄弟俩长大成人后,大的先结婚。婚后没多少天,有一次,兄弟俩一齐到田间劳动,中途因需要,其兄要其弟回家取一把锄头,并说锄头就放在他新房中的门后边。

    当其弟匆匆抵家到其兄嫂房中取锄头时,嫂子正在修妆打扮。嫂子把小叔错认作自己的丈夫,便对之笑着说: “我这样子打扮,你觉得好看不好看?”

    小叔听后,忙说:“我是阿叔!”

    其弟拿来锄头到田间劳动后,不久,兄弟俩都口渴了,其兄又叫其弟到家中取粥汤以解渴。其弟迅即又来到家中,其嫂见到小叔后,又把他错认作丈夫,乃说:“刚才我把小叔当成你,其时,我正在修妆打扮,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很不好意思。”

    小叔听后,立即答道:“我还是阿叔!”

    嫂子听后,立刻脸红,自感羞惭,也暗自发笑。

    “一群鬼仔”

    按潮汕风俗,农历正月初一至元宵前(人们叫正月头),人们喜欢听和说吉利话,而忌讳“凶煞”的词语。

    有一位老婶于某年“新正”,来到邻居一位老姆家串门,但尾随着一群孙子(女),进门后,老婶对老姆说: “姆啊,我来和你坐谈,被‘这群鬼仔’知道后,‘这群鬼仔’硬是缠我来你家玩。”

    “鬼仔”是潮汕人大人对小孩的昵称,要是平时,听起来也很自然,但在正月头,老姆听后就觉得不吉利。不过,老姆还是很会说话:“这里有糖果,我分给‘这群鬼仔’吃,吃后请你把‘这群鬼仔’带回去!”

    老婶马上回应说:“‘这群鬼仔’如有吃的,一定会天天吵着要来你家玩的。”

    老姆听后,觉得又可气又可笑,心中暗暗自语着:“真无彩!”

    两个时钟骗走贼

    从前,潮汕某乡一户殷实人家,厅上挂着两个大时钟。某夜近凌晨2点时分,几个盗贼要来此户人家偷东西,于屋顶上,忽听到两个大时钟报时,其中一个先敲打响两声:“当!当”紧随着,另一个时钟也敲响了两声:“当!当”,合起来共是四声“当!当”。这几个盗贼中的头目听到后忙说:“不好,四点了,快天亮了,明晚才来吧”!

    主人在屋里刚从梦中醒来,既听到了两个时钟的敲响声,又听到了贼头目的话,遂于次日到当地的村公所报案。这几个盗贼情报也灵,得知这些事后,第二天夜晚便不敢来作案。当然,他们也知道自己竟被两大钟蒙骗了,自觉好笑和糊涂。

标签: 
作者: 
马灿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7.29)
浏览次数: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