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升谈潮剧:契合现代审美,古老艺术才能走得更远

  白燕升,知名电视人,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原中央电视台戏曲音乐频道主持人,2001年“金话筒奖”获得者,现任香港卫视副台长。他多才多艺,能唱京剧、河北梆子、越剧、黄梅戏、豫剧等多个剧种。作家余秋雨对白燕升有一个“判词”:一个超级戏迷,一位真正的内行,一位够资格的剧评家。作为戏曲行内人,白燕升会怎样评价潮州的乡土曲艺呢?

  近日,在他作为“乡土曲艺进深圳”采风团考察员莅潮采访期间,本报记者对他进行专访。听听他对潮剧发展有何看法和建议。

  “当地文化的DNA传承得很好”

  记者:您是第一次来到潮州,有让您眼前一亮的东西吗?

  白燕升:潮州让我很震撼。这几天我们参观了很多地方,包括韩文公祠、湘子桥、牌坊街等。韩愈是唐代八大家之首,他被贬到潮州当刺史并终老在此。当地人对韩愈的推崇程度超过了历代文人学士,不可谓不崇敬,甚至连山山水水都改姓。它的影响程度是其他名家诸如欧阳修等无法相比的。其次是广济桥,我们所有的考察成员都特别震撼,卢沟桥、赵州桥、洛阳桥,哪里能跟它相比呢?亭、台、楼、阁,全都在桥上,还有浮船断桥,这是独一无二的城市符号。

  记者:这跟您想象中的潮州一样吗?

  白燕升:我想象中的潮州应该是很洋气、浸透着海外气息的,潮州人遍布世界各地,应该给这片土地带来很多中西合璧的东西,我觉得应该是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相融合的合体城市。很高兴看到这里保存着很淳朴的民俗民风,百姓脸上的淳真和朴实,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记者:您做戏曲节目这么多年,接触过不少各具特色的乡土曲艺以及艺术家,您觉得潮州的乡土曲艺氛围怎样?

  白燕升:全国大概有200多个剧种,我采访过的就有150多个,做戏曲节目的时候,很多地方我都走过了,但潮州我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乡土文化让我很震撼,潮绣、木雕、大吴泥塑、铁枝木偶等这些乡土曲艺文化,以及在节日期间举办的庙会等活动,从表面上看,有些东西可能只是对于红白喜事的纪念,或者有些只是为养家糊口而进行的,但仔细一想,他们传承的其实不仅仅是一种手艺,而是当地的文化DNA。

  我们看到,当地百姓眼中的那种淳真、质朴、简单,是当下浮躁的、物化的生态环境下最难得的一种品质,而这种品质正是源于他们对乡土曲艺文化的敬重。他们喜欢这样的过节方式,他们日常生活中就在传承这些曲艺,他们身上延续着坚韧、执着、忠诚的品质,所以我们发现这里的老百姓生活都很自在。尽管他们听不懂普通话,而我们也听不懂潮州话,但是没关系,这里的老百姓有着自成一体的文化特征,他们守护着自己的文化DNA,就足够了。

  记者:有些人觉得潮州人这样的传承方式太传统太落后了,您怎么看?

  白燕升:我并不这么觉得。这里每个人内心供奉着自己的神,对天地怀有敬畏之心,寺庙的匾额写着儒家的教训……这是在其他地方很少见到的,是老百姓内心的信仰,几百年来所崇拜的一种共同文化,并向宗教一样去顶礼膜拜,特别是正月这段时间,在潮州的大乡小镇都有着浓郁的节俗生活气息,在这很多城市是见不到的。

  前两天我们在牌坊街逛的时候,居然看到有唱戏的,我赶紧从不同角度拍照,觉得这不就是鲁迅笔下的社戏吗?夜色阑珊,不大不小的一个戏台,五六百位观众,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每个人都认真地盯着台上看,我当时特别感动。在这里,潮剧一直在发挥着高台教化的作用,不停地在教育着、温润着、回馈着当地的受众。我突然想到自己小时候在老家河北农村土台子上唱戏的经历,我想,这一方小小戏台,就是中国老百姓了解历史的重要途径。虽然说戏台上所演唱的不一定全是真实的历史,但这其中包含着最朴素的情感。你说什么是最好的乡音乡情,其实就是当地的地方戏。我想,在潮州,潮剧应该是最具有代表性,也是最优秀的文化艺术,没有比潮剧更合适代表潮州走出去了。所以,打好潮剧牌,唱响潮剧,是地方文化发展的方向。  

  “打好潮剧牌,是地方文化发展的方向”

  创作要坚持戏曲本身

  记者:潮剧的牌子该怎么打造出去?

  白燕升:古老的艺术一定要契合当代人的审美才能走得更远。鲁迅曾说过“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其实不是很对,今天每一个民族都有值得向世界分享的文化艺术,但并非所有都能走向世界,必须要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潮州的这些乡土曲艺,都带有浓浓的地域特色,特别浓重。比如潮剧,它就存在着一定的语言障碍,但这并不妨碍它走出去。

  记者:现在有些年轻人用卡通、漫画的形式去表现潮剧,甚至有些人觉得潮剧应该加入时尚元素才能真正走出去,您赞同吗?

  白燕升:用卡通、漫画的形式表现潮剧,其实也是推广的好方法,尽管它不是艺术本体,但它通过边缘的角度去传播带有潮剧元素的文化,也是值得肯定的,但创作过程中一定不能脱离初衷。

  我并不赞成在潮剧中加入时尚元素。因为创作出来的东西,既不能让老戏迷喜欢,也无法让新戏迷买账,最终会沦为四不像。所以创作还是要坚持戏曲本身,挖掘它的魅力。真正好的东西,是能够柔软人心的。我开讲座时,观众中有一半是来看热闹的,有些是老师组织来的,一开始他们玩手机,觉得无聊,半个小时后,你会发现他们慢慢往前靠,证明他们已经被吸引了。有一回在清华大学开讲座,后来一位摄影师给我看他拍的照片,镜头中学生聚精会神聆听时的眼神、表情,你就能清楚感觉到他们真正投入进去了,我的启蒙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唱戏人要成为“潮人”

  记者:您觉得要怎样做,才能让潮剧家喻户晓的基础上,又真正地深入人心?

  白燕升:首先,潮剧要天天演天天唱,才能培养起观众。像上海、河南、上海、浙江,他们何止是天天唱,有时一天还四五场戏呢。你都不唱,原有的老年观众群体都满足不了,怎能奢望培养起年轻观众呢?所以我们当下的主要任务就是先吸引住原来的观众,第一步做好了,其他的也就顺其自然了。

  其次,从业者要成为生活中的“潮人”。比如在上海,唱戏是一种时尚,无论是京剧演员,还是昆曲演员,他们是上海十大杰出青年,是时尚的引领者,在生活中都很洋气,生活归生活,舞台归舞台。这也是他们能吸引很多白领、金领去捧他们的场,看他们戏的重要原因。

  真正的戏迷,包括梅兰芳那个时代,很多人不是喜欢戏本身,而是迷这个演员,然后才迷这个人所从事的事业。所以潮剧也一样,唱戏的人一定要增加自我修为,学会自我形象塑造,成为当地的现代人,而不是另类人。一代代的艺术家,你看他们的精神气质,都具有书卷气,无论是学识、眼界、情怀,都很具有魅力,并从生活中养成了一种舞台气质,这样的演员,观众自然会去了解。

  事实上,一个剧种的发展,几个演员就可以撑起一个剧种。潮剧也只要有五个像样的演员来带动就够了,当然,这只是一个量化的数字。我的意思是必须要有几个响当当的演员,你看黄梅戏就五朵金花。也就是说,每一个剧种要发展,就要有几个称得上中流砥柱的艺术家,有自己的代表作,而且要唱出名堂来。现在潮剧有几个呢?如果没有的话,首先就应该推出演员,从业者是根本,人在前面,戏在后边。

  每个市民到剧场看一次演出

  记者:也就是说,当从业者将自己的形象塑造起来以后,观众看潮剧就不再纯粹是为了看而看了。那作为观众,该以怎样的心态去欣赏,才能摄取到潮剧的精华呢?

  白燕升:首先是身与心的平和。有一位哲学家说过,人活着要解决几层关系,第一是人与物的关系,第二是人与人的关系,第三是人与心的关系,这才是最重要的。欣赏艺术就是人与内心的对话。中国13亿人口,每个人一生只进剧院看一次戏剧,中国戏剧舞台早就火了。问题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进过剧场,不懂得去剧院洗涤心灵。电影电视是造梦的,不真实的,永远赶不上剧场带给你的震撼,只有进剧场,跟演员同呼吸共命运,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忘掉一切,投入到那个场景中,就相当给自己洗一次心灵的澡。所以我说每个人一生得去看一次真正的舞台剧,忘掉所有,戏剧才是真正的心灵鸡汤。

  对于本土乡土曲艺,每一个人都应该了解、喜欢并宣扬它。如果一味地哈韩、哈日,连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根都不坚守,那就是真正的老土。现在很多人走着走着,就会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甚至完全偏离了艺术的轨道,这是很可悲的。

  经济实力做后盾

  记者:那这样的一种现象,可以怎么解决呢?

  白燕升:这就需要当地政府部门加强引导和宣传,潮剧要走得更远,政府方面要加以重视,不仅要为引进人才提供好的生存品质,还要适当给予一些扶持和帮助。当然,经济实力也要跟上。美国大片近20年来影响着全世界,中国也有很多璀璨的文化,为什么我们无法走入国际主流社会去影响他人,就是因为经济实力使然。回归到我们传统艺术,没有经济实力做后盾,很多事情就无法开展。我觉得潮州不是一个穷的地方,很多地方还可以做得更加精致。

  媒体人要从人性角度去反映潮剧

  记者:如何才能将潮剧更好地推广出去?

  白燕升:如何将一个地方剧种推广出去,电视台或者报社记者,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我做戏曲快20年了,我总觉得经典的、传统的东西永远不会消失,就算去演绎它的人不在了,但它也许依然会弥漫在空气当中。当你真正觉得应该从内心里尊重以潮剧为代表的乡土曲艺,真正意识到它的好,并把自己当成学生,谦卑地去了解它,并试图去揭开一层层面纱。当然,这些地方曲艺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你走进去以后,就会豁然开朗,会发现我们确实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所以我们作为媒体人,要从人性的角度,去反映戏曲演员的喜怒哀乐,真正深入他们的内心,去写他们人性的光辉和灿烂,让更多的读者去接受一个人,而不是潮剧。

  当然,潮剧要走进更大的天地,不是三年五年就能实现的,它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作为,也许某一天我们朝着这个方向走,它就会形成一个文化产业,它就会使得潮州变得更好,这也是我的期望。

  我这几年做的工作就是搭建桥梁,带领未知的人领进这个大门,因为很多人在迈入门槛的一刹那犹豫了。无论是搞个人演唱会宣传传统艺术,还是去到一百多所高校开讲座,讲艺术与人生的课程,我做的工作都是一种苦口婆心的劝导,我希望大家跨入到戏曲的大门中,一起去感受戏曲的魅力。我也借着报纸表达一个心愿,有机会我也愿意到潮州来讲这样的讲座和课程,跟这里的同行也好,跟年轻朋友也好,来交流艺术和人生的关系。

作者: 
徐晓芝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3.13)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