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神桃与豆心粿

    潮汕地区有一首儿歌:“挨下挨,挨米来饲鸡。饲鸡叫啯家,饲狗来吠夜,饲阿弟来入书斋,饲阿妹来雇人骂”。这首儿歌,前几句都可理解,唯独最后一句不知是何因由?
   原来,潮汕人过去重男轻女,生男全家喜庆,生女愁眉苦脸,问题在于女儿出嫁后的许多麻烦。女儿初当人家媳妇,受到层层风俗、乡规、家风的束缚、限制,简直与婢仆一样,家婆、阿姑、邻人吹毛求疵,若有犯错,或对翁姑有不敬之举,礼数不周,即遭侮辱责骂。严重者用条草索,解回娘家管教。做父母的,为使女儿不受人欺辱,必办许多礼物送到婆家,以换取人家对女儿的看重,所以便是“饲阿妹来雇人骂”了。办礼物送婆家沿袭成了习俗,人人如是。如:“看到月”、“头返厝”、“办面前”、“为女婿做生日”、“办外孙”、“外孙入学、出花园”,以至“分家” ……都是娘家出钱费力。这是一次性的。还有常年性的。有:“送神桃”、“正月豆心粿”、“四时鲜果”、“喜节特品”(五月节粽、中秋月饼),直送至女儿当了婆婆为止。这些常例中,以“送神桃”和“送心粿”最为繁重。
   送神,是各乡各里年终谢神的礼节,十分隆重。为答谢村中众神一年的保佑,家家做红桃粿(称“送神桃”),备办五牲(鸡鸭鹅猪肉鱼),做大戏,烧大量纸袍、纸钱以答神恩。都在年终腊月举行。此时,凡有嫁女之家,必须备办一担红桃粿,一副五牲,专人挑送婆家。头三年须丰厚,桃粿须320~420个,以后渐少,但至少是120个。婆家收了大部分,分赠邻里亲友,以表示媳妇家富有和懂礼仪。这例俗,得让娘家花多少钱,费了多少力啊!几百个红桃粿,须请四邻中做粿能手,尽力把桃粿做好,以免被人嫌桃粿味道差,骂娘家太咸、太俭、太吝啬。
   豆心粿,是各乡村正月“营老爷”时拜神的粿品,是用最优质的大米,再在石臼中舂去表皮,只存米心,浸水后在石磨上磨成浆,用白铁方盘蒸成一张张又薄又白又均匀的“粿仔”,晾成半干后用菜刀切成丝条,便称为“豆心粿”。豆心粿条条一样大,色泽洁白,质地柔润,放在大漆木盘上,上面盖上一些染成红色的粉丝条,再插上一枝石榴花,拜老爷时,放在供桌上,美观夺目。家家如是,都在暗中比赛,看谁家的豆心粿洁白、柔软,条条均匀。拜神时人们交头接耳,品评不休。这种祭品,不全自己享用,照规例也送给女儿婆家,一担几十斤,加上一副三牲。这需用多少钱?费多少工夫!
   由于这些习俗,所以每年营神的正月,送神的年尾,大木木盛、竹木盛、木盛脚、花篮,路上络绎不绝,送来送去,浪费了许多物质和时间。所以大家都不敢多生女儿,一个可以,两个三个便无法应付。故溺婴现象甚多,大溪中便常有女婴的浮尸。抗日时期,有的地方逢干旱而田园失收,米贵如珠,但此风却仍未断绝。当年揭阳有一任县长,召开全县乡长会议,商量废除送神桃与豆心粿习俗。但告示出来,此风仍然未减。后来乡间宣布:凡能截获送礼物品,可以归截获人所有。但风俗已成,也无人敢去路口截获,以免成千夫之指。也有些人,稍为收敛,改装于竹箩盛粿品,继续送礼,屡禁而不止。
   直至解放后,人的思想更新,对民俗与陋俗,正气与邪风有了正确认识,送神桃与豆心粿这个风气,便也不禁而止了。
 

标签: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日报(2014.01.27)
浏览次数: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