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颂”老爷

    “颂”,在这里并非称赞、表扬之义,而是潮汕语言一个表示动作的方言词。即两手扶着,向上或左右推,又收回来,反复多次,称为“颂”。如老人抱婴孩玩耍时,一边推来推去,一边说着:“颂下颂,颂金童(读贡6)”,意义相同。
 
   “颂”老爷,是蓝田都一个古村落春节期间一项民俗活动。他们在营老爷时(村中各社奉祀的神祇),除了到村社接受村民拜祭外,还到村社的大厅中去接“大吉”。大吉是四粒柑子,装在一个红布包里,里面还装有两个银元或几百个铜镭,以奖赏扛老爷者。这个红布包用红绳子吊在大厅的栋梁之下,距地面约四、五米高处。扛老爷者必须让神像触及红布包,才算胜利,取得奖金。这和今之舞狮时攀上高竿,去摘取“利市”红包一样。既表现村中青壮年强健有力,又象征村社做事大吉大利。扛老爷可以出风头,又有赏钱,所以村中的青壮年都争着参与。为使神像能接触大吉,必须把神像及其坐轿向上抛,说“抛”不好听,所以称为“颂老爷”。
 
   扛老爷的四位壮汉,不但强健,而且必须脚手敏捷,动作灵活,都是村中百里挑一的。他们把老爷抬到厅前,抽去两根抬杆,各人用手扶住大轿一角,慢慢抬进大厅来。这时,族中长老,都在厅中伺候,村中男女也聚集于前厅、天井观看。老爷上厅后,脱下大帽,扎上长须,用红绳固定于大轿中。族中长老点香献酒、虔诚祷祝。礼拜完毕,四位壮汉,将轿子来回推颂,使之产生惯性,这时厅外爆竹轰鸣,厅内助威人声吼喊,抬老爷四人,见有惯性,便约齐脚步,齐喊“一、二、三”,喊到“三”时,向上一抛。让神像去接触大吉,落下来时,四人用手接住。一次不中,再来一次,中间也可换人。观众助威声响亮。在取得大吉与奖金之后,全场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和鼓掌声。抬轿壮汉,成为村中的佼佼者,到处受人赞誉。
 
   活动中有时也会有因用力不均而失手,轿子和神像受损,人也受伤。
 
   这项活动,其实不甚雅观,也无实际意义,且较危险,故于民国初年,便被一些比较开明士绅所废止。只留下民间一句“×村老爷,拉颂”的告诫人做事不宜太过分的歇后语。随着时光流逝,这句歇后语现在也无人说了。笔者因有一位老同事,他爷爷当年是“颂‘老爷’”的能手。老了,时常念及当年之事,向儿孙夸耀。故知过去有此奇怪民俗。
 
 

标签: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