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丑行

    潮剧丑行的传统最为丰富,以至于一个行当便可分为十个不同类型,即是项衫丑、官袍丑、武丑、踢鞋丑、女丑、褛衣丑、长衫丑、裘头丑、老丑和小丑,成为行中之行。这在全国的诸多剧种中,是比较特殊的。在形体动作方面,十类丑都遵循“蹲”、“缩”、“小”的原则,某些表演模仿动物,某些表演则模仿皮影、木偶。状动物,取其灵巧;摹影戏,用其机械。唱腔,以豆沙喉的“痰火声”和低八度的双拗实,用小调,行反腔,或悲喜用,相当特别。
 
   具体地说,《春草闯堂》的胡知县属于官袍丑,《闹钗》的公子属于长衫丑,《荔镜记》的李姐属于女丑,等等。《柴房会》的李老三,是个老丑,善良,直爽,嫉恶如仇,侠义心肠;你看他碰到莫二娘的“冤魂”现形时,惊得从椅子跳上桌子,又从桌子跳下,直攀上梯子逃避,后来听知前情又急速下梯,表示要替莫二娘上公堂伸冤。这一连串颠三倒四的表演,就巧妙地融合了杂技的技巧。而《闹钗》中的那位公子,一手扇子功舞得多好,把个饱食终日、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刻画得入木三分,难怪被誉为潮剧“三宝”之一(另两宝是《辩十本》和《扫窗会》)。
 
   就是很多配角小人物,往往也带有一股“亦好亦坏,中不溜儿”的丑角味儿。比如,《梅亭雪》中的白鼻狱役,看到苏三的冤情和苦等王金龙的一腔真情,连连叹道“看着惨绝”;而当王金龙真地出现时,狱役又不忘伸出手来表示得有一点“意思意思”——即索要“好处费”。生活化小节的点缀,出人意表又入乎情理之中,令人忙俊不禁。其他,像《春草闯堂》中的轿夫 ,《王茂生进酒》中的看门官,都有类似的精彩表演。
 
   记得1959年,梅兰芳在上海的家中对广东潮剧院艺员说 :“戏曲是在吸收歌舞、杂技、武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能够吸收人家的东西,说明剧种有生命力。”潮剧丑角的表演艺术,正与这位京剧艺术尤其是的说法不谋而合。
 
 

作者: 
华阳
来源: 
潮州日报(2013.10.24)
浏览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