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潮州婚俗用品

    古时潮州婚礼因循“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个仪节。但城乡各地婚礼仪轨的叫法与环节也因地而异,繁简也有所不同。
   当男女双方经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后,也即是潮俗提亲、定亲、行聘、请期之后,婚礼进入实质的操办阶段,男女双方共同为婚礼做好各种物质上的准备。除日常各种生活用品外,其中,女方还要准备一些出嫁携带的特殊结婚用品,这些物品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和作用。
   鞋 潮俗俗称“上轿鞋”,一般是五双,按一年春夏秋冬四季安排,根据不同季节穿不同的鞋。另加一双水靴,以便雨天的行动。俗语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新人上轿,便是人生的新起点。夫妻俩必须共同走好今后的道路。所以,新妇准备的五双鞋,正应了一句老话“穿新鞋,走新路”。表达了夫妇今后风雨同路见真心的心愿。其意义是相当深远的,而通过这一准备,向人展现新妇的灵思巧慧。
   乌丝白丝缚筷 筷子是中国人特有的餐具。如果一副筷子只有一根便不协调,根本没法就餐。借“筷子”喻新娘和新郎,婚后和谐,琴瑟和鸣,同心同德,步调一致。“筷子”又与潮语“快子”谐音,所以,借此祈望早得贵子。而“乌丝白丝”是喻指人的头发,更是指从年轻(黑发)到年老(白发);“缚”表达了新娘强调夫妻永远在一起,正所谓潮语“食到头发变白”。“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表达了对婚姻的良好愿望。
   桔饼、龙眼干各一碗 “桔饼”,是用桔子腌制成的蜜饯,蜜饯是甜的,又借“桔”“吉”之意,象征生活吉祥如意,甜甜蜜蜜。而“龙眼”又名“桂圆”;“龙眼干”,也叫“福丸”或“桂子”,意谓“桂子兰孙满堂前”。到夫家之后,用一竹■将盛于碗中的“桔饼”和“龙眼干”置起,放于床上,后由青娘母牵引拜公婆,祈求花婆保佑平安。潮俗由此谓“桔饼”和“龙眼干”为“公婆碗”,用于安床用。
   香粉、五色丝线 以前潮汕城乡妇女每隔一月或欣逢喜庆都要进行修容。先在脸上抹上粉,再由熟练掌握技术的,专门干这一行的妇女的用丝线在脸上刮,这种形式叫“挽面”,是潮汕妇女的一项美容民俗。而新娘出嫁前,要选择吉日“挽面”,意谓挽过面,将为人妇,已开窍,要会持家,因此也谓“去开额”。出嫁满月,四个月也要“挽面”,潮俗谓此“挽脱产”。然后,把“挽面”用的丝线挂在石榴花上,而把香粉留下,以前是留到生孩子时给孩子作爽身用。这种形式其意为预祝新娘产育顺利。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到美容院去刮个脸图个好意头的人更多,但在潮汕各地,这种古老的民俗仍然可见其身影。
   五色种子 指五种种子,即红壳、酒饼、绿豆、早粟、芝麻。据说这种习俗源自文成公主出嫁吐蕃的故事。文成公主入吐蕃时,带去了各种种子,播种耕耘,年终五谷丰登。而她生育了五个儿子,个个都成了国家栋梁。新妇准备五色种子,意谓“五子登科”,祈盼家庭财丁兴旺。
   荷包 也称“鸳鸯肚兜”,一个。把五色种子,新剪到的“鸳鸯草”(一种双株的野草)的“草头”(草头,潮语意为“发妻”,即“结发夫妻”之意)、如意二枝(因借“如意吉祥”之名,两枝,喻夫妻成双成对,如意吉祥)等物置于荷包内,男方完聘后,交由男方先行带回,到完婚当日,拜公婆祈遂心愿。
   手帕捻红糖 手帕一块,用于包红糖。新娘自出阁伊始就要把包住红糖的手帕捻于手中,手中捻着甜,意谓新娘手中捻着红红火火的,甜甜蜜蜜的生活。到新郎家,拜过公婆后,在盖井之前,要把红糖倒于井中,让邻居们汲水也尝到甜,意思是希望新娘过门后能敦邻睦里,正所谓“过门合人惜”,“合内合外合厝边”。
   鸡脚笼与花头 这实际上是两种头饰品。由一种绢纸粘于小铁条上,成花状。新娘过门后,应把“鸡脚笼”戴于家中女性长辈头上,如“婆婆”。“婆婆”也向人说明,我已娶了媳妇,已有人可以接替我的工作了。这实际上“著代”的一种表现方式。“著”是彰明,彰著。“著代”就是彰明新娘从此将接替婆婆成为家庭主妇的意思。当婆婆的这一天是最高兴的。而“花头”要插于发■上,表示家庭各项事业样样兴旺发达,能开花结果。
   除了上述物品外,还有其它种种,如“扇子”,因其音与潮语“送子”谐音,其意是显而易见的。
   婚姻是继宗传代的大事,而新娘既已“著代”而为新的内主,对整个家庭负起了重要的责任,能否传宗接代,奉养老人,敦亲睦邻,和顺上下,关系起整个家庭的稳定,兴盛。而从这些物品的意义可以看出这样一个问题,物品的筹备围绕一个“顺”字展开,同时,又是以新娘为中心的。不论物品多少,不管其实用意义有多大,都透露出新娘新郎对婚姻生活的良好愿望。为此,必须要求新妇过门之后,里外诸事遂心顺意念。所以,上述物品寄予的意义和作用可见一斑。
   时代发展到今天,这些物品已经显得过时了,不再有多大的实用意义,但作为一种良好的愿望及意念,在经历了很长的社会变革之后,在人们心中不仅顽强活下来,而且成为潮人普遍的心理定式及文化特征之一。
 

标签: 
作者: 
李楷瀚
来源: 
潮学网
浏览次数: 
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