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灶缉老爷

    盐灶位于澄海和饶平交界,现属汕头澄海区盐鸿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围海造田之前,以及更加漫长的远古,盐灶由韩江支流堆积成乡,位于海滨,乡人世代以渔为业,也利用沿海沙滩,开辟盐埕,于是家家有煮盐之灶,也因此叫盐灶乡。
 
   如今的盐灶乡,已经基本没有盐埕,但盐灶乡特有的缉老爷习俗,不但远近皆知,还沿习至今。潮汕其它地方都是营老爷,唯有盐灶是缉老爷。故乡汫洲离盐灶七八公里路程,小时候,每到正月廿二下午,乡里人就成群结队,或走路或骑自行车到盐灶去观看或参加缉老爷。
 
   关于缉老爷的起源,有些传说。据说,缉老爷活动源于乾隆年间。有一种说法是,盐灶有一渔民到海边从事一种叫“挨缉”的捕鱼虾作业,不意捞到一尊老爷神像,大惊,扔掉。但没过多久,那尊老爷神像又从他的缉里被缉上来。渔民对着神像说:“如果今天你能帮我捞到一箩鱼虾,我就把你带回去。”说来也怪,渔民这一天果然大获丰收,于是便把神像挑回家,安放在村里的一座神庙。村民们见庙里添了神像,相继前来祭拜。后来,这尊老爷神像便由在缉里被缉发展到在营神的时候被缉。第二种说法是盐灶村有一例俗,抬神轿需抓阄,中阄者需设酒席请人。那年一渔民抓中了阄,可是他家一贫如洗,没钱置办酒席。一怒之下,他用绳子把神像拖埋进泥滩里,连夜出走,逃到南洋去。谁知这一年,全乡五谷丰登,渔业兴旺,那渔民也在南洋发了财。他荣归故里,把拖埋神像之事告诉乡人,乡人从中似乎悟出了一个道理:一定是那个神喜欢被拖缉。人们便把神像从海滩挖出来,拖回庙里。以后每年游神,中阄的人用绳子将神像绑在神轿里,众乡民则来缉神像。
 
   我觉得应该是第一种传说比较靠谱。依据是这老爷的来源是一种叫挨缉的捕鱼方式,而挨缉的“缉”字,正好就是缉老爷的这个“缉”字。据说挨缉是一种古老的捕鱼方式,现在很少见到这种捕鱼方式。清《澄海县志》有记载:“挨缉亦网属,缚竹为缉,篙高丈余,叉其上而方其下以属。网鱼者以缉取鱼,身行潮中,上夹浮筒,下着假屐。假屐者二足,削棍为之。行海中,更相为换,潮深则着高者,长丈余。潮浅则着低者,长数尺。逐步挨之,或日或夜,随波上下。”我们可以就此想象出脚上着长木跷,手持长竹竿制成的原始捕鱼工具在浅海中劳作的形象图景。其中的缚竹为缉的“缉”,却是三角竹架加上鱼网,做名词用。这种缉具的缉,被挨着捕鱼,这么艰苦的作业,也是一种缉。还有,缉老爷,也可能是缉网里面的老爷,后来这个过程刚好有缉字,就叫缉老爷。
 
   说到这里,我想起惠来县一种叫豆米咠的小食来,用豆和糖做成,这个米咠字,应该就是潮汕话平时表达用手反复大动作推拿某物的意思。米首的字都跟粮食有关,如糠、粱、粳,有些米首的字引伸成动词,如粘、糊、糅,特别是糅字,糅合,有用力推动使之混合的意思。所以,如从起源讲,应该用缉字,如依据动作过程,应用米咠字。
 
   今年正月廿二下午,笔者去盐灶看缉老爷,那个自然村叫上社,是盐灶最大的自然村之一,有七八千人,但缉老爷通常有几万人参加,前来参观和参加的外乡人超过本乡人。缉老爷跟一般的营神不同,整个场面接近西班牙奔牛或美国橄榄球赛。缉老爷在正月廿二,正月廿一晚十一时刚过,就有一场文缉,人比较少,由于是夜里,外乡人也少来参加,但加上灯火和鞭炮声,场面比较精彩。
 
   真正激烈的是正月廿二下午的武缉。老爷被各个宗族抬到用好木做成的轿子上,轿上插满了燃得正旺的香火。八人抬轿子,前后六七十人穿着整齐,都是彪形大汉,护卫着轿子。个头最大的人站在轿子上面,手中拿着大把燃香,左右示威。轿子穿过几条巷子之后,就要经过最难的关口——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的老爷埕。老爷埕是缉老爷的中心区域,正月廿二下午,这里最少聚集了两三万人,周围的房子上面都站满了人。
 
   一共有五顶老爷轿,要先后通过老爷埕三次。第一次虽呼声四起,但五抬轿子来势汹汹,全部通过,人群没有将轿子拦下来。过了十几分钟,轿子第二次通过,这时候,有一抬在前头的轿子被拦下了,可见抬轿的人第二回合已经没有体力了,其它三抬轿顺利通过,第五抬轿子眼看就要过关了,却被左右的人群夹击倒下。据说过去缉老爷,轿子是不落地的,要缉到老爷的人需要爬到轿子上面去缉,现在轿子一被拦下,基本就着地了。人群在轿子上面相互推搡。以前护轿的人身不穿衣,并抹上油,上去的人拉他的手也拉不住。现在则没有用油,因此周围的人就反复上去。护轿的人轮流上去保护老爷像。人太多了,去缉老爷的人需要一队人一队人推,其中一人坐在另外一人的肩上,这样才能靠近老爷轿。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日薄西山了,广播里的音乐由开始的好汉歌,到中间的男儿当自强,渐渐唱成草原牧歌,曲调反映着活动现场的气氛。在播好汉歌时,正有两队人推缉在老爷轿上面,场面壮观。草原牧歌响后不久,有一队人马就抬着老爷轿冲出人群。
 
   我挤在人群里,想跟着到里面去缉老爷,但根本近不了身,单独一人去缉老爷听说太危险,只好外围观看算了。
 
   听说过去缉老爷如果捋到偶像的胡须,就放进猪槽里,这样养猪就能养得又壮又肥。还有将稻草放在老爷埕被人踩踏,过后放在猪窝里,这样猪也健康。还有一种说法,讨海的渔民故意将老爷缉到水里,而从事陆上作业的士农工商就将老爷缉向山的一边。老爷像因此常常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缉老爷过后,老爷就重塑金身,供人祭拜,每年如此。
 
   人神之间,究竟有多少沟通的手段,他们的距离有多远,从缉老爷中,能否看到其中玄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一场精彩的人神对话,人神同乐。这其中也寄托了人们祈求丰收富足的美好愿望。
 

作者: 
瀛洲渔隐
来源: 
潮网 http://www.chaonet.net
浏览次数: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