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春灯故事多

    潮汕灯谜是中华谜艺的组成部分,同源同流同技法,而又有“潮味”的独特个性,是中华谜苑的一朵奇葩。潮汕灯谜跟进新兴的汕头埠,繁荣、发展。这过程有许许多多的故事。
 
     潮汕灯谜发展到晚清尤为繁荣,逢年过节,谜棚星罗棋布,导猜的鼓声咚咚响彻云霄。清代同治元年,潮阳县知县陈坤写了题为《潮州元宵》的竹枝词描绘了古潮州地区元宵的灯谜活动:“上元灯火六街红,人影衣香处处同。一笑相逢无别讯,谁家灯虎制来工?”寥寥28个字,勾勒出一幅生动的古潮州风俗图。诗中的“灯虎”,是灯谜的别称,因为猜谜是智慧的角力,有人说难似射虎,因而雅称猜谜为“商灯射虎”,灯谜也称“灯虎”、“文虎”。清朝,谜事活动多在春节至元宵节和中秋节期间举行,因此,将春节至元宵节期间举办的灯谜活动雅称为“春灯”,中秋节期间的谜会则称之“秋灯”。本文只讲汕头“春灯”里的故事。
 
     “脚氵耽手臭臊”
 
     上世纪初至新中国成立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永泰路尾的三太市场是水产品批发集散地。其中有一家“仁记鱼行”的老板,粗通谜理且喜爱此道,利用每年正月初一、初二歇市的机会,在自家行铺前挂上百几十则谜让铺邻和过路人猜一猜,自备些水产干料作奖品,自娱娱人。活跃过年气氛。这一年的大年三十正午,伙计们都在打扫铺底,整理内务,准备关店门贴春联放鞭炮辞旧岁。忽然有一个伙计发现,一个鱼筐里遗有一条三斤重的金龙鱼,向老板请示如何处置。老板谜兴勃发,灵感一动,吩咐伙计把金龙鱼用咸草串了,悬挂在店前雨篷下,鱼的下端放置一桶水,用纸条注明加动作猜一句潮汕俗语。这条“怪谜”不胫而走,一下子传得老远,擅此道者纷纷跑来比试本领,但都不得其解。不少人回家吃完团圆饭,又提着灯笼跑来,张弓一射灯虎,却久无一个中的。隔天正月初一,金龙鱼还挂着,好在天气寒冷,被风干了。老板照常例敲响春灯谜鼓,这条金龙鱼成为众矢之的,关注热点,谜棚前的猜众和观众比往年多了数倍,内行想门道,外行看热闹。到了傍晚,看看一天的谜会就要息鼓了,忽然一个仪表不整的中年人挤到灯谜棚前,一条腿迈进水桶里,伸手摘下金龙鱼,朗声报出答案:“脚氵耽 手臭臊。”仁记老板高兴地猛击二通鼓,表示猜中。老板正倾耳待听猜者释谜,却见猜者提着金龙鱼,挤开人群,扬长而去。一边裤筒还淌着水。众人乐不可支。
 
     氵耽,潮音读dam5,普通话读dān,“湿”之义。臊,此处潮音读co1,普通话读sāo;臭臊,鱼的腥味。“脚氵耽 手臭臊”这句俗语源自旧时的潮汕鱼行。潮汕沿海一带各地都有鱼行,一些市镇无业游民出于无奈,主动到此帮工,由鱼贩随意施舍。如果运气不好,他们的劳动得不到一点报偿,只落得脚湿漉漉,手满是鱼腥味的结果,于是便有了这句俗语。其引申义喻无效的劳动。
 
     “食了再打算”和“打算了再食”
 
     陈少梅(1894~1974),谜号藏香,澄海东里人。少梅先生出身贫寒,少年时就辍学到汕头市饼食业学艺。他嗜谜且性豪放,常常勒紧裤带省出生活费用作办谜会之资。抗战前,汕头市中山公园发售中山奖券。一次,少梅先生将一个月薪水的大部分购了中山奖券,开奖前对谜友们说,倘若能中奖,一定将全部奖金作办谜会之费用。果然幸而言中,他竟得了特等大奖,奖金不菲。少梅先生特选春节吉日,租了永平酒楼一层楼为谜会会场,邀请了潮汕地区的几十名知名谜友雅集,请书法家写谜笺,猜射奖品尤为丰厚。少梅先生把笔奖金专用谜事,一文不留。此举可谓开潮汕灯谜大联猜之先河。
 
     抗战胜利后的一个年关,南生百货公司的老板宴请一些大客户。客人来自粤东各地,到达时间参差不一,主人就开设茶局,并请陈少梅开设小型谜会,让先到客人品茗猜谜。按常例,这场应酬要在事先付给谜先生24个大洋的笔墨酬金,24个大洋在当时是不菲的收入,新来乍到的主管不知其中规则,竟昧了一半,只送给陈少梅先生12个大洋。少梅也不吭声,只是在小型的谜笺悬挂板上张挂了一半的谜作。老板是个明白人,见此光景,找来主管问责。主管乖乖将中饱私囊的12个大洋奉还少梅。少梅立即将半边谜笺补齐。然后将24个大洋递到主管手中,嘱他兑换成零星购物券,过几天就是春节了,他要在小公园亭举办谜会,将这些购物券作为猜射奖品。
 
     陈少梅先生还有“食了再打算”和“打算了再食”的谜事轶闻。
 
     五福路中段有家菜行,是昔时汕头埠的蔬菜批发集散地。上世纪30年代的一个春节,菜行也办谜会,请陈少梅主台。他是烧饼的,带了一个饼来,又在菜行里洱随便拣了一根大蒜,制成一则谜,悬挂着要求猜一句潮汕俗语。有人走上谜台,抓过饼就吃,然后用手击大蒜,念出谜底:“食了再打算(蒜)。”他猜对了,得了一份奖品。转眼到了1953年的春节,陈少梅被汕头市工人文化宫(旧址后为江旅社)请去开谜。陈少梅众多的谜作中又有这则实物谜。知情者都说:“少梅老怎么故伎重演呢?”有人走上谜台,伸手要抓饼,但似乎少梅早有防备,立即阻止,道:“且慢!您想的不对路。”猜众蒙了。此谜悬挂着好久无人问津,直到谜会将近结束之时,才见又有人走上前去,猜者伸手就击大蒜,然后抓过大饼咬了一口,报出谜底:“打算(蒜)了再食。”他猜中了。猜众叫好。当时的年代背景,正在大力宣传“勤俭建国”、“勤俭办一切事业”,这则谜,正应合时政宣传的需要。
 
     雨伞街谜赏
 
     汕头有一句已经灭失了的歇后语:雨伞街谜赏——补肾丸。这句歇后语的典源是:汕头雨伞街有家“桃园补肾丸”,经营者叫王志和,颇通谜理也喜爱谜猜,尽管他经营的补肾丸经济效益并非很好,但他每年的春节总要办一二场谜会。卖药言药,谜作诸如:“凭君传语报平安。中药名一:白信。”“接天莲叶无穷碧。中药名一:空青。”“李逵负亲返梁山。中药五:黑丑、茴香(谐音为‘回乡’)、贝母(谐音为‘背母’)、当归、熟地。”谜底大意是李逵这又黑又丑的人回家背母亲要归返梁山这熟悉的地方。读过《水浒传》者,都知道这个故事。王志和赠给猜者的奖品一色为自家产的“补肾丸”,于是就有了“雨伞街谜赏——补肾丸”这句歇后语。
 
     “苏武”和“屈原”
 
     1945年9月,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汕头人民与全国人民一样欢欣鼓舞,虎口余生的谜友们尽管囊中羞涩,还是勒紧腰带掏资办谜会以示庆祝。1946年春节,汕头福音医院的杂工李梓卿先生等谜友在小公园亭悬谜开猜。李梓卿先生出了这样一道谜:“日寇投降谁助俺?猜古代人物一。”首先有人报猜“苏武”(苏联武装),主台人击鼓示中,但有人不同意,说应该为“屈原”(屈服美国的原子弹),各执一词,主台者息事宁人,双方都算猜中,各发给奖品。
 
     这则汕头谜坛轶事,1962年有人将其搬到《羊城晚报》,其中将发生地点改在重庆。20世纪80年代以来,炒这则趣闻的人越来越多。人物改为国民党政要张群出谜给周恩来猜,有的则改为蒋介石出谜给毛泽东猜。有的将谜底发展到4个:苏武、屈原、共工(共产党的工作成果)、蒋干(蒋介石干的),趣闻越来越有趣了。
 
     “三十六计”
 
     解放前夕那几年,双和市场鸿记家禽店有一个青年伙计,诨名阿哑,其实他非但不聋不哑,还有一肚墨水,会猜谜。每年春节,他都要去猜谜,赢来一批糖果玩具送给左邻右舍的小孩子们,大家都很喜欢他。1947年的春节夜,阿哑带着铺邻阿创去至平路广发百货公司大门口猜谜,当晚只有阿创回来,阿哑自此无消息,小孩子们等着他来发糖粒发玩具,再也等不到。家禽店只休息正月初一,正月初二市民就要来买鸡鸭祭拜福德爷,生意很旺。鸿记那天突然少了阿哑这个主力伙计,其慌乱的情况可想而知,更让他们惊骇的是,警察局竟来人要抓阿哑。阿哑抓不到,叫来跟随阿哑学猜谜的阿创录口供。阿创供认,他和阿哑挤在人群中猜谜。谜会中间,一位谜师在谜板上贴上一张白谜笺,执毛笔悬腕写上“三十六计”,向猜众说明是他刚想到的一条哑谜。也就在此时,阿哑对阿创说他要上厕所,转身离开,就再没有回来。警察查不到有价值的东西,地保又出来为鸿记老板担保作证,此事就不了了之。过了一段时间,鸿记铺邻“老秀才”悄悄对较亲近的人说:“警察是饭桶。阿哑其实就是共产党,那个谜先生也是共产党。他说出哑谜,就是在暗示阿哑,三十六计就是走为上计,暗示阿哑快跑。”
 
     阿哑在双和市场人缘好,时人不识共产党就以阿哑为例,说共产党是好人,是贤人。
 
     春节天寒啃腊蔗——苏联
 
     解放前一年的春节,几个喜欢灯谜的市民在牛屠地搭了一个小谜台,击鼓开猜。为了活跃气氛,一个主台人即兴制了一则动作谜:他啃起一段酥腊蔗,一边哈气跺脚,表示很冷,当时也确实冷。制谜者以此动作要求猜众猜一个国名。老半天无人领会要旨。另一个主台人用文字来启发猜众:“春节天寒啃腊蔗”。经文字启发,就有人猜出来到:苏联(酥凉;以前猜谜,重音不重义,同音字可以借代)。春节天寒,训义扣合“凉”(联),潮人对食物松脆俗称为“酥”,腊蔗为松脆食物,潮人俗称“酥腊蔗”,此处以腊蔗训义扣合“酥”(苏)。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竟有警察来查办谜台,说是有人向警察局举报制谜先生利用灯谜宣传赤色思想。幸好主台者中有人的家属在要害部门,通过其通融,才平息了事。
 
     四个现代化
 
     1976年春节,我和吴浩水老先生在汕头市中山公园主台开猜。我制作了这么一则实物谜:一个薄膜袋装了四个柑桔悬挂台上,要求加动作猜两句时政词(一字梨花格),这则灯谜挂上没有多久,就被市环管处的职工刘华定猜中了:他走上谜台,伸手解下袋子,念道:“落实到人。”(果实落到人身上)。然后把四个果实从袋子里倒出来,念道:“四个现代化。”(四个果实从袋子里化出来,代,依谜格同音借用为“袋”。当我高兴地击了三通鼓表示全猜中后,刘华定捧上奖励品喜冲冲要归回猜众席。猜众席上忽然有人大喊:“这是反革命谜语!”此老像读报纸一样历数“四个现代化”的“反动本质”,刘华定与他据理力争。刘华定口吃,争得面红耳赤,生平怕事的老吴先生却直打颤,闹事此老越说越肆无忌惮,竟有对周总理不敬之词,这就惹怒了大众,群起而攻之。公园的有关负责人带着民警来了。此老更自以为得意,要求警察把我们几个抓起来,警察同志说:“我们还没有接到四个现代化是反动的红头文件,叫我们怎么抓他们呢,倒是你,在场群众反映你有反动言论,应该跟我们到派出所接受调查。”此老一听脸发白,说话结巴起来了。中山公园的有关责任人陈树绵先生赶快出来打圆场:“猜灯谜是文化人的快乐事,都不要太顶真啦,我看算了吧。”此老灰溜溜跑了。
 
     这是四人帮倒台前汕头谜坛的一桩黑色轶事。幸好,这样的历史不再复返。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3.02.17)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