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柑与“大吉”民俗

    潮州柑,潮人称为“大吉”,寓意大吉大利,但凡欢度佳节或婚娶喜庆,总要准备足量的“大吉”以馈赠和回赠亲友。“大吉”的叫法其实很科学,由于潮州柑与橘、柑、柚、橙、柠檬等同属芸香科,果实个头比橘子大,而“橘”与“吉”谐音。
 
     潮州柑是潮汕地区著名水果品种之一,唐初漳州郡的官员丁儒题咏的诗中有“蜜取花间液,柑藏树上珍”之句,说的就是潮州柑,可见潮州柑种植历史的久远。明代郭青螺《潮中杂记》中也提及:“潮果以柑为第一品,味甘而淡香,肉肥而少核,皮厚而味美……”潮州柑挂果于秋末初冬,成熟于年终岁末。广植柑树时期,假如你适逢在年底驱车进入潮汕平原,随处可见绿树挂红的迷人景象,无论是丘陵还是平原。这时,往往使人想起苏东坡“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的诗句。
 
     潮州柑主要有三个品种,包括碰桶柑、蕉柑和雪柑。碰桶柑是中国柑橘类中果实最大、品质最优的品种,其果实呈扁圆形,果皮橙红,美观雅致,富含营养,肉质脆嫩,甜酸适中,伴有蜜味。日本柑橘专家田中长三郎誉碰桶柑为“远东柑橘之极品”。潮菜中有一道著名的点心“金钱酥柑”,便是以潮州碰桶柑为主要原料的。蕉柑成熟期较早,且能丰产稳产,果实大,皮较薄而核少,耐贮运,春节前成熟上市,经保鲜贮藏可延长至四五月间,是潮汕地区柑橘的当家品种。雪柑有点近似新会橙,汁多,但味清淡微酸,适宜切开吮汁。
 
     记得小时候过年,家里没有大鱼大肉,但肯定有几盘“大吉”。妈把新鲜的潮州柑摆放到一个个盘子里,一般摆成“金字塔”形,留待敬神和应酬人情。每逢此时,妈会不厌其烦地吩咐我们,谁都不能动,更不能吃,必须等到开年之后才能享用。潮俗拜年,可以不带其他任何礼物,但带上两对“大吉”却必不可少。如果携带不方便,带上一对也行。主人不会把客人送来的“大吉”全部收下而又不以“大吉”回礼的,一般都收下一对,回赠一对,表示“彼此大吉大利”,完全符合“礼尚往来”的传统礼仪。春节期间客人来访或者到长辈、亲戚家拜年,谁都不会掰开“大吉”来品尝,只会象征性地品尝桌上的其他香糖水果。与潮州柑同样备受重视的时果是青榄。与“大吉”相类似,青榄被称为“如意”,都取吉祥之意。但“如意”可随意吃一两颗,因为青榄那玩意儿不宜久搁,时间长了会变黑。
 
     虽然潮汕各地的风俗略有差异,但在所有潮人心目中,潮州柑的吉祥寓意和礼仪地位是一致的。在普宁,正月初一至初三,要有“英歌队”到家门口拜年,主人必须准备一定数额的红包放在摆着“大吉”的红盘子里,在他们即将离开时,恭敬地把红盘子端上。“英歌队”有一位专门收取红包的,他会毫不客气地把红包收走,但不会动“大吉”。要是舞狮队登门拜年,主人一般也这么做。但也有大户人家用红绳扎着红包和生菜(谐音“生财”)高高地悬挂在屋檐下,舞狮的两个人要“叠罗汉”才勉强够得着,这叫“醒狮采青”。不过,用这种形式送的红包就不是封上几十元钱能说得过去的。
 
     回想“农业学大寨”年代,到处毁林造田,潮汕地区也不例外,被毁的柑树不计其数。可是,毁林容易造田难,丘陵地带本来就缺乏水源,没有灌溉条件,“造田种稻”只能停留在口号上。正因此,潮州柑的种植面积大大缩小了,就是本地人也难得见到潮州柑。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以后,潮人因地制宜发展经济,潮州柑的种植面积大大扩展了,管理、采摘、保鲜、包装和运输实行了专业化、科学化,不仅满足了本地区的需求,还远销外地和海外,例如,在收获季节,距潮汕四五百公里之遥的广州市民,随时可以买到刚刚采摘的新鲜潮州柑,享受柑果的甘美,体味生活的甜蜜。
 
     “大吉”、“如意”,凡是美好的物事都招人喜爱。大家都有共同的心愿:国家持续发展,人民幸福安康,一年更比一年强。
 

标签: 
作者: 
马镇荣
来源: 
汕头日报(2013.02.24)
浏览次数: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