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间拜年习俗

    春节是中国最热闹、最隆重、最受人们重视和喜爱的传统节日。这个节日,潮汕人最注重的习俗之一就是拜年。嘉庆《澄海县志》就有记载:元旦,晨起拜祖先,燃烛焚香,具茶果酒馔。次男女各拜家长,长幼以次递拜。然后出拜亲友,更相为贺,名曰“拜年”,各设酒肴相邀饮。
 
   拜年的由来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在远古时代,有一种凶猛的怪兽叫“年”,一年四季都在深海里,但逢新旧岁之交,便出来糟蹋庄稼,伤害人畜,百姓叫苦连天。有一次它又跑到村庄里为非作歹,被一家门口晾的大红衣服吓跑了。到了另一处,又被灯光吓得抱头鼠窜。于是人们掌握了“年”怕声音、怕红色、怕火光的弱点。每至年末岁首,人们就在家门口贴红联、放鞭炮、挂红灯,院子里烧柴禾、拢旺火,用菜刀剁菜肉,发出声音把“年”吓得逃回海里,不再危害人畜。久而久之便成了过年的种种习俗。到了大年初一,亲朋好友就互相拜访,祝贺没有受到“年”的伤害,逃过“年”的这一难关。
 
   拜年的习俗,在宋代已经很盛行,《梦粱录》、《东京梦华录》这些笔记小说中,就有记载:“正月朔日,士大夫皆交相贺,细民男女亦鲜衣往来拜节。”“正月一日年节,士庶自早互相庆贺。”潮汕人在拜年的礼俗上,以亲疏、长幼、上下为序。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中描写:“男女以次拜家长毕,主者率卑幼,出谒邻族戚友,或只遣子弟代贺,谓之‘拜年’。至有终岁不相接者,此时亦互相往拜于门……”潮汕人在给家族长辈拜完年后,便举家出动给亲朋拜年。拜年时,一定要带上礼物,潮汕民间俗称“手信”。礼物轻重要根据家境而定,一般有糖果、饼食、烟、茶、酒以及一对潮州柑。因潮州柑比桔大,故取名大桔。而桔与吉同音,用谐音会意法,就成了“大吉”。“大吉”的来历是颇有情趣的。据传:很久以前,有一年新春临近,潮州某地一个村子的人都得了奇怪的干渴症。村中一位美丽的姑娘梦见仙人告诉她:“吃柑就能保大吉。”姑娘醒来,立即跑到自家柑园摘来柑,同母亲吃了,母女的病霍然而愈。姑娘将自家柑园里的果实全摘了,分赠给乡亲们。乡亲们吃了柑,都恢复了健康。从此,潮州柑成了潮汕人心目中大吉大利的象征。
 
   春节期间,各家各户都会事先在家中备好果盘,盛着橄榄和柑以酬客。一般宾客进门,献上礼品,宾主用“新年如意”、“诸事顺利”一类吉祥语互相祝福之后,主人会殷勤沏上闻名遐迩的潮汕功夫茶待客,并捧出果盘请客人吃橄榄,口称:“请槟榔,请槟榔。”槟榔和宾郎同音,含有宾客的意思,所以“槟榔大桔”谐音便成为“宾临大吉”。槟榔是棕榈科热带植物,产海南和东南亚诸国,果实用蒌叶、蜃灰伴食,有固齿下气的功效。南宋周去非《岭外代答》说:“福建下四州与广东、西路,皆食槟榔者。客至不设茶,唯以槟榔为礼。”可知南宋时潮州已有用槟榔款待客人的风俗。至于拜年用槟榔待客,明清时期已见诸记载,明万历《普宁县志》载:“元旦敬礼祖先,具槟榔蒌叶……相拜亦各备槟榔蒌叶,以供茶具。”清乾隆《潮州府志》说:“不设槟榔,便称简慢。”潮汕人食槟榔的风俗,清初犹存,到清代中叶以后才渐渐消歇,过年待客,改用外观与槟榔相似的青橄榄为替代品,而“请槟榔”一语,则成为语言化石,沿用至今。潮汕人办好事喜欢用偶数,认为偶数吉利,有成双成对之意,人们相互拜年,正是要图个“大吉大利”的好兆头,因此,放在红盘里的和拜年时带上的礼物总数都要偶数,不能是奇数。客人拜过年临走前,主客之间还要互送小孩“利市”(红包),寄寓着“互换吉祥,互相致意”的美好祝愿。主人还要从来者的礼物中留下一对大桔,然后取出自家的一对大桔与之交换,意在互赠吉祥。这样,拜年者一大清早去拜年,晚上归来,其他礼物可能都送出去了,手里只剩下一对大桔,而这一对大桔已不是自己带出去的那一对,不知道换了多少家了,因此,潮汕人把拜年戏称为“换柑运动”。“换柑运动”事实上既寄予着潮汕人民美好的生活愿望,同时也蕴含着对亲朋好友深深的祝福之情。
 
   大年初一潮汕人还有给同僚同行拜年的礼俗。这大多是礼节性的行为,见面之后,以“发财”、“升官”之类的吉祥语互为应酬,并相互握手或躬身作揖。作揖的姿势是双手抱拳前举。抱拳不能乱抱,男子用左手握右手,这称作“吉拜”,相反则是“凶拜”。昔时士大夫家还出现投贺名帖拜年,如清光绪《海阳县志》载:“投以名帖,谓之‘拜年’,又曰‘拜正’”。这样的拜年包含的亲情友谊的温馨氛围程度较低。对于在外不期而遇的潮汕熟人,彼此之间也会做出手捧柑果的手势,互道:“新年大吉”。
 
   潮汕有俗谚云:“行孝‘走仔’初一、二,不孝‘走仔’神落天,无贴无兑元宵过”。说的是出嫁女儿要早一点回娘家拜年。通常情况下,嫁出去的女儿们会在正月初二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女儿回娘家,必备办一大袋的饼干、糖果,由母亲分送邻里乡亲,一如过年的情景。如果家中有多个女儿的,而这些女儿又不在同一天归来,那么,就要来一个分一次,礼物颇薄,四块饼干而已。然而,它反映的情意却甚浓,真正的是“礼轻情义重”,它表达了姑娘对乡亲的切切思念。姑娘回到家中,若家中有侄儿,当姑母的必须再掏腰包,尽管在初一日给压岁钱时已经送了,可这一次意义不同。这习俗,潮汕人称为“食日昼”。顾名思义,仅仅是吃中午饭而已,女儿必须在晚饭前赶回婆家。娘家也要办甘蔗、香蕉、柑等礼物,由“阿舅”送到已嫁出的姐妹家中,由其婆婆分送给邻里,以示出嫁女与邻里和睦相处、注重情谊的品质。
 
   随着时代的发展,潮汕地区的拜年习俗亦不断增添新的内容和形式。现在人们除了沿袭以往的拜年方式外,又兴起了礼仪电报拜年、电话拜年、短信拜年、网络拜年等。这些方式虽然不如登门拜年直观、感性,但非常方便、高效,人们可以更随意、更恰当地把握拜年时间,适合现代人的生活观念和生活节奏,尤为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标签: 
作者: 
黄素龙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