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林,为何又称“古乔”、“潮林”

    乔林,位于榕城西门外偏北约五公里处,现属东山区磐东镇,分为乔东、乔西、乔南三个行政村。乔林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现居于“三乔”人口有2万多,向为揭阳大乡望族,又是潮汕著名侨乡。
   乔林创寨较早,据新编的《古乔乡志》介绍,是在南宋理宗宝庆三年(1227),始祖林陶公,号文熙,福建莆田人,是唐代闽林九牧中邵州刺史林蕴公的后代。宋宁宗元年间进士及第,理宗时任广南东路提刑按察司副使,巡察潮州府时,见揭阳县山川美秀,人文蔚起,便萌生在揭阳立籍创业之志。因当年元蒙兴起,不断南侵,东城临安常受威胁,福建也不安全。而潮汕尚属边远僻地,可避兵祸。当时为官者,多谋于潮汕创业,以求安全。故而林陶有此机会。一日闲暇,陶公偕县府师爷漫眇出西门,遥望一片平川,土地肥沃,林木茂盛,是个可农、可渔、可商之地,陶公啧啧称赞,师爷窥知陶公心志,便指着西北隅五里处,磐溪水边,有块财丁之地,可以创立乡寨。陶公原有此意,经师爷指点,创寨之意乃决。回京复命后返回福建,便命第三子林崇、号德高者,备足资金来揭阳找师爷,由他择地建造大宅(旧址在今乔林始祖祠后边),规模宏大,寨墙坚固,磐溪为堑,道路通畅,取名“乔林里”。因此处乔木郁郁葱葱,磐溪水滚滚环绕,水滋乔木,使林茂盛,故以“乔林”为村名。村落建成,林崇公便往莆田涵头望江里携眷迁居于此,往后历代相传,至今已历33世,780多年了。
   乔林也属水上乡村,磐溪水蜿蜒曲折,林绕村中,林木茂盛,风景秀美。磐溪入村主流,从东向西,把乔林村分割为南北两大片,南为乔南行政村,北片东部为乔东、西部为乔西两个行政村。合称为“三乔”。
   那乔林为什么又称“古乔”、“潮林”呢?
   称古乔,一是创寨时间早,当年西门外乡里无几,故人称“古乔林乡”,简单称为“古乔”。另一原因是清初皇帝赐匾“磐垒古乔”四个字。皇帝赐匾于一个农村,实为罕见。《古乔乡志》有一段记载:“‘磐垒古乔’石匾,嵌于东寨门之上,她有一段饱含古寨存亡的历史。清顺治初期,大局未稳,群雄争鼎,战火纷纭。时九军破揭阳城,连陷城郊村寨,唯独乔林屡攻不下,盖因我乡早已森严壁垒,众志成城。族长林文度(县志有传,称义士)深谙韬略,率众坚守,才得以保全。当九军破县城时,相传有一朝官避入我乡,事后回京,将我族抗击九军保卫家园之事上奏,皇帝乃御赐‘磐垒古乔’四字,至雍正八年,寨众才立此石匾纪念。”
   这样的记述有点令人怀疑,揭阳县城尚且被九军所破,区区一个乡寨,怎能拒之数日?后查阅揭阳一些史乘,以及有关九军战争史料,确是如此。一方面是乔林寨当年四面环水,开成天然壕堑,寨墙高而厚,寨门高耸,可作瞭望。乔林人为防贼寇,平时丁壮都有组织、有训练。乡村富庶,早就购有一些尖铳大炮兵器。平时经常有人巡逻守寨,战时令下全寨皆兵。另方面,当年揭阳知县吴煌甲晓谕各村或联村组织团练,筑寨设栅防守。有支民团武装,是西门外几个乡村联合组织的,驻扎于磐载村,被九军打破后,大都退入乔林寨,这也大大增强了乔林守寨抗敌的力量。《古乔乡志》在大事记中写:“顺治三年(1646),九军陷县城后,分水陆两路再次围攻我寨,被困二月余。众人坚守,俟其气懈,十七世祖文度率众奋勇出击,九军溃败。”这也是由于有其它村寨的团结乡勇协助之故。当时九军主力放在准备进攻潮州府方面,对付乔林寨,可能只是一支偏师而已。故乔林才能固守,最后取胜。县府后来褒奖林文度为义士,县志为他立传。清政府经过上下调查属实,至康熙年间才作褒奖,雍正初年,才御赐“磐垒古乔”御匾。这件事,对于乔林人来说,是莫大的光荣,故把家乡也称作“古乔”。
   至于“潮林”,是旧时人们普遍的叫法。因为乔林是从福建来的,在福建,人称为“闽林”,唐、宋时期,闽林十分荣耀,而今一支迁至潮州,便称“潮林”,意为潮州的林姓。有希望能与闽林一样显耀,闽林与潮林,互相呼应,继往开来之意。从前,入揭林姓不多,乔林可以说为潮州之林,元、明、清以来,入揭林姓已不止乔林一系,这称呼便显得有点不当了。但也已是约定俗成,便也无须讲究彻底了。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日报网 http://www.jyrb.net.cn
浏览次数: 
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