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溪窑神的传说

    从前枫溪用山草烧龙窑,那龙窑窑身自上而下有一对对窑膛,犹如节节龙骨而故称。昔时烧龙窑之前要先拜窑神,传说那窑神是个九岁的小孩子,腰系一个红腰兜,赤着脚。
 
   原来,明神宗万历朱翊钧(1537至1619年)10岁就登基做皇帝,这个小皇帝很喜欢玩金鱼(潮州话称“饲金鲤”),因先前金鱼是北京特产,当时江西景德镇虽有官窑烧造瓷器,但无制作龙缸可给朱翊钧养金鱼。他的祖母陈老太后祖籍潮阳,是陈南科、陈北科之妹,随父到浙江做官时进宫入选为妃,后晋为明世宗嘉靖的皇后。嘉靖做了45年皇帝,传位给穆宗隆庆,隆庆只做了6年皇帝便死去,陈老太后便掌权。她知潮州出缶,便叫太监来潮州采办。老太后本是好心“招呼”家乡得个发展经济的机会,哪知好事变成祸事。传说当时潮州知府林监成,一听皇帝要用龙缸,本来说枫溪没做也就算了,但他要抢功劳,便马上叫枫溪最有名的做缶师傅成伯到府衙,当面交代他三个月内要做个大龙缸进贡朝廷,老太后自有重赏,如做不成,就要杀他。杀人本不是老太后之意,而是这个为非作歹坏官的一贯做法。成伯再三说明从没有做过龙缸,但林监成不管,叫他记住三个月便是90天。
 
   成师傅忧心忡忡回到枫溪,制作了不少龙缸的胚胎进窑去烧,但因御用的龙缸尺寸太大,出窑时不是裂就是歪,无个“四正雅”。眼看三个月限期就要到了,剩下的一丝希望就看最后一窑。把最后一批缸胚搬进龙窑里点火烧了几天后,他觉得精疲力竭,便迷迷糊糊靠在山草堆上打盹,只见身穿红袍的火神爷托梦给他:要烧出大龙缸,得寻一个9岁男孩进去烧。成伯一惊便醒过来,联想起江西景德镇烧窑也有“祭缸”之说,但要去哪里找9岁男孩,就算找到了也不忍心把孩子投进窑里烧死,又想到林监成心狠手辣,这个的狗官定会向他下毒手。成伯不觉老泪纵横,叫徒弟细心烧火,自己回家交代后事。
 
   成师傅回家见儿子龙仔正在睡觉,便把苦衷和事情经过都向妻子说了,还说龙缸如烧不出,自己难逃一死。林监成还会叫别人烧,再烧不成的师傅也得死,祸患无穷。成师娘听言后哭得死去活来,哭声惊醒了龙仔。成师傅先后生了九个儿女,却只成活龙仔一人。龙仔当年刚好9岁,年纪虽小却聪明乖巧,当下见到双亲抱头痛哭,正要劝阻,但想到事出有因,便仍装作睡觉,把事情因由听得一清二楚。成师傅吩咐后事后便回窑前去了,却把烟袋忘记在桌上,成师娘看到,便拿着赶出去送到窑前去给丈夫。龙仔一见母亲不在,便翻身下床,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只系一个红腰兜(旧时潮州小孩子多系腰兜,因夏季较长而少穿外衣),光着脚悄悄来到窑尾。他平时也到龙窑来看父亲烧窑,知道龙窑各部位情况,当下为救老父和乡亲,便爬到窑尾冒烟之处,纵身跳下炉膛。
 
   成师娘回房找不到龙仔,急忙到处寻找,但喊破喉咙也找不到龙仔。不久,龙窑熄火,成师傅也到处找儿子,终于在龙窑上看到儿子脚迹。因那山草烧时,龙窑各处都积有一层草木灰,窑头烧火看火多人行到,脚迹混乱,窑尾少人行到,脚迹分明。夫妻都哭成泪人,但木已成舟,无法叫龙仔再生。开窑时看到龙缸,色泽白中透红,分外好看,不裂不扁,正合御用。但成师傅想起是儿子血肉烧成,不觉血落下膈,悲伤过度而昏死过去,成师娘和徒弟们急忙把成伯扶回家去,调养一段时间才复原。一天夜里,他梦见龙仔托梦说:“爹娘不用悲伤,火神爷叫我做了窑神,专管枫溪缶窑,你可告知烧火看火的叔伯们,今后点火时烧三条香叫我来,我就保你们窑窑换得金和银。”此后成师傅叫人捏出龙仔模样作为祀拜之用。从此枫溪龙窑点火时,看火师傅便向窑神上三条香。
 
   龙窑后来运到北京,陈老太后看到皇帝玩得高兴,便赐了很多财宝给烧龙缸的师傅,但都给林监成这个狗官吞去。老太后要照顾家乡,还特准枫溪人做龙缸出售,原先龙缸只有宫廷御用,民间若私制或擅用龙缸都以僭越论处,要诛九族。自此,枫溪就做龙缸出售,后来还远销南洋各地。
 

作者: 
NULL
来源: 
潮州热线 http://cztour.czonline.net
浏览次数: 
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