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女“五桶”

    从前,潮汕人嫁女,有钱的十箱八囊,嫁金嫁银嫁奴囝(随嫁婢仆),嫁田嫁房嫁寿板(六片油上红漆的棺材板)。总之,什么都可以陪嫁,不嫌其多,越多越风光。当然,贫穷人家日子难度,只有几件自身纺织剪裁的粗布衣服,但有些东西却是必备的,这就是面桶、水桶、脚桶、屎桶、旗桶。这是女儿一进夫家便急切要用之物。这“五桶”,反映了过去潮汕人的一套生活方式。
 
   面桶即洗脸盆。那时没有塑料陶瓷制品,洗脸和洗碗一样,各用一只矮木桶。有钱人用的是铜面盆。其余几样桶呢?说起来有点可笑。潮汕人天天要洗澡,也人人要上厕,可是,老式房屋从来没有浴室厕所。不管你住的是“四点金”,还是“下山虎”,是“双背剑”还是“四马拖车”,一律在屋后放个屎缸,或再加个尿缸。屎桶即北方人的马桶,放在房间阴暗角落,供方便之用。大清早把屎尿倒进缸里,隔几天便有人从后门挑走。因而倒马桶可谓潮汕一景。入夜,遥听铃声已响,家家的女人们都提着马桶在门前恭侯,有红有黑,还有白胚只上桐油,形态也各异。倒粪的农民兄弟一走,娘们都在门前冲刷马桶,有些人不愿立即把马桶提回屋里,还要放在门外晾干,让臭气挥发掉,路人此时只好掩鼻疾走。倒马桶的景象,今天老上海的里弄还可见到。生活之需,难说不雅。
 
   南方没有澡堂,潮汕人那时洗澡都在房间里,用水桶提水倒在脚桶里。脚桶有两个,男人洗澡的兼洗男衣及童衣,女人洗澡的洗女衣,界限分明,不可移用。旗桶也称腰桶,为一高度和直径各50厘米的木桶,桶底隔在桶墙的黄金分割处,上浅下深,倒转过来也可用,此为女人专用物,“上层洗裤,下层洗布”。裤者,女人之裤;布者,从缠脚布、产妇蓐布到马布等物都是,人们视为秽物,故置之最下层。现代人大多不识旗桶为何物,男女平等了,男衫女裤放进洗衣机一起洗,马布也进化为卫生巾,再进化为眼前的一次性安乐巾了。名曰“旗桶”,不知是否与旗袍一样,传自旗人。
 
   马桶的功能其实是一样的,不管贫富尊卑,但有钱人总要挖空心思把它做成一件艺术品,缕金镶玉,像要放在公众场合让大家瞻仰似的。
   潮州歌册《英台行嫁》写祝英台的妆奁多不胜数,其中有一个锡尿壶,偏与锡酒瓶放在一起。这种尿壶球状而有把,是男人的溲器。不过潮人普通用陶制的。
   由于洗澡大小便更衣等一应事务都在房间进行,为避免被人窥见,旧式建筑讲究“光厅暗房”,厅要光亮,房要幽暗。今人参观某些古老建筑,常会诧异于房里为何不开窗。
 
   过去常用的桶不止这些,比如饭桶,便不要女方陪嫁,以免被人笑话靠媳妇家吃饭。说白一点,可以嫁一百亩田,却不要嫁一只饭桶,这是潮汕人很看重的面子。还有眠床被席,潮汕人称为“花棚”。这是传宗接代、瓜瓞连绵之所在,男方也一定要自备,以示清净。今人出嫁,已不用那么多桶了,只保留一只搪瓷脸盆,里面放些面巾、洗涤及化妆用品罢了。
   许多事物都和历史有关。想当年,粪肥是农家宝,农民兄弟争着要,甚至要用钱买,连水沟也被舀得干干净净,粪肥土杂肥都回归大自然,这样,卫生条件虽差,也不见大便蛆虫遍地。今天,各人的洗手间修饰得香气袭人,简直可当书房用,却常叹抽水马桶漏水,排污管堵塞,下水道也不配套,污水溢出地面等等,但这已是题外,属于城市管理的学问了。
 

标签: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