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文化意义的潮汕民间哭嫁习俗

    结婚是大喜事,对于当事者的男女双方来说,自当欢天喜地,兴高采烈。然而,新娘在出嫁的当天,要不断地哭诉,直到被接娶到新郎家门,才算结束。这似乎与新婚大喜不相称,但这却是事实。这就是民间广为流行的哭嫁习俗。
 
   哭嫁习俗源于原始时代的掠夺婚(即抢婚)。面对武力和强暴,女人没有别的选择,哭是惟一的反抗。从此以后,哭与嫁便结下不解之缘,年复一年,代代相传,形成后世的哭嫁习俗。
 
   在中国,汉族及其他许多少数民族,都有哭嫁习俗。据顾希佳《礼仪与中国文化》记载,这一风俗各地名称不同,或叫“哭出婚”,或称“哭嫁囡”,或称“哭轿”。有的地方,母亲、女伴等也陪哭,边哭边唱《哭嫁歌》。歌的内容因人而异,有世代传承,也有触景伤情或发泄不满。潮安县凤凰山畲族至今仍保留有《阿姐欲嫁目汁流》的歌谣。
 
   潮汕先民的主体是中原移民,传承中原文化的潮汕地区,长期以来也流行着哭嫁习俗。其一,与女伴先哭三日。在姿娘仔出嫁吉期的前三天,女家邀集平时感情相投的女伴到女家谈笑,忽然转喜为悲,初时只相向哭泣,继而转变为高声恸哭;开始是千篇一律地责备男家,甚至连及媒人,也把在娘家作闺女的逸乐、出嫁后为人媳妇的苦况,两相对而哭,连续哭三天,一直到花轿临门时。
 
   其二,上轿前手抓大门啕哭。哭嫁的高潮是花轿到女方家接新娘时,新娘手抓大门哭泣。此时此景,为了圆场,青娘母即调侃地唱出四句歌来:“姑娘出阁哭啼啼,三把泪水二鼻涕,非是今日不欢喜,特留爹娘买田地。”然后在新娘头上洒红花(即石榴花)水,又唱:“红花水,洒上头,出门目汁勿再流;嫁到夫家辅夫婿,生子添福穿紫袍(做大官)。”这二首四句立即扭转了尴尬场面,让大家高兴万分。新娘哭嫁,青娘唱歌,是大吉大利的征兆。民间坚信,“不哭不发”、“越哭越发”。
 
   其三,只哭不呼叫。潮汕哭婚习俗,新娘出嫁只能哭,不能呼叫。潮汕民间有一则故事:某乡后生兄与一姿娘仔相好,在向姿娘仔家提亲时,对方家长嫌其家贫不允。后生兄一气之下,决心外出赚钱,定娶这一姿娘仔为妻。姿娘仔也誓非后生兄不嫁。数年后,后生兄赚了一笔银子,回乡重礼提亲。其父母无话可说,也就许诺。出嫁之日,姿娘仔苦尽甘来,正高兴万分,出门前哪还能流眼泪?出嫁不哭是不能上轿的,不然娘家财气尽被带去。姿娘仔父亲在束手无策之下,忽操竹杠,不分皂白给女儿一棒。女儿挨打,疼痛难忍,就大哭大喊“我父啊!我父啊!”这一哭父,姿娘仔家人惊恐地大嚷“衰死!”原来,在潮汕地区,只有当家中父亲去世,才可“哭父”。
 
   为什么潮汕民间在结婚这大喜日子里要大哭一场?这是因为哭嫁习俗有其丰富的文化意义。
 
   其一、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对于出嫁女来说,父母养育自己,恩重如山,情深如海。如今要出嫁,自当催人泪下。要与生我育我的父母离别,心如刀割。不恸不哭,不入人情。
 
   其二、是衡量女子有教养的重要标志之一。出嫁是否有哭,能否哭,几乎成为民间判别姿娘仔有没有教养的主要标志之一。谁家姿娘仔出嫁不哭,不善于哭,会被认为才低德劣。哭声愈凄厉愈好,否则人皆笑之为忘本。哭得越伤心,就越说明对父母长辈和亲友的尊敬和热爱。
 
   其三、诉说包办婚姻的痛苦。在潮汕传统社会,民间大多是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习俗。青年男女婚姻毫无自主权,往往被包办。或嫁予毫无感情的人,或嫁予力食懒做的人,或嫁予虽然家庭富有但身体有残疾的人,或被换婚……甚至还要与心爱的人忍痛割爱。她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痛苦之心,唯以泪洗面,以哭表达。
 
   其四、对妇女地位低下表示愤慨。在潮汕传统社会,妇女社会地位都比较低。“三从四德”、“三纲五常”这些封建伦理道德规范,犹如一座座大山,重重地压在广大妇女身上,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农村,无文化知识或少文化知识的家庭妇女。嫁作他人妇,只是生儿育女的工具,必须老老实实听话,逆来顺受,服伺丈夫,打理家务。“潮汕女人小一辈”,这是众所周知的民间传统习俗。
 
   其五、指责媒人花言巧语。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背景下,有的媒人收取钱财,昧着良心,甚至釜底抽薪,偷梁换柱。面对这一不幸,痛苦的新娘往往以哭来指责花言巧语的媒人,谴责媒人的无良。民间故事“三人五目,过后勿呾长短脚话”就充分说明这一情况。
 
   其六、趋吉避邪,寻求神明上苍保佑的心理需要。在传统社会,人们因科学文化知识相对落后而比较愚昧迷信,“生死在天,富贵有命”,对鬼神十分崇拜,往往把吉凶祸福寄托于神明,将生死富贵交给上苍。作为人生大事的婚嫁,更是期望神明上苍的保佑。
 
   其七、为获取更多的馈赠。哭嫁往往能赢得亲戚朋友的同情,这样,自然有礼品为其“添箱”,新娘以此为手段,获得一定的经济支持,为建立稳定的婚姻家庭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
 
   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青年男女恋爱自由,婚姻自主,潮汕民间哭嫁习俗也“一江春水向东流”,“无可奈何花落去”,基本淡出人们的视野,逐渐成为历史记忆。
 

标签: 
作者: 
陈东东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