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鱼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在南澳岛工作。每次放假回家,除了带海鲜,还捎些鱼脯。
 
   鱼脯好吃,但晒却要花些工夫。我真佩服渔工兄弟,鱼脯晒得真好。有一年,我到南澎列岛中的芹澎岛深入生活,见到他们晒鱿鱼的情景。天气晴好的晚上,渔民们划着竹排出海,点亮渔灯诱鱼。当发现鱿鱼游来,便撒下如莲花瓣的鱿钓,勾上会闪光的鱼饵,鱿鱼游来觅食被钩住,渔民迅速将钓拉起,常常是一条一条咬尾被拉起来,这就是“掇”鱿鱼。天明鱿鱼搬到岛上,渔民兄弟忙用鱿刀划开鱿腹,取出墨胆,展开,晾在石头上。芹澎实际是块大礁石,丰收时节,到处晒满鱿鱼。午后时分,海风吹来,带着阵阵的鱿鱼香,十分诱人。赶上晴天三两日便晒干,鱿干迭放在竹筐里,不久便生出一层薄薄的粉末,味道清香。在南澳本岛的后宅镇,也有用竹篾晒鱿的。由于芹澎上的渔工也是后宅去的,芹澎与本岛出产的鱿鱼通称宅鱿,饮誉海内外,销往四方。
 
   我们捎回家的鱿鱼是从市场上买的,也有自晒的鳗鱼、那哥鱼脯。往往是在渔船、渔排出海归来时到鱼市买鱼,洗净吊挂在尼龙绳上,拿到既通风又有阳光的地方晒干,带回家煮萝卜特香。
 
   我们也晒熟鱼干。当机帆船捕捞到好多巴浪鱼时,价钱不高,我们买些拿到厨房蒸熟,然后放在竹筛上晒,多时也晒在打扫干净的地板上。巴浪鱼脯捎回家洗净在锅里煮,加点葱花,好吃。在那购买水产品需凭票的岁月,巴浪鱼脯是餐桌上的美味。但最好的还是白尘香,那鱼小小的,蒸熟呈银白色,渔民兄弟蒸熟拿到市上卖。我们买后晒干,捎回家放点酱油便可送饭,小孩还常常拿些当零食吃。
 
   遇上虾丰收时节,我们就晒虾。一买好几斤,焖熟放在竹筛上晒。几乎人人晒虾,宿舍门前吊着一个个竹筛,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天气晴好,几天便晒干。遇到下雨天就麻烦了,老是不干。那时我们在食堂寄膳,怕虾变质便拿来送饭,省下菜金。然而老是不吃肉菜只用虾送饭,一天二天还可以,如久雨不晴,三餐用虾送饭,吃都吃腻了。至今跟朋友出去吃饭时,我一看到虾就皱眉头,因为在海岛雨天老吃虾吃得都反胃了。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潮网 http://www.chaonet.net
浏览次数: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