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澳头招兵

    民族英雄郑成功于明隆武二年(公元1646年)以南澳为根据地扩招精兵,训练水师,从事抗清义举。清康熙元年(1662)年攻克收复台湾,激动之余,赋《复台》诗云:
 
   开辟荆榛逐荷夷,十年始克复先基,
 
   田横尚有三千客,茹苦间关不忍离。
 
   《复台》诗充分体现郑成功光明磊落之怀抱和对部下的深情。郑成功完成祖国河山统一大业过程中,英勇善战,冲锋在前的澳头兵屡立战功。《郑成功澳头招兵》的历史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
 
   一箭定军心
 
   郑成功传檄勤王反清复明,发兵南澳伊始,得悉清廷拟实施旨在抗御郑氏,自山东到广东五省,近海居民内迁三十里,筑堤为界,掘河沟,设墩台的迁消政策。形势迫使郑氏须及早增强军事力量和军需给养。郑成功曾闻与南澳隔海相望的澳头(今饶平大澳),居民郑姓为主,素有民族气节的传统,附近物产丰富,系发展郑家军和增辟军需给养的理想之地。
 
   时值仲夏,一日,南海天朗气清,郑成功立于艨艟,眺望隔海的澳头,但见烟波浩瀚处,澳头地势宛若一头出山猛虎,前有三百门湾作前卫,背有高堂尖(指峰山),鹤山为后倚,与南澳岛成犄角之势,地形十分险要。经召集部下诸将领商议,决定增辟澳头根据地并秘密确定登陆澳头最佳时间,方法方式和路线。
 
   一天午夜,郑成功乘风雨海潮涨出兵。战船禁灯,大海黑漆漆伸手难辨五指,战船鱼贯前行,究竟开往何方?征战何处?正值军士迷惑惊疑不已之时,郑成功发射一支冲天火箭,但见前面不远处矗立一堵白色岩礁(俗称白礁),即令水师驾近白礁抛锚,改乘“浪上飞”轻舟驶向澳头。至此军士恍然大悟:“国姓爷”考察澳头,拜望宗亲。为避免扰民,水师沐雨栉风夜行。
 
   郑成功就凭这一箭,照亮了前程,稳定了军心。
 
   二箭安民心
 
   再说澳头巡更乡勇郑大个,昔间遥见海边一束火光腾空而起,以为风雨闪电,但寻思为何只见闪光不闻雷声,正在疑惑不定之际,忽见轻舟络绎破浪而至,宛若天兵降临,定是海盗前来洗劫,马上敲响惊锣报警。乡民在梦中惊醒,收拾细软,熄灭灯火,纷纷携老扶幼往后头山疏散。士绅郑茂蕙闻警即快步村前海边,组织众乡勇严阵以待,准备抗击海盗。刚欲派壮丁前往点燃烟墩报警求援,忽听“嗖”的一声,一支流星箭应声落地,箭头上附着信札一封,郑茂蕙展开书信一看,顿时喜上眉梢。即令乡勇敲罗报喜讯:“国姓爷看望澳头宗亲来啦!乡民准备迎接郑大将军!”乡民闻讯转危为安,纷纷回家,顿时全村灯火齐明,彼此奔走相告喜讯。
 
   郑茂蕙率领乡勇,在码头分列两旁,点燃火把迎接国姓爷登岸。
 
   郑成功凭这第二支箭安定了民心。
 
   三箭表雄心
 
   国姓爷登岸之后,正值黎明之时。
 
   乡民依其意,簇拥郑成功前往谒拜郑氏家庙。
 
   郑氏家庙位于澳头之东的虎头山麓,建于明成化十三年,既是隐翁公派下嫡系祭祀,追思先贤的家庙,也是敷教育才培养后昆的“祠学”宝地。
 
   郑成功瞻仰家庙庙容和地貌,啧啧赞叹道:“此朝圣之宝地也!”即将有备而带来的三牲五果供品奉献于堂上案头,燃烛焚香。随从人员陪同国姓爷于朝拜石上三跪九叩首。郑茂蕙见国姓爷如此至诚,激动得眼挂泪花颤声说道:“大将军礼重了!”国姓爷掷地有声答道:‘理应如此,你祖即我祖,贵乡即敞乡,但望众宗亲与郑某戮力同心,传檄勤王,敌忾同仇,反清复明,收复台湾。”“拥护国姓爷,紧跟郑家军!”郑茂蕙与众乡勇振臂高呼。你道郑茂蕙为何有这么大的号召力,缘因他不仅是乡绅,乡贤,还是方圆百里的名士。
 
   郑茂蕙自幼天资聪敏好学,八岁开始饱读诗书,过目成诵,声名鹊起,有澳头神童之美称。系崇祯壬午科举人,任职肇庆开建教谕,后因不满清廷民族歧视,托辞患病挂冠回归故里后,为乡人所敬重。
 
   郑成功谒拜家庙的消息传开了,乡人大受感动,纷纷走进家庙以一睹国姓爷丰姿为快,把个家庙挤得水泄不通。谒祖礼成之后,众乡勇移步家庙旁大榕树下,聆听国姓爷训示。国姓爷就有关民族安危的话慷慨陈词铿锵疾呼:“颇具血性的壮丁们,欢迎加入郑家军宗亲兵,为驱除鞑靼,恢复大明金瓯,显示英雄本色而留名青史!”此刻大榕树下群情激昂,人声鼎沸,当下即有数十名壮丁争先恐后报名参加郑家军。郑茂蕙将报名参加郑家军的壮丁逐一登记造册。国姓爷考虑在报的六十八名壮丁中,其中有二人各因其老父、老母久病在床,需儿子奉侍,故予劝退。国姓爷对于澳头壮丁热心报名加盟郑家军的壮举,表示衷心的谢意。在郑茂蕙等士绅的陪同下,考察澳头地势,从虎头到虎尾,从海边到后头山,攀登制高点,视察烽火台,调查附近清廷布防、武装力量情况;继而考察民风,民情和民俗,宾主一问一答,户官杨英一一纪录。接着,信步海滨乘轻舟观摩虷民采虷(俗称洗薄壳)作业。对虷民潜水功力和采虷技巧夸奖有加:“倘若如斯健儿编为水师前卫,则可以一挡十,必操胜券!”国姓爷与户官会心相视而笑。
 
   傍晚,澳头众士绅和各房长准备宴请郑成功及其随从将领,郑成功婉言道:“方今国朝多难之秋,异族进攻势如卷席,大明江山危在旦夕,加之海盗频频入侵,外忧内患,生民塗炭,无心沉溺酒席之间,但望宗亲见谅!”主人见客人婉言再三,只好主随客便,依国姓爷之意,数款地方土特产代替宴席。是夜澳头各户点亮红灯笼,以示喜庆。郑氏家庙内设简餐便宴款待国姓爷。端上桌面菜肴均是澳头寻常海产品,计有:新瓦烤珠蚶,生炊大青蟹,葱香薄壳米 (虷肉),红心螳螂虾,酸菜大蚝汤,红烧金龙鱼六款菜肴。茂蕙代表东道主致意:“国姓爷郑重光临,令澳头乡生辉,仅以薄酒与六款本地海产食品接风,不成敬意,祝愿六六大顺!”“好话,好话!”国姓爷一番谦让,宾主无拘无束拉家常。席间宗亲请教一个难题:澳头乡濒临大海,每逢月黑风高之夜,贼船乘风破浪前来洗劫,真是防不胜防!” “这么?我以为布防并不难,只消在出海口处,竖上石椿(石钉),贼船就无法靠岸,并在浅滩斜插竹剑(竹签),海盗就很难登陆,再者,尚须派乡勇聚扎对面小岛(今碧洲)作为前哨……”国姓爷言犹未了,与席者个个拍手称妙。事后,澳头乡依国姓爷所言,在出海处遍布竹签与石钉,并开辟碧洲前哨,抗卸海盗来犯。以后,人们称这出海口处为石钉湾,这是后话。
 
   国姓爷应澳头人的请求,在家庙附近且设行营集训新兵,亲授“制胜要着”。强调我师所致力者全系水师,组织新兵渡海作战操练,“舳舻排列进退法”,旨在培养水师将士在惊涛骇浪中如履平地,跳踯上下矫捷如飞;采用澳头人潜水作业之长,模拟操练“潜水破底沉船法”等新战术。短期训练告一段落,国姓爷指令六十六名新兵中六名编入“五卫亲军”,即郑成功的侍卫军,其余六十名均分调配于前后左右中五军,成为水师作战主力部队的生力军,令澳头兵英雄有用武之地。
 
   七月廿八日系黄道吉日,是新兵开拔的吉时。郑氏家庙张灯结彩,旗杆顶上旗斗彩旗飘扬,六十六名澳头健儿衣着新戎装,集中大榕树下(后称为招兵树),一个个英姿勃发,气宇昂昂。郑茂蕙代表众乡绅在家庙为澳头新兵举办送别暨告别典礼。供台上摆满三牲五果供品,从征人点烛焚香,三跪九叩首与列祖列宗祷祝……等系列常规仪式之后,郑茂蕙带领澳头新兵恭读祖训。读毕,分发香火袋,香火袋为随身携带的绣荷包,内装红花,仙草等传统吉祥物和信物外,尚有取自家乡井心土而搓制的十二颗泥丸,寄意一年四季心系乡土,永不忘祖,并嘱咐每转移新地方,可投一泥丸于饮水源流中,即可避水土不服之厄。
 
   开拔吉时已到,澳头健儿于家庙朝拜石上向列祖列宗跪叩告别,茂蕙手执玉碗,向投军健儿喷洒红花、仙草水,祝愿一路平安,征战节节胜利。猛地,家庙前埕响起“砰、砰、砰”三声地铳震天响,接着罗鼓声喧鞭炮声阵阵,欢送澳头健儿踏上征途,乡亲送到码头。健儿们先乘轻舟到白礁后转乘国姓爷的艨艟,郑茂蕙代表乡亲送健儿到白礁握着郑成功的手,热泪盈眶说道:“国姓爷,我澳头六十六健儿交给你了,相信你好生使唤,相信他们在你麾下英勇善战,建立奇功。”“感谢澳头宗亲的极力支持,有此新生力军辅佐,不仅是郑某之幸,也是国朝和民族之大幸也,郑家军戮力同心,反清复明,攻克台湾,还我河山。”说罢,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响,一支强有力的穿云箭射向太空,飞向东方,军士齐声呐喊:“戮力同心,反清复明,攻克台湾,还我河山……。”呼声响彻长空,震撼环宇。
 
   郑成功凭这第三支箭,表达凌云壮志的征战雄心。
 
   碧海丹心望台礁
 
   此后,果被郑茂蕙言中,郑成功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在诏安湾之战,江东桥之战,漳州海门港之战,泉州湾之战,围攻南京之战,收复台湾之战等诸多战役中,训练有素,熟识水性、潮汛,英勇善战的澳头兵常勇打头阵,屡立战功!澳头兵临阵之处,令敌军闻风丧胆!英名远播。因而激怒清廷,将六十六名澳头兵列入花红名单,以“通海投逆”之罪,下今通缉,并捣毁澳头郑氏家庙。
 
   康熙元年郑成功水师赶走荷兰红夷,收复台湾,喜讯传来,澳头乡民既盼望亲人归来团聚,又怕亲人回来之后惨遭杀戮,家人只好驾船登上白礁顶朝台湾方向翘首遥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因而人们把白礁称为“望台礁”。
 
   光阴荏苒,转眼一甲子过去了。一代代族亲登上望台礁,望眼欲穿,乡人掂量,也许收复台湾打头阵的澳头兵已光荣为国捐躯了。征战称人杰,阵亡为国殇。出于对亲人的纪念,由于民俗与当年的政治禁忌,对已故出征人统称为“台湾公”。乡人在白礁顶避风处安上刻有“台湾公”的石香炉(至今犹存),经常有人登上望台礁礁顶点烛焚香祭拜,日久传为神祗。渔船南来北往,渔民们总要面对望台礁打躬作揖,顶礼膜拜,祷祝顺风得利大丰收。以后,民间以澳头兵从征的那一天定为先烈的忌辰。每年七月廿八日,人们争相到望台礁祭拜台湾公,祭海放水灯,水灯上写着“魂兮归来”!水灯随风漂,随水流,一直漂到台湾海峡彼岸!
 
   望台礁座落于北纬23.607度,东经116.97度的饶平海面上,成为“碧海丹心”的壮丽奇观。
 
   望台礁是一座伟大的历史丰碑,转眼三百多年过去,经历了历史的风风雨雨,仍然屹立在大海面向东方,面向台湾海峡,迎接即将到来的中华民族统一复兴的曙光!
 
 

作者: 
林文杰
来源: 
潮州日报(2012.05.24)
浏览次数: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