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乡间的以物换物

    以物易物是在货币未曾出现前人类的交换行为,然而旧时在乡间仍有以物换物遗存。
 
     铜铁换糖锞(块) 旧时有人挑担在乡间吆喝“铜铁换糖锞”,那挑担的一边在箩面上摆糖锞(用糖熬制成圆形的糖块),上面放着小锤、凿,可将糖锞敲凿成小块以换旧铜铁。当听到吆喝声,孩子们忙从家里寻觅些旧铜铁去换糖锞。换到了的美美地咀嚼着,没换到的在一旁流口水。有时为了得到一块糖锞,将可用的镰刀之类铁器也偷偷地拿出来换,这事如被大人发现是要受责骂的。收旧铜铁的本小利厚,又受孩子们欢迎,可算是一项好营生。
 
     鸭毛猪骨换茶箍 茶箍,是茶籽榨油后的渣饼,可以洗衣服去污,更多的是用来洗头发,既去污又使头发有光泽,很受妇女欢迎。于是人们将过年过节杀鸭的鸭毛收集起来,将熬过汤的猪骨洗净晾干,等待来乡间吆喝“鸭毛猪骨换茶箍”的前来交换,这是以妇女为主要对象的换收废品形式。
 
     菜籽换油 当菜籽收成之后,就有人挑着菜籽油来乡间换菜籽。菜籽油可食用,妇女们也用来抹头发使其有光泽。菜籽换油利薄,却为乡间妇女带来方便。
 
     火柴换鸡蛋 旧时乡间有专门经营孵鸡苗的,需收购大量鸡蛋,于是有人便以揽收鸡蛋为营生。他们带着火柴等日用品走街串巷吆喝,以之换鸡蛋,也有摇鼓的货郎用小商品换鸡蛋供应孵鸡苗者,也为农家妇女提供方便。
 
     物食(零食)换洋 旧时在割稻时候,时有尼姑装束者挑着担来“换洋”,一边是空箩,一边搁着小龛,龛内安放有小佛像,手里敲着木鱼,走向割稻人家,口喊“换洋呀”,她们在佛像下放有糖豆方或米糖方等物食,用来换洋。所谓“洋”即田洋,引申为在田洋里收割的稻谷,这是一项不等价的交换。碰到换洋的过来,小户人家捧出一两升稻谷,换来几块物食,实是不合算。但这是尼姑化缘的行为,一般都不让她们失望,大多同情尼姑清苦的修持生活。当然也有个别人不理会换洋的。
 
     米换日用品 解放前夕,腐败的政府导致通货膨胀,货币一再贬值,先是国币当草纸,继而关金、金圆券也不能使用。乡间一些铺号便出白纸条,加盖印章使用,如大长陇乡的陈振顺成号、陈万合号等相继出纸条,但这仅在一定范围内通行,而且铺号有随时倒闭的危险。没有可靠货币,人们只好用米换日用品了。我记得家里大人曾用小米袋装一筒米去换猪肉,用一升米去换煤油、火柴。如果上墟需换的东西多,就要带一大袋米了。好在不久家乡解放了,先使用裕民券,后用人民币。货币稳定,乡间再也不用米去换日用品!
 

作者: 
陈创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6.11)
浏览次数: 
68